我們的腦是受制約的,是幾千幾萬年進化的結果,是記憶的儲倉;而包含這樣的腦的心能夠安靜下來嗎?心必須整個安靜下來,才能夠不混亂而有認知,而看得清楚。心如何能夠安靜?我不知道你們自己是否發現,要看美麗的樹、充滿光彩的雲,你自己看起來就要完整、安靜,否則你就不是直接地看它們。你看它們是帶有某種快樂的形象、昨日的記憶。你不是真的看它們。你不是看事實,而是看形象。


  所以我們就問了,心的全體,包括腦在內,可以完全平靜嗎?大家一直在問這個問題。大家都是頂認真的人。他們沒辦法解答。他們已經厭倦技巧。他們說,重複念一些句子就可以使心平靜。你試過嗎?一直念“聖母瑪麗亞”,或者有些人從印度取回來的梵言、曼陀羅,你曾經反復念這種句子,想使心平靜嗎?其實,不管是什麼句子,譬如“可口可樂”,只要反復地,有節奏地念,都會使心平靜。不過這個心卻是遲鈍的心,不易敏銳的心,不警覺、活躍、活潑、熱情、勇猛。遲鈍的心也有可能說“我有高度超越的經驗”,可是這是欺騙自己。


  所以,心的平靜既不在於念誦,也強迫不得。要讓心安靜下來,我們已經玩過太多技巧。可是我們自己心裏深知,只要我們的心平靜,這就是全部了。這就是真正的認知。


  心,包括腦,怎樣才能完全平靜?有的人說要練呼吸:呼吸要深,使更多的氧進入血液。但是,一個卑鄙的心也可以每天深呼吸,然後非常安靜。不過它還是卑鄙的心。


  你也可以練瑜珈,對啊,瑜珈也有很多東西。瑜珈是“動”的方法,而不只是做某些練習使身體健康、強壯、敏感,其中包括吃東西要吃得對、不能吃太多肉(這一點我們不說太多,你們可能每一個都是肉食者)。這種“動”的方法講求的是身體的敏感、輕盈、注意飲食種類、不吃口舌喜歡或你自己習慣的食物。


  這樣的話,我們怎麼辦?誰在問這個問題?我們看得很清楚,我們不論內在或外在都很混亂。可是秩序卻是必要的,一如數學秩序的那種秩序。然而要有秩序,並不是去符合別人或自己認為的秩序藍圖,而是只要觀察混亂就可以。看清混亂,清楚混亂,這其中就會產生秩序。除此之外,我們也知道心必須非常安靜、敏銳、警覺,不陷於任何心理或生理的習慣。那麼,這種事情怎麼來?問這個問題的又是誰?喋喋不休的心,有很多知識的心會問這個問題嗎?這樣的心學得到新的事情嗎?這件新事就是—“我只有在平靜的時候才能看清楚事物。所以,我必須很平靜。”接下來它就會問:“我要如何才能平靜?”顯然,這個問題本身就錯了。它問它“如何”尋找一個體系的那一刻,它就毀掉了它鑽研的那個東西,也就是如何使心完全平靜;如何不強迫地,非機械性地使心完全平靜。一個不是強迫而來的安靜的心非常的積極,敏銳,警覺。可是你一問“如何”,觀察者和被觀察者之間就分裂了。


  這個世上沒有什麼方法、系統、曼陀羅、老師或其他任何東西能夠幫助你平靜。真相是,平靜的心能看清事物,於是心就非常平靜。這就好比看見危險就躲開一樣。看見心必須完全平靜,於是心就平靜了。


  所以現在,重要的是“安靜”這種質素。卑小的心也可以很平靜。它有它的小空間讓它平靜。這個小空間加上它那小小的平靜是死的東西——你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可是一個無限空間、無限安靜的心不會有“我”,有“觀察者”這個中心,所以很不一樣。這種安靜裏面完全沒有“觀察者”。這種安靜空間極為廣大,極為活躍,毫無邊界。這種安靜的活動完全不同於自我中心的活動。到了這種境地(其實它沒有“到”這種境地,只要你懂得如何看,它本來就一直在這種境地),那麼人類追尋了幾百年的上帝、真理、不可測度者、無以名之者、超越時間者自然就在那裏,不請自來。這樣的心是受福佑的。真理和喜悅是他的。



-摘錄自 克里希那穆提《心靈自由之路》

平靜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