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神在每一時刻、與每一個人說話。

神說:我跟每個人說話,一向就是如此。 問題不是在我跟誰說,而是誰在聽? 就拿基督為例,為什麼有一些人,彷彿比別的人更能聽到神的訊息? 那因為有些人願意真正傾聽。 他們願意聽,縱使當訊息看起來似乎是可怕,或瘋狂,或根本就錯誤時,他們仍願對這樣的通訊保持開放的心態。 除非你不再告訴我你的真理,否則我無法告訴你我的真理。 所有的人都是特別的,而所有的片刻也都珍貴如黃金。 並沒有哪一個人或哪一個時刻比其他的更特別。

讓我們以溝通(又譯為“交流”)這個字來取代說話這個字。 溝通是個好得多、充實得多、正確得多的字眼。 我邀請你來參加與神的一種新型的溝通。 一個雙向溝通。 事實上,是你邀請了我。 我最常用的溝通方式是透過感受(又譯為 “感覺”)。 感受是靈魂的語言。 我也以思維(又譯為“思想”)來溝通。 我最強而有力的訊息是經驗(又譯為“體驗”),但這個你們也忽略了。 你們尤其是忽略了這個。 而最後,如果感受、思維及經驗全都失效時,我才用語言。 它們最容易招致錯誤的詮釋,最容易被誤解。 然而,最大的諷刺是,你們全都將神的話語視為如此重要,反而輕視經驗。 傾聽你的感受。 傾聽你最高的思維。 請聽你的經驗。 一旦有任何與你的老師們告訴你的,或與你在書裡讀到的話不同時,就忘掉那些話。 話語是最不可靠的真理供應商。



2、最高的思維永遠是那包含著喜悅的思維,最清楚的話語永遠是那些包含著真理的話語,最崇高的感受,就是你們稱為愛的那種感受。

並不是所有的感受、所有的思維、所有的經驗及所有的語言都是來自我的。 問題就在於辨識力。 難就難在如何辨識哪些訊息是由神,哪些又是由其他來源來的。 只要運用一個基本法則,分辨就很簡單了:你最高的思維、你最清晰的話語、你最崇高的感受是來自我的。 而任何較次的都是來自其他的來源。 最高的思維永遠是那包含著喜悅的思維。 最清楚的話語永遠是那些包含著真理的話語。 最崇高的感受,就是你們稱為愛的那種感受。 喜悅,真理,愛。 這三者是可以互換的,而其一永遠導向另一個,不論它們的先後次序如何。



3、正確的祈禱是感恩的禱告。

你不會得到你所求的,你也無法擁有任何你想要的( want)的東西。 這是因為要求本身就是欠缺的一種聲明,在你說你想要一個東西時,只會在你的現實中形成那個“缺乏”(wanting)的經驗。 因此,正確的祈禱永遠不是懇求的祈禱,而是感恩的禱告。 感謝是對神的最強有力的聲明;一個即使在你未要求之前,即確定我已應允了的聲明。 但你不能用感 激來作為操縱神的工具;作為愚弄宇宙的設計。 當你不再認為神永遠會“答應”任何一個請求,而是直覺地了解到請求本身根本沒有必要時,祈禱的過程就變得容易得多了。 然後祈禱便成了感恩的祈禱。 它一點也不是請求,而是對本來如是的現實的一個感恩聲明。



4、你對自己的意願也即是神對你的意願,每件事都是神聖的存在。

神以神的肖像創造了你們。 透過神給你們的力量,你們又創造了其餘的。 神創造瞭如你們所知的生命過程和生命本身。 但是神也給了你們自由選擇權,你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去過生活。 以這種說法來看,你對自己的意願也即是神對你的意願。 你就以你自己的方式過你的人生,我在這件事上並沒有什麼偏好。 神的計劃,是讓你們去創造任何東西――每樣東西――不論你們想要的是什麼東西。 在這種自由里,存在著神之為神的經驗――而就是為了這個經驗,我才創造你們,以及生命本身。 (神賦予了人選擇的自由、創造的自由,人的自由選擇、創造,就是一種上帝的狀態。)我什麼都不輕視。 神在悲傷和歡笑裡,在苦與甜裡。 在神的眼裡,每件事都“可以接受”。 它們是生命,而生命就是禮物;無法形容的寶藏;神聖中的神聖。 每件事背後都有一個神聖的目的――因而在每個東西里都有一個神聖的存在。 我即生命,因為我是生命所是的素質。 其每個面向都有一個神聖的目的。



5、愛和恐懼是所有人類行為的根本出發點。

所有人類的行為在其最深的層面都是由兩種情緒――恐懼或愛――之一所推動的。 實際上也只有這兩種情緒――在靈魂的語言中只有這兩種字眼。```然而,如果你知道你是誰――你是神所曾創造過的最莊嚴、最偉大、最光輝的存在體――你就永遠不會恐懼。 人類的每個思維、言語或行為都是建立在一個情緒或另一個情緒上。 你對這點無法選擇,因為沒有其他可供選擇的東西。 但在這兩者之間,你有自由可選擇其一。



6、 生命並非一個發現的過程,而是一個創造的過程。

所有的生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讓你和所有活著的東西體驗最完滿的榮耀。 這個目的的神奇是在於它是永無結束的。 一個結束是一個局限,而神的目的沒有這樣的界限。一個最深的秘密就是:生命並非一個發現的過程,而是一個創造的過程。你並不是在發現你自己,而是在重新創造你自己。 所以,不(僅)要去弄清你是誰,而(更)要去確定你想成為誰。 你們會在這兒,為的是憶起,並且重新創造你是誰。



7、神創造了相對性,你藉由你不是的東西來界定你自己是什麼。

我是一切東西( All Things)――可見與不可見的。 一切萬有(All That Is)無法認識他自己――因為一切萬有是所有的一切,而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 因此,一切萬有……是不在的。 (於是,為了認識自己,)神創造了相對性――是神給他自己的最大禮物。 因此,關係就是神給你們的最大禮物,這主題後面會再詳加討論。 我創造你們――我的心靈兒女――的目的,是為了要體認我自己為神。 除了 經由你們,我沒有其他辦法做到這一點。 

所以可以說(並且也已說過許多次)我要你們做到的是:你們該體認到自己為我。 這看似如此令人驚異的簡單,然而卻變得非常複雜――因為你們只有一個方法得以體認你們自己為我――那就是,首先,你們要先體認自己不是我。 就最終的邏輯而言,就是除非你面對了你不是的東西,否則你無法經驗自己以為你是的東西。 這乃是相對論及所有具體生命的目的。 你得藉由你不是的東西來界定你自己是什麼。



8、重新憶起你是誰----你永遠是神聖整體的一部分。

你令自己忘記你真的是誰。 在進入物質宇宙時,你放棄了對自己的記憶。 這讓你可以選擇去做你要做的人。 在選擇做神的一部分――而不是只被告以你就是神的一部分――的這個行動裡,你經驗到自己有一個完全的選擇,而那就定義而言,就是神的本質。 然而,你怎麼能對一個無可選擇的事情有所選擇呢? 不論你多努力去嘗試,你都無法不是我的兒女――但你可以忘記。 你是,一向是,也永遠是神聖整體的一部分,是整個身體的一員( member)。 

那就是為什麼重新加入整體,回到神的這個行為被稱為憶起(remembrance)。 你真的是選擇重新憶起,憶起你真的是誰,或與你種種不同的部分合起來一同去體驗你的全部――那也就是我的全部。 所以,你在世上的工作並非學習(因為你已然知道),而是重新憶起你是誰。 並且重新憶起每個別人是誰。 那就是為什麼你工作的一大部分是去提醒別人,讓他們也能重新憶起。 所有絕佳的靈性導師所做的只是這個。 這是你唯一的目的(sole purpose)。 也就是說,你靈魂的目的(soul purpose)。



9、別譴責世上你們稱為壞的一切事,在宇宙裡沒有受害者,不要批判別人走的業力之路。

別譴責世上你們稱為壞的一切事。 倒不如問你自己,關於這些你們判斷為壞的到底是什麼,並且你們是否想做任何事去改變它? 因為所有的人生都存在為你們自己創造的一個工具,而所有的事件只代表一個讓你決定做你是誰的一個機會。 這對每個靈魂而言都是真的,所以,明白嗎,在宇宙裡沒有受害者,只有創造者。 每個靈魂都在為了他自己最高的目的,及他自己最快樂的憶起而創造情況和環境――在每個被稱為現在的時刻。 因此,不要批判別人走的業力之路。 

別嫉妒成功,也別可憐失敗,因為你不知道在靈魂的判斷裡,誰是成功,誰又是失敗。 別隨便定論一件事是災難或歡喜的事件,直到你決定,或目擊它是如何被運用的。 這並不意謂你該忽略別人求援的呼聲,也不是要你忽略自己靈魂想要改變某些環境或狀況的驅策。 而是當你做任何事時,都應避免帖標籤和判斷。 因為每個狀況都是一個禮物,而在每個經驗裡都隱藏著一個寶藏。 一件事只因為你說它是對或錯而是對或錯。 一件事並非本身就一定是對或錯。“對”或“錯”並非一個天生固有的狀況,它是在個人價值系統裡的一個主觀判斷,藉由你的主觀判斷,你創造你自己――藉由你的個人價值,你決定且表現你是誰。



10、祝福災難,做照亮黑暗的光吧,對宇宙做出你是誰的一個聲明。

做照亮黑暗的光吧,不要詛咒黑暗! 在被“非你”包圍的時刻,不要忘記你是誰。 縱使當你想去改變創造物時,也要讚美它。 並且要明白,在你受著最大的試煉時,你所做的,可能是你最大的勝利。 因為你創造的經驗乃是你是誰――及你想要是誰――的一個聲明。 世界上並沒有受害者,沒有惡棍。 你也並非別人的選擇的受害者。 然而,在某個層面上,你們卻全都創造了你們說你們討厭的東西――創造了它,而且選擇了它。 為了靈魂進化的目的,你們集體並個別的創造你們在經驗的人生和時代。 做任何事只有一個理由:就是對宇宙做出你是誰的一個聲明。

大師祝福災難,因為大師明白,自己的成長來自災禍(及所有經驗)的種子。 而大師的第二個人生目的永遠是成長。 因為一旦一個人已經完全的自我實現了,便再也沒別的事可做,除了更多的自我實現之外。 在這個階段,一個人由靈魂的工作轉移到神的工作。



11、痛苦是錯誤思想的結果,是你自己創造了這經驗。

你無法改變外在事件(因為那是你們許多人創造的,而你的意識還沒成長到你能個別地改變集體創造出來的東西),所以你必須改變內在的經驗。 這是在生活中到達主控權之路。 沒有一件事其本身是痛苦的。 痛苦是錯誤思想的結果。 它是思維里的一個謬誤。 痛苦來自你對一件事的批判。 去掉批判,痛苦便消失了。 在神的世界裡,沒有什麼“該”或“不該”。 做你想做的事。 但不要去批判,也不要去指責,因為你並不知道事情為何發生,也不知是為了什麼目的。 要祝福一切――因為一切都是神透過活生生的生命所創造的,而那就是最高的創造。 地獄是你的選擇、決定和創造所可能產生的最糟結果的經驗。 它是否定我或對與我有關聯的你之為誰說“不”的任何思維之自然後果。 它是你因為錯誤的思想而遭受的痛苦。

然而,即使“錯誤思想”這個詞也是個誤稱,因為根本沒有錯的事。 地獄是喜悅的反面。 它是不圓滿。 它是知道你是誰和是什麼,卻無法去經驗。 它是遜於你的本質。 那就是地獄,對你的靈魂而言,不可能有的更大痛苦。 我告訴你,在死後,根本沒有你們在以恐懼為基礎的理論裡所建構的那種經驗。 然而,靈魂有一種經驗,會是很不快樂、很不完全、很不完整,而且讓你遠離神的最大喜悅,以致對你的靈魂而言會是地獄一般的。 但我告訴你,不是我要送你去那兒,也不是我導致你有這經驗。 而是每當你以任何方式,將你自己與對你自己之最高想法分開時;每當你排斥你真的是誰或是什麼時,是你,你自己,創造了這經驗。 

你們是你們自己的規則判定者,而你是唯一可評估你做的多好的人。 你可以照你希望的去做而不必害怕報應。 不過,事先覺知其後果對你卻是有用的。 後果只是後果。 這些和報應或懲罰完全不同。 那些在你看來像是懲罰的事――或你稱之為邪惡或惡運的事――只不過是自然律在維護它自己而已。



12、靈魂的目的是在肉身中實現自己。

你會過著像你幻想亞當和夏娃曾過的生活――並不是像沒有形體的精靈在絕對的領域裡,而是像有肉身的精靈在相對的領域裡。 而且,你會有你本是的靈魂之所有的智慧、了解及力量。 你會是個完全實現了的存在體。 這是你靈魂的目標。 這是它的目的――當它在身體裡時完全實現它自己;變成所有它真正是的東西的具體化。 這是我為你們所作的計劃。 這是我的理想:我經由你而得以實現。 如此一來,觀念便轉成了經驗,我便可以經由經驗而認識我自己。



13、你的潛能是無限的, 每件事和每件冒險,都是你的靈魂召來你自己身邊的。

沒有什麼是你不能成為的,沒有什麼是你不能做的。 沒有什麼是你不能擁有的。你可以是、可以做、並可以擁有任何你能想像的東西。相信神就是相信神最偉大的禮物――無條件的愛,及神最大的允諾――無限的潛能。 你並不事先選擇你將經驗的人生。 不過,你可以選擇用以創造你的經驗的任務、地點和事件――條件和情境、挑戰和障礙、機會和選擇。 在你所有選擇去做的事裡,你的潛能是無限的。 所以不要先肯定說,一個投生在你所謂受限的肉體裡的靈魂,是無法達到它完全的潛能的,因為你並不知道那個靈魂想做些什麼。 你並不了解他的生命議程( agenda)。 你對他的意圖並不清楚。 因此,祝福並感謝每個人和每個情況吧! 

如此,你就是肯定了神的創造之完美――並且表示出你對他的信心。 因為在神的世界裡是沒有意外的,沒有一件事是巧合, 也沒有什麼事是“因意外”而發生的。 每件事和每件冒險,都是你的靈魂召來你自己身邊的,以使你能創造並經驗你真的是誰。世界會是這樣的現狀,是由於你及你做過――或沒有做――的選擇。 (不做決定也是決定。)



14、進入他人的靈魂與之心靈交流,容許每個靈魂走它自己的路。

為什麼基督要選擇讓一些人受苦,而一些人痊癒? 並且講到這個,神又為何要容許任何受苦的存在? 在這過程裡有完美――而所有的生命都是出自選擇。 去干涉選擇或質疑它都是不適當的。 去譴責它更不應該。 那麼什麼才是適當的呢? 去觀察它,然後儘你所能的去協助那靈魂,尋找並做出一個更高的選擇。 所以,留心注意別人的選擇,卻不要去批判。 要知道他們的選擇在目前這一刻是完美的――然而要準備好去助他們一臂之力,萬一他們要尋求一個更新的選擇、一個不同的選擇――一個更高的選擇的話。 進入他人的靈魂與之心靈交流,對他們的目的、他們的意圖就會變得清晰。 容許每個靈魂走它自己的路。



15、愛就是所有的一切。

有三條宇宙律法: 1思維是有創造力的。 2恐懼吸引相似的能量。 3愛是所有的一切。愛是終極的真實( reality)。 它是唯一的、所有的真實。 愛的感受是你對神的體驗。 以最高的真理而言,愛是所有的一切,所曾有的和將有的一切。 當你進入了絕對裡,你就進入了愛里。 恐懼是愛的另一端。 曾活在地球上的大師們,是曾發現相對世界的秘密,卻拒絕承認其真實性的那些人。 簡言之,大師們是那些只選擇愛的人。 在每一瞬,每個片刻,每個環境,縱使當他們被人殺害時,他們也愛他們的謀害者。 經由所有人類經由的長廊,這個真理在迴響不停: 愛就是答案。



16、在宇宙裡沒有巧合,神在所有的路途上。

你認為是什麼將你帶到這資料裡來的? 你怎麼會將它拿在你手上的? 你認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嗎? 在宇宙裡沒有巧合。 我聽到了你心的哭喊。 我看到了你靈魂的追求。 我明白你對真理的渴望有多深。 你在痛苦中,也在喜悅中召喚它。 你不停不休的懇求我顯示我自己,解釋我自己,透露我自己。 我現在就在這樣做,以如此淺白的文字,使你不會誤解。 以如此簡單的語言,讓你不會搞混。 以如此平凡的語彙,讓你不致迷失在冗詞中。 所以就來吧,問我任何事。 任何事! 我會設法給你答案。 我會用整個宇宙去做這件事。 所以注意了! 這本書並非我唯一的工具。 差得遠呢! 你可以在問個問題後,就放下這本書。 但注意看! 注意聽! 你聽到的下一首歌的歌詞、你讀到的下一篇文章裡的資訊、你看的下一部電影的故事情節、你遇見的下一個人無意中說的話,或下一條河、下一片海洋的私語,輕撫你耳朵的下一抹微風――所有這些的設計都是來自我的;所有這些途徑都對我開放。 如果你肯聽我向你說話。 如果你邀請我,我會來。 那時我會顯示給你看,我一直都在那兒。 在所有路途上。



17、神無需要,但充滿渴望。

我沒有需要。 根本沒有“十誡”這回事。 神的話並非誡命,卻是盟約。 這些是你的自由,而非你的限制。 這些是我的約定,而非我的誡命。 我不要任何東西。 這並不意謂著我是沒有渴望的。 渴望和需要並非同一件事。 渴望是所有創造的開始。 它是第一個思維。 它是在靈魂內的一種崇高感受。 它是神選擇下一次要創造什麼。 而神的渴望又是什麼呢? 首先,我願認識並經驗我自己,在我所有的榮光裡――認識我是誰。 在我發明你們――以及宇宙之所有世界――之前,我不可能如此做。 

第二,我願你們認識且經驗你們真正是誰,藉由我賦予你們的力量,去以不論你們選擇的什麼方式創造並經驗你自己。

第三,我願整個人生過程的每個片刻都是不變的喜悅、持續的創造、永不休止的擴展和完全的圓滿的經驗。 我已建立了一個完美的系統,以讓這些渴望得以實現。 他們現在正被實現中――就在當下這一瞬。 你我之間的唯一差異就在我知道這一點。 在你完全知曉那一瞬時(在任何時候那一瞬都可能降臨到你身上),你也會像我一向感受的感受到完全的喜悅、摯愛、接受、祝福和感恩。 這些是神的五種態度



18、像神一樣思想、說話、行動,過有意識的生活。

你在你世界裡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你對它的想法的結果。 你想要你的人生真的“起飛”嗎? 那麼就改變你對它的想法。 思想,說話,並且行動,如你是的神的模樣。 當然這會將你與許多人――大半的人――分開,他們會稱你為瘋子。 他們會說你褻瀆。 而那個真理,若別人也採納的話,意味著他們的處世方式也將終止。 它意謂著憎恨、恐懼、偏見和戰爭的終止。 以我之名而持續進行的譴責和殺戮的終止。


有意識的改變――你的思想、言語和行為,以配合你最遠大的夢想。 這需要非同小可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努力。 這需要對你每個思、言、行為經常的及時時刻刻的監督。 這涉及了有意識的持續選擇。 這整個過程是朝向意識的莊嚴有力的前進。 如果你接受了這項挑戰,你會發現的是,你一半的人生都是無意識地活著的。 這是號召你停止如此無意識的生活的召喚。 它是有始以來,你的靈魂一直在叫你面對的挑戰,直到它變 成了你的 第二天性 。 事實上一定是你的第二天性。 你的第一天性是無條件地愛人。 你的第二天性是選擇去有意識地表達你的第一天性,你的真正本性。


接受你現在是誰及是什麼――並且表現出來。 這是耶穌所做的。 這是佛陀之路,克里希那之路,曾出現在這星球上的每一位大師所行之路。 而同樣的,每一位大師都帶來一樣的訊息:我是什麼,你也是什麼。 我能做到的,你也做得到。 這些事,還有更多的事,你也都能做到。 你們即是美善、同情、慈悲和了解。 你們即是平安、喜悅和光明。 你們即是寬恕和耐心,力量和勇氣,在困難時的援手,在悲傷時的慰藉,在受傷時的治癒者,在迷茫時的老師。 你們是最深的智慧和最高的真理;最深的安靜和最大的愛。 你們是這些事。 而在你們人生的一些時刻裡,你們已知自己是這些事。 選擇現在就知道你自己永遠是這些事!



19、聆聽自己的靈魂。

靈魂很清楚它的目的是要演化。 那是它唯一的( sole)目的――也是它靈魂的(soul)目的。 它並不在意身體的成就或心智的發展。 這些對靈魂而言都是無意義的。挫敗和焦慮來自不聆聽自己的靈魂。 聆聽自己的靈魂,你能做的第一件事是:弄清楚你的靈魂在追求什麼――並且不再去加以批判。 靈魂追求的是――你所能想像的對愛的最高感受。 這是靈魂的願望。 這是它的目的。 最高的感受是,體驗到與“一切萬有”的合一。 這是靈魂所渴望的偉大的回歸真理。 這是“完美的愛”的感受。愛並非情緒(恨、憤怒、情慾、嫉妒、貪婪)的不在,卻是所有感受的總和。因此,靈魂若要體驗完美的愛,它必須體驗每一樣人類的感受。 人類靈魂的目的,就是去經驗所有一切――因而它能夠是所有一切。 它尋求去體驗――去作――完美的愛。 它即完美的愛。 它在尋求成為神!



20、你每分每秒都在創造你的實相。

生命是個創造,而非一個發現。 你每天活著,並不是去發現它為你準備了什麼,而是去創造它。 你每分每秒都在創造你的實相,雖然可能你並不知覺。你在三個層面上創造。 創造的工具是:思、言和行為。 創造的過程必須包括相信或知曉。 這是絕對的信心。 這超越了希望。 這是明白一個確定性(“按照你的信心,你會得治愈”)。 

創造的最大關鍵:在創造之前便對它感到感激。 享受並慶祝所有你已創造的一切。 如果你發現你不喜歡創造物的某些面,就祝福它,然後改變它。 再選擇一次。 召來一個新的實相。 思考一個新的想法。 說一句新的話。 做一件新的事。 聲勢驚人的這樣做,而世界其餘的人都會追隨你。 叫它追隨。 召呼它追隨。 說:“我是生命和道路,追隨我。”這就是“像在天堂一樣在地球上 ”展示上帝的意願。將所有負面的思維丟到你的思想構築之外。 丟去所有的悲觀。 釋放所有的懷疑。 拒斥所有的恐懼。 訓練你的大腦緊抓住原始的創意。

當你的思維是清晰且穩固的時候,開始說出它們來,作為真理。 大聲的說出它們。 用那召來創造力量的偉大命令句:我是。 對別人用“我是”的聲明。 “我是”是宇宙裡最強大的創造性聲明。 在“我是”這個字之後,不論你想了什麼,說了什麼,就會令它們開始運轉而變成你的經驗,召它們前來,帶它們到你身上來。 你永遠會得到你招來的東西。 你的人生永遠是你對它的想法的一個結果。 我對你招致的創造並不下判斷,我只不過賦予你力量去招來更多――更多又更多又更多。 如果你不喜歡你剛剛創造出來的東西,就再選擇一次。 身為神,我的工作是永遠給你那個機會。



21、通往神真正的路就在你內心。

通往神真正的路是什麼? 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的答案就在你內心。 對所有聽見我的話和尋求我的真理的人,我都是這麼說。 每一顆真誠詢問“通往神的路”是哪一條的心,都被示以那條路。 每一個都被給以一個至誠的真理。 順著你的心路到我這兒來,而別經由你的頭腦之路。 在你的頭腦裡,你永遠找不到我。 以 靜定 開始。 讓外在的世界安靜下來,內在的世界就可以帶給你視力( sight)。 而這種內在的視力――洞見(in-sight)――就是你要尋求的東西。 然而當你如此關切你的外在世界時,你是無法擁有此洞見的。 因此,盡量尋求走入內心吧! 如果你不進入內在,你將一無所得。



22、天堂就是此時…此地。

根本沒有所謂“上天堂”這一回事。 只有你已經在那兒的一種明白。 那是一種接受,一種了解,而不是努力追求或奮鬥。 你無法去你已經在的地方。 悟道就是:了解無處可去,無事可做,並且,除了你現在是的那個人之外,你也不必做任何其他人。 所以你們所謂的天堂是個烏有之鄉( nowhere)。 讓我們在W與H這兩個字之間留一點空間,你就會明白天堂就是此時…此地(now…here)。 要知道:沒有不正確的途徑這種東西――因為在這旅途上,你無法“不到”你去的地方。 只不過是速度的問題――只不過是你何時抵達的問題――然而,即使這樣也是個幻象,因為並沒 有“何時”,也沒有“之前”或“之後”,只有現在;一個永遠的永恆片刻,你在其中經驗你自己。 人生的重點並非到達任何地方――人生是注意到你已經在那兒,並且一向都在那兒。 人生的重點是創造――創造你是誰和是什麼,然後去經驗它。



23、棄絕永不否定激情,熱情即道路。

所有的靈終究都會棄絕所有不真實的東西,而在你所過的生活中,除了你與我的關係之外,沒有一樣是真實的。 然而傳統意義的“自我否定”的棄絕是不必要的。 一位真正的大師並不“放棄”某樣東西。 一個真正的大師只不過將之擱置一旁,就如他會將任何他不再有用的東西放在一旁一樣。你所抵抗的東西會持續存在。 你所靜觀的東西會消失。 別判斷你感到激情的東西。 只要注意到它,然後看看它是否於你有用,是否對你想成為誰或什麼有用。 你經常不斷地在創造你自己的行動裡。 你在每個片刻決定你是誰及是什麼。 你大半透過你對誰或什麼覺得很熱情因而做的選擇來決定此點。

往往你們所謂的一個走上了靈修之路的人,看起來好像他正在棄絕了所有世俗的激情、所有人類的慾望。 但他所做的是:了解它,看清幻象,而離開那於他無益的激情――同時卻由於那幻象所曾帶給他的:可以完全自由的機會,而一直摯愛那幻象。 激情是將存在轉成行動的愛。 它是創造之引擎的燃料。 它將觀念變成了經驗。 激情是火,鼓勵我們去表現我們真正是誰。 永遠別否定激情,因為那就是否定了你是誰及你真的想要做誰。 

棄絕永不否定激情――棄絕只不過否定對結果的執著,即期待。 沒有期待的過你的生活――沒有要求明確結果的需要――那才是自由。 那才是如神似的。 那就是我所生活的樣子。 靈魂渴望去做有關它是什麼的某件事,以便它可以在其自身的經驗裡認識它自己。 所以它會試圖透過行動去實現它最高超的理念。這個對行動的渴望就稱為激情。 殺死激情,你便殺死了神。 激情是神想要說“餵”。大師直覺地知道, 熱情即道路。 它 走到自我實現之路。 縱使以世俗的說法,也可以公平地說,如果你沒對任何東西有熱情,你根本就沒有生命。



24、受苦是對於神的道路仍然有需要學習、需要憶起的事的一個明顯徵狀。

受苦是人類經驗裡並不必要的一部分。 受苦與事件毫不相干,卻與一個人對它的反應有關。 發生的事只不過是發生的事。 你對它感覺如何則又是另一回事。 受苦並非通往神的道路,而毋寧是一個明顯的徵狀:就是對於神的道路仍然有需要學習、需要憶起的事。 真正的大師根本不會默默的受苦,而只不過顯出沒有抱怨的受苦的樣子。 真正的大師不抱怨的理由是,真正的大師並沒受苦,而只是在經驗一套你會稱之為不可忍受的境遇。



25、 “玩靈性的遊戲” 意謂著全身心投入。

“玩靈性的遊戲”意謂著在按上帝的形象和相似創造你自己的過程中,要獻出你整個頭腦、整個身體,全部靈魂。 這是東方神秘主義者曾寫過的有關自我實現的過程,也是西方神學鑽研甚多的救贖過程。 這是日復一日、每個小時、每分每秒的超越意識( supreme consciousness)的作用。 它是每個瞬間的選擇和再選擇。 它是個繼續不斷的創造。 有意識的創造。 有目的的創造。 它是利用我們討論過的創造工具,並且以覺察和崇高的意向去用它們。 而現在,你那樣做了多久呀?



26、真正的愛是讓人獨立。

一旦你上升到神的意識層面,你將了解自己不必為任何別的人負責,而且,雖然希望每個靈魂都過著安適的生活是值得讚揚的,但每個靈魂在每一瞬間都必須選擇――都在選擇――其本身的命運。 讓你的愛推你所愛的人進入世界――並且進入完全體驗他們是誰的經驗裡。 這樣做,你才算是真正愛過人。 你的責任是令他們獨立。 只有當他們醒悟到你是不必要的時候,你才真的是他們的一項賜福。同樣的,當你醒悟到你不需要神時,也才是神最快樂的時刻。 

一位真正的大師並非擁有最多學生的人,而是創造出最多大師的人。 而一位真正的神,並非擁有最多傭僕的那一位,卻是為最多人服務的,因而使得所有其他人都成為神的那一位。我的喜悅是在你的自由,而非在你的服從。 這是神的目標,也是神的榮耀:即,他不再有臣民,並且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神並非那不可及的,卻是那不可避免的。 你快樂的命運是不可避免的。 你無法不“得救”。 除了 不明白此點之外,並沒有別的地獄。



27、關係是神聖的,祝福每個關係。

關係是經常具挑戰性的;經常召喚你去創造、表現,並且經驗你自己之更高又更高的面向,你自己之更宏偉又更宏偉的視野,你自己之越來越崇高的版本。 唯有透過你與其他人、地及事件的關係,你才能存在於宇宙裡! 所以,祝福每個關係,將每個都視為特殊,並且都形成了你是誰――並且現在選擇做誰。 關係的目的是,決定你喜歡看到你自己的哪個部分“顯出來”,而非你可以捕獲且保留別人的哪個部分。 就關係――並且就整個人生――而言,只能有一個目的:去做,並且去決定你真正是誰。 由於關係提供了人生最大的機會――的確,其唯一的機會――去創造及製作你對自己之最高觀念的經驗,所以關係是神聖的。



28、最有愛心的人就是“自我中心”的人。

當你將關係看作是去創造和製作你對他人之最高觀念的經驗時,關係便會失敗。 讓在關係裡的每個人都只擔心他自己――自己在作誰、做什麼和有什麼;自己在要什麼、要求什麼、給與什麼;自己在尋求、創造和經驗什麼,那麼,所有的關係都會綽綽有餘地滿足其目的――及它們的參與者! 讓在關係裡的人別去擔心別人,卻只、只、只擔心自己。最有愛心的人就是“自我中心”的人。如果你無法愛你的自己,你便無法愛別人。

在關係中失去自我,是在這種結合中造成大多數痛苦的原因。 當你再也看不到彼此為神聖旅程上的神聖靈魂時,你就無法看見在所有關係背後之理由和目的。 為了進化的目的,靈魂才進入身體。 你是誰就是在與所有其他一切的關係中,你創造自己成為什麼。 在這過程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你的個人關係。 你的第一個關係必然是與你自己的關係。 你必須先學會尊重、珍惜,並且愛你自己。 在你能視別人為有價值的人之前,你首先必須視你自己為有價值的。 在你能視別人為有福的之前,你首先必須視你自己為有福的。 在你能承認別人的神聖性之前,你首先必須認識你自己為神聖的。

老師們全都帶來同樣的訊息:並非“我比你神聖”,卻是“你與我一樣神聖”。 因此我告訴你:現在並且永遠以你自己為中心。 你的救贖並不能在別人的行為( action)中找到,只能在你的反應(re-action)中找到。 在與別人的互動過程裡,第一個問題是:現在我是誰,還有,與那個相關的,我想要作誰?



29、最高的選擇是“現在愛會做什麼?”

大師是永遠得出同樣答案的那個人――而那答案永遠是最高的選擇。什麼選擇才是最高的選擇? 如果這個問題真的令你關注,你已經在作大師的路上了。 因為事實上,大多數人仍然繼續完全關注於另一個問題上。 不是什麼才是最高的選擇,卻是什麼才是最有利的選擇? 或我如何能損失得最少? 現在,讓所有有耳能聽的人注意聽吧! 因為,我要告訴你們:在所有的人際的關係裡,在重要關頭時,只有一個問題:現在愛會做什麼? 沒有其他中肯的問題,沒有其他有意義的問題,沒有其他問題於你的靈魂有任何重要性。



30、你和別人是一體的,除了你之外,並沒有別人。

最高的選擇是帶給你最高善的選擇,而你自己的最高的善將成為對他人的最高的善。 你為你自己做了什麼,你便是為別人做了什麼。 你為別人做了什麼,你就是為自己做了什麼。 這是因為,你和別人是一體的, 除了你之外,並沒有別人。神只叫你將自己包括在你所愛的里面。 神甚至還更進一步,建議你將自己放在第一位。 將你自己放在第一位,在最高的說法上,絕不會導致一個不敬神的行為。 如果你在做對你最好的事,結果卻發現做的是一個不敬神的行為的話,你的迷惑不應該在,是否你 將自己放在第一位,卻反而應該在,是否你 誤解了什麼才是對你最好的。



31、愛不是成為受害者,以愛待別人並不必表示是允許他人能隨心所欲的去做。

以愛待別人並不必表示是允許他人能隨心所欲的去做。 有時候,人必須上戰場以做出關於人真正是誰的聲明:痛恨戰爭的人最偉大的聲明。 有時候,你可能必須放棄你之是誰以便做你是誰。 在最個別和最個人的關係裡也是一樣的。 生命可能不只一次要你藉由演出你本不是的一面,來證明你是誰。 這並不意謂著,在人際關係裡,如果你受到傷害,你就必須“傷害回去”(在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不是那個意思)。 它只不過意謂著,容許別人繼續引起傷害,也許並不是最具愛心的作法――不論是為你自己或為別人。 事實上,沒有邪惡的東西,只有客觀的現象和經驗。 

藉著你稱為惡的東西,以及你稱為善的東西,你定義自己。 所以最大的惡乃是,聲稱根本沒有任何東西是惡的。 選擇如神一般並不意謂著你要選擇做一個殉道者。 顯然也不意味著你需選擇做一個受害者。 說出你心中的真實――仁慈的,卻完全而完整的。 照你的真實過活,溫和的,卻全然且前後一致的。



32、沒有義務,只有機會。

你沒有義務。 在關係里或在所有的人生里,都沒有義務。 你是在從事創造你自己的工作。 你稱一個完全自由的人生為“靈性的無政府主義者”。 而我稱它是神的偉大允諾。 你在關係裡沒有義務。 只有機會。 機會,而非義務,才是宗教的基石,才是所有靈性的基礎。 只要你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它,你便錯過了重點。 婚姻是一件聖事。 但並非由於其神聖的義務,反而是由於其無可比擬的機會。 在關係裡,絕不要出於一種義務感而做任何事。 不論你做的任何事,都要出於是你的關係所提供給你的了不起的機會去決定,並且做你真正是誰。



33、有目的地進入關係,看所有難題為機會。

你在地球上的工作,並不是看你能待在一個關係裡多久,卻是去決定,並且經驗你真正是誰。 這並非為短期關係的辯護――然而也並沒有關係必須要長期的要求。 不過,雖然並沒有這種要求,但也必須說明:長期的關係的確對相互的成長、相互的表達,及相互的成就提供了很好的機會――而那,自有其自己的報償。

對大多數人而言,愛是對需要滿足的一個反應。 想要找到建立長期關係的工具――有目的地進入關係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倆在一個有意識的層面都同意,你們關係的目的是創造機會――成長、完全的自我表達,而非義務:將你們的人生提升到它們最高的潛力,治愈你所曾有的對自己的每個錯謬的想法或卑劣的念頭,並且透過你們兩個靈魂的心靈交流而達到與神的最後融合的機會――如果你們採用這個誓言,以取代你們曾用的誓言――你們的關係就會有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它的起步很正確。 那會是個非常好的開始。 又要怎麼持續下去呢?

要明白並且了解,會有挑戰和艱難的時候。 別試圖避免它們。 懷著感恩之心歡迎它們。 將它們看作是由神而來的重大禮物;去做你進入關係――及人生――所要做的事的光榮機會。 在這些時候,要非常努力的嘗試不要視你的伙伴為敵人,或反對你的人。 事實上,要努力不去視任何人和任何事物為敵人――甚或是個難題。 培養你看所有難題為機會的技巧。 好讓你有機會去“做,並且決定,你真正是誰”。



34、做神的信使,喚醒每一個人。

靈魂的工作是喚醒你自己。 神的工作是喚醒每一個人。 你能以兩種方式做到此點――藉由提醒他們他們是誰(但這非常困難,因為他們不會相信你),或藉由記得你是誰(這容易得多,因為你並不需要他們的相信,只需要你自己的)。 經常展現此點終究會提醒別人他們是誰,因為他們會在你身上看到他們自己。 許多大師曾被派到地球來展示永恆的真理。 你便是這樣的一個信使。 ――你們全都是特殊的……宣告自己為一個屬神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氣。 你願意嗎? 你的心是否渴望說出關於我的真理? 你是否願意忍受你的人類同胞的恥笑? 你是否準備好放棄世上的榮耀,為了使靈魂的更大榮耀得以完全的實現? 去與他人分享永恆的真理……

並非出於獲得光榮的需要,卻是出於你內心最深的願望,去終止別人的痛苦和受罪;去帶來喜悅和快樂,以及助力和治愈;去重新讓別人與你一向體驗到的與神的合夥之感連結。 我選擇了你做我的信使。 你和許多其他人。 因為現在,在即刻的眼前,世界將需要許多號角來吹出清亮的召喚。 世界將需要許多聲音,來說出百千萬人渴望的真理和治癒的話語。 世界將需要許多心結合在一起,來做靈魂的工作,並且準備去做神的工作。



35、獨立思考,自我創造,做你真正是的人。

請告訴我,是什麼形成了你決定的基礎? 你自己的經驗? 非也。 在大多數例子裡,你決定了要接受另外一個人的決定。 某人先你而來,而假設知道得更多。 關於什麼是“對”和“錯”,你每天的決定很少是由你所做,很少是建立在自己的了解上。 在重要的事情上這尤其是真的。 事實上,事情越重要,你可能會越少傾聽你自己的經驗,而你彷彿越準備拿另外一個人的想法來當作你自己的。 它清除了思考的必要。 並沒有“對”或“錯”。 但藉由你的決定,你能繪出你是誰的肖像。 你對這些畫像感到愜意嗎? 這些是你想造成的印象嗎? 這些畫像代表了你是誰嗎? 要小心這些問題,它們可能都需要你好好去思考。 思考是很難的。 做出價值判斷是很困難的。 它們將你置於純粹創造的地位。

然而,你們大多數人對這麼重要的工作沒有興趣。 你們大多數人寧願將之留給其他人。 因而你們大多數人並非自我創造的,卻是習性的生物――別人創造的生物。 在這兒的誘惑是,你為了得到即刻的讚同,所要做的只是同意。 不但別人可能不慶祝,他們事實上還可能取笑你。 什麼? 你在自己用腦筋思考? 你在自己做決定? 你在應用你自己的量尺、你自己的判斷、你自己的價值? 你到底以為你自己是誰啊? 而,事實上,那正是你在答复的問題。 但是,這工作必須非常獨自地去做。 非常的沒有回報、沒有讚許,甚至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36、無事可做,無事必做,你賦予生活以目的。

為什麼要開始走上這樣一條生活之路? 理由是可笑的簡單。 沒有別的事可做。 這是唯一的遊戲。 你在出生前便開始上路了。 唯一的問題是,你是在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做它? 你大半輩子都活在你經驗的結果裡。 現在你被邀請成為其原因。 那就是所謂的有意識的生活。 那就是所謂的走在覺察裡。 現在你知道它是沒有目的,除了你給予它的目的。 你的終身志業是關於你是誰的一個聲明。 你是否認為你必須去做? 你不必須做任何事。 少一點痛而無更多的智慧,破壞了你的目的;並不會讓你體驗無盡的喜悅――那即我是什麼。 要有耐心。 你正在增長智慧。 而你的喜悅現在不需痛苦而越來越可得。 你甚至能沒有痛苦的度過你的痛苦。 你不認為這可稱之為成長嗎?



37、改變自己有關金錢的錯誤思想。

你時時懷著一個“金錢是壞的”的想法。 關於金錢,你還有一個根本思想。 那就是,沒有足夠的東西。 這“不夠”的人類意識創造又再創造你所看到的世界。 它們是如此錯誤的想法。 其實,並沒有對或錯這種事。 只有於你有益和於你無益的。 “對”與“錯”是相對的說法,而當我偶然用它們時,我是以那種方式用的。 在這個情形下,相對於什麼對你有益――相對於你說你想要什麼――你的金錢思想就是錯誤的思想。 記住,思想是有創造性的。你並不真的確定什麼對你才是真的。 而宇宙只不過是個大的影印機。 它只簡單的製作許多你思想的副本。 所以,只有一個方法可以改變那一切。 就是你必須改變自己有關金錢的思想。



38、改變一個根本思想或發起思維的最快速方式,就是逆轉思――言――行為的過程。

改變一個根本思想或發起思維的最快速方式,就是逆轉思――言――行為的過程。做你想要對之有新想法的行為。 然後說你想要對之有新想法的言語。 這樣做得夠多了,你便能訓練你的頭腦以一種新方式來思想。 新思想是你唯一的機會。 它是你唯一真正的機會去進化、去成長、去真的變成你真正是誰。你的腦子現在充滿了舊思想。 不只是舊思想,而且還大半是別人的舊思想。 你很少有躍自“自我製作的資料”的思想,更別說躍自“自我製作的偏愛”的思想了。你自己有關金錢的根本思想就是個重要的例子。現在是時候了,現在去改變你對於某件事的想法是很重要的。 這就是進化的整個意思。



39、靈魂只關注你存在的狀態。

做事是身體的一個機能。 存在是靈魂的一個機能。 你的靈魂不在乎你做什麼維生――而當你的人生過完了時,你也不會在意。 你的靈魂只在乎,當你在做不論你做的什麼時,你是什麼。靈魂追求的是一種存在的狀態,而非一種做事的狀態。“是”吸引“是”,而產生經驗。 靈魂尋求神,但它尋求的這個我是非常複雜,非常多重次元、多種感覺、多重面向的。 在尋求是我的當兒,靈魂在它前面有個宏大的工作;一個可自其中挑選的龐大的“是”之菜單。 然後產生正確而完美的條件,在其中創造對那存在狀態的經驗。 所以,真實的事是,沒有一件發生在你身上或經由你發生的事,不是為了你自己的最高善的。

現在,在這一刻,你的靈魂又創造了機會讓你去是、做,並且擁有認識你真的是誰所需的東西。 你的靈魂帶你到你現在正在讀的字句――正如它以前曾帶你到智慧和真理的字句。 你現在要做什麼? 你選擇要是什麼? 你的靈魂懷著興趣等著、看著,正如它以前做過許多次的。 我並不關心你世俗的成功,只有你關心。 真正的大師們是那些選擇去創造一個人生,而非維持一個生活的人。 從某種存在狀態會躍出一個如此豐富、如此圓滿、如此宏偉,而且如此有益的人生,以致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將不再為你所關心了。

人生的諷刺是,一旦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不再為你所關心,它們流向你的路便打開了。 記住,你無法擁有你想要的東西,但你可以經驗你所擁有的不論什麼東西。



40、以“我是”取代“我想要”。

“我”這個字是發動創造引擎的鑰匙。 “我是”這話是極端有力的。 它們是對宇宙的聲明、命令。 現在,跟在“我”(它召來偉大的我是)字後面的不論什麼,往往會顯現在物質世界裡。 因為思想、語言是創造性的。

一個思想或一個字表達、表達再表達,就變成了正是那樣――被表達了。 那是說,推出來了。 他變成外在的實現了。 他變成了你的物質實相。 要改變你的實相,只不過是停止再繼續那樣想。別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來取代之。“我的成功現在正在到來,”或“所有的事都導向我的成功。”單單是肯定詞不會發生作用,如果它們只是你想要成真的事情之聲明。 只有當它們是你已知為真的某事之聲明,肯定詞才有用。

最好的所謂肯定詞,則是一個感激和謝恩的聲明。 “ 神,謝謝你在我的人生中帶來成功。 ”現在,那個念頭、想法、說出來並且據以行事,產生了神奇的結果――當它來自真正的知曉;非由一個產生結果的企圖,卻由一個結果已然被產生了的覺察。 現在,如果有什麼事是你選擇了在你的人生中去經驗,別只“想要”它――要選擇它。



41、平衡身、心、靈----三位一體,即神成肉身。

不要輕視你身體正在做的事。 它是重要的。 但卻非以你所想的方式。 身體的行動本意是反映一種存在狀態,而非想達到一種存在狀態的企圖。 “你的人生並不是關於你的身體在做什麼”這個聲明的意思。 然而,真實的,你的身體在做什麼,卻是你的人生是關乎什麼的一個反映。 你在這星球上並不是要以你的身體生產任何東西。 你在這個星球上是要以你的靈魂生產一些東西。 你的身體只不過單純的是你靈魂的工具,你的頭腦是令身體做事的力量。 所以,你在此所有的是個有力的工具,用來創造靈魂之所欲。

發現生命和身體毫無關係,可能創造出另一方面的一個不平衡。 雖然一開始實體的行為是――彷彿身體是所有的一切,現在它的行為卻像是身體根本不重要。 當然,這並不是真的――如果實體很快的憶起來的話。
你是個三部分的存在,由身、心和靈構成。 你將永遠是個三部分的存在,不只當你活在地球上時。 在死亡時,身和心並沒被丟掉,是身體改變了形式,心智(不可與大腦混淆)也仍與你同行,加入靈和身,成為一個三次元或三面的能量團。

事實上,你們全是一個能量,卻有三個分別的特徵。身與心一起並不需要做任何事去控制靈魂――因為靈魂是全然沒有“需要”的(不像身和心都為“需要”所羈絆),因而容許身和心意志照自己的意思而行。 服從並非創造,因此永遠不能產生救贖。 靈魂永遠不會凌越身體或心智。 我造你們為一個三合一的生靈。 你是三個存在合而為一的。 按照我的形象造成的。 自己的三個面向彼此並非不平等的。 每個都有個機能,但沒有一個機能比其他的機能更偉大,並且也沒有任何一個機能能實際上在另一個之前。 靈魂孕育,心智創造,身體體驗。 所有的都以完全平等的方式彼此相連。 靈魂的機能是指明其慾望,並非強加其慾望。 頭腦的機能是由其選擇的餘地中選擇。 身體的機能是表現出那選擇。 當身、心和靈在和諧與統一中一同創造時,神成肉身。 於是,靈魂真的在其自己的經驗中認識它自己。 於是,天堂真的歡欣鼓舞。



42、你可以藉改變你的思想改進你的健康。

擔憂幾乎可說是最糟方式的精神活動――僅次於恨,恨是非常具有自我毀滅性的。 擔憂是無意識的。 它是被浪費的精神能量。 它也創造出傷害身體的生化反應。 當憂慮停止時,健康幾乎會立即改進。憂慮是不了解它與我的連繫的一個心智之活動。 憎恨是傷害最嚴重的精神狀況。 它毒害身體,而其效果真的是無法逆轉的。

恐懼是放大了的憂慮。 所有的疾病最先都是在心智裡創造的。思想是個非常微妙卻極端有力的能量形式。 語言是較不微妙,但更濃密的能量形式。 行動則是最濃密的。一旦負面思想變成了物質形式時,就非常難逆轉其效應了。 當然,並非完全不可能――卻是非常困難。 它要靠極端的信心。 它需要對宇宙的正面力量之一個很強的信念。 治癒者正是有這樣的信心。 藉由解決在你思路里的問題,你就能解決一些健康問題。 是的,你能治愈一些你已經得到(給了你自己)的狀況,同時也防止主要的新問題的發展。 你可以藉改變你的思想而做到這一切。



43、很多身體的疾病是因為你沒有活下去的意志。

很多身體的疾病是因為你沒有活下去的意志。 你糟蹋你的身體,對它根本很少注意,直到你懷疑它出了什麼問題。 你在預防維護方面真的什麼都沒做。 你照顧你的車子還比你的身體好些……你不做運動,因此身體變得鬆弛肥胖,更壞的是,越不用越不靈。 你不給它適當的營養,因此它更羸弱。 然後你用毒物以及裝作是食品的最荒謬的物質去填滿它。

然而,面對這打擊,這個神奇的機器仍舊為你工作,它仍然發出軋軋聲地勇敢向前推進。 如果在你的一生中,你曾經點過一根煙――更別說二十年來每天一包煙――你活下去的意志就很少。 因為你並不在乎你對自己的身體做什麼。 而如果你曾飲過酒,你活下去的意志也非常低。 身體並不是生來要飲入酒精的。 它會損害心智。



44、你是神的身體。

現在我要解釋給你聽那終極的神秘:你們和我的精確而真實的關係。 你們是我的身體。 正如你的身體相對於你的心智和靈魂的關係,你們相對於我的心智和靈魂的關係也是一樣的。 所以:我所經驗的每樣事,是我透過你們來經驗的。 正如你的身心和靈是一體的,我的也是一樣。



45、神是無限,而你能變成什麼也並無限制。

現在我要告訴你,有一天你們會認識一些甚至更大的真理。 因為正如你們是我的身體,我也是另一個靈的身體。 我在告訴你,你對終極實相的感知,比你想像的還要更狹隘,而真理比你們所能想像的還要更無限。 我在給你對無限――和無限的愛――的一個極小的一瞥(在你的實相裡你無法保有一個大得多的一瞥。你連這小小的一瞥也難能保有哩) 。“永遠”比你所知的要長。 永恆又比永遠要長。 神比你想像的要大。 想像又比神還要大。 神是你稱之為“想像”的能量。

神即第一個思維。 神即最後一個經驗。 而神也是在其間的每樣事物。 以最大的方式而言,並沒有神。 或是,也許――所有一切都是神,而並沒有其他。 我告訴你:我是我是的東西(I AM THAT I AM)。 而你是你是的東西。 你是在成長的過程裡――變為的過程裡。 你能變成什麼並無限制。 你已經是一位神。 你只不過不知道而已。



46、沒有因果債,你永遠是的一個有自由選擇的生靈。

沒有像因果債這種事。 一項債務是某樣必須償還的東西。 而你並沒有義務去做任何事。 有些選擇取決於――對它們的想望是生自――你以前所曾經驗的事。 那是對於你稱為因果這件事,文字所能給的最接近的解釋。 如果因果指的是,天生想要更好、更大、演化和成長,並且視過去的事件和經驗為其一項指標的話,那麼,沒錯,因果的確存在。 但它並不要求任何事。 從來不曾要求任何事。 你是――如你一向永遠是的――一個有自由選擇的生靈。



47、是有神通這麼一回事,你就是通靈者。

是有神通這麼一回事。 你就是通靈者。 每個人都是。 沒有一個人沒有你所謂的通靈能力,只有不去用它的人。 利用通靈能力,只不過是和利用你的第六感一樣。 在第二冊裡――我會向你解釋通靈能量和通靈能力是如何作用的。



48、性是單純的喜悅,性是生命的能量,享受性、慶祝性,就是享受人生、慶祝你的存在。

與性遊戲。 與它遊戲! 它幾乎是你用你的身體所能享有的最好玩的事――如果你單單只是嚴格的以身體經驗來講的話。 不要由於誤用性而毀掉了性的無邪和歡愉,以及其好玩、喜悅的單純性。 不要為了權力或隱藏的目的用它;別為自我誇耀或宰制別人而利用它;別為除了彼此給與和分享純粹的喜悅、最高的狂喜――那即愛與被重新創造的愛――那即新生命――以外的任何其他目的而用它。 從來沒有任何神聖的事物可經由否定而達成。 然而,當對更大的實相略見一瞥時,慾望改變了。 所以,有些人就渴望較少的,或甚至沒有性活動――或任何種類的身體上的活動,這也不足為奇。 對有些人而言,靈魂的活動變得最重要――並且比較起來更愉悅些。 每人各行其是,不需批判――那才是座右銘。


關於性,可說的有比在這兒所說的多得多的東西――但再沒有比以下更基本的:性是喜悅,而你們許多人卻使得性成為除了喜悅之外的任何別的事。 性也是神聖的――沒錯。 但喜悅和神聖的確可以相融(事實上,它們是同一件事),而你們許多人卻認為它們是不能相融。 你們有關性的態度,構成了你們人生態度的一個具體而微的例子。 人生應該是一種喜悅、一種歡慶,而它卻已變成了恐懼、焦慮、不滿足、嫉妒、氣憤和悲劇的經驗。 關於性,也可以說同樣的話。 就如你們壓抑了人生一樣,你們也壓抑了性,而無法以放縱和喜悅去完全的自我表達。 就如你們羞辱了人生,你們也羞辱了性,稱它為邪惡的,而非最高的禮物和最大的愉悅。 我沒給你們任何可恥的東西,更別說是你們的身體及其機能本身了。 沒有必要隱藏你們的身體或其機能,或你們對它們的愛及對彼此的愛。


在性底下的能量,即是在生命底下的能量;那就是生命! 彼此吸引的感受,以及強烈且往往急迫的想向彼此靠近,想合而為一的慾望,是所有活著的東西的基本動力。 我將它與生俱來的付諸每樣東西里。 它是天生的、與生俱來的在一切萬有之內。 你們在“性”的周圍(以及,附帶地說,在愛――和所有生命――的周圍)所放置的道德律、宗教戒律、社會禁忌和情感慣例,已使得你們根本不可能慶祝你的存在了! 有史以來,所有的人所曾想的唯有愛和被愛。 而有史以來,人們卻在他能力所及之處,做盡了所有使他不可能去愛和被愛的事。 性是愛――愛別人、愛自己、愛生命――的一種不凡的表現。 所以,你應該愛它(而且你也的確愛它――你只不過無法告訴任何人你愛性;你不敢表現你有多愛它,否則你會被稱為變態。然而,這才是變態的想法)。


在我們下一本書裡,我們將更進一步觀察性;更細密地探索其動力學,因為性的經驗和課題具有遍及全球的重大意涵。



49、外星生命和星際互訪是存在的。

在其他的星球上有生命嗎? 它們來探訪過我們嗎? 我們現在是否正被觀察著?是的。 是的。 是的。我們在第三冊裡會詳細談到外星生命和神的本質。



50、神永遠和我們同在。

我永遠與你同在。 你並不需要這本書的形式。 這並非我向你說話的唯一方式。 在你靈魂的真理裡傾聽我。 在你心的感受裡傾聽我。 在你心智的靜默里傾聽我。

    隨時隨地可聽見我。 不論何時你有問題,只需知道我已經答復了它。 然後對你的世界張開雙眼。 我的回答可以是在一篇已經刊出的文章裡。 在一篇已經寫好、正要講出的佈道文裡。 在目前正在拍的電影裡。 在昨天才寫的歌裡。 在你所愛的一個人正要說出的話語裡。 在你正要結交的一個新朋友的心裡。

    我的真理是在風的私語裡,小溪的潺潺裡,雷電的轟隆裡,雨聲的滴嗒裡。

    它是泥土的感覺、百合的芬芳、陽光的溫暖、月光的引力。

    我的真理,以及你在急要時最有把握的助力,是如夜空一般的莊嚴,又如嬰兒咯咯笑聲般簡單而不可爭議的可靠。

    它是如劇烈跳動的心那樣大聲,又如與我同聲一氣吸入的氣息那麼安靜。

    我不會離開你,我無法離開你,因為你是我的創造和我的產品,我的女兒和我的兒子,我的目的和我的……
    自己。

    所以,不論何時何地,當你離開了平安(那是我)時,呼叫我。

    我會在那兒。

    連同真理。

    和光。

    和愛。

 

 


文章節錄自: http://www.qiudao.net/wenku/ArticleShow.asp?ArticleID=182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訪客
  • Thank you for your share!
  • 訪客
  • 神經病!
  • 訪客
  • 樓上罵人才是有問題吧..別人只是分享書中的概念而已= =
  • 訪客
  • 這本書是神聖的
  • Ricky
  • 這是從無極的觀點出發,世上能體會跟隨的人比較少!

    因為看事已無好與壞差別。

    而世人的靈魂層級在陰陽五行內,有陰與陽、好與壞區分等級居多,
    所以民間信仰的福德正神與媽祖的信徒眾多。

    不過靈性提升最後將歸無極。
  • Inke Cova
  • 感謝分享:)
  • troy0748
  • 與神對話中文資料平台
    非營利、無廣告
    耗時三年精心製作,和各位分享!
    http://www.igod.tw/
  • WESLEY
  • 太厲害了,不知如何建構完成的?
  • 永遠的向日葵
  • 有興趣的話,可以在youtube 查一部「天國見習」的影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