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晴朗的日子裏,你擡頭仰望天際,看見一團蓬松的白雲緩緩飄過。你欣賞著它曼妙的形狀;陽光照在它上方,使它層次分明,而它又在綠野投下了暗影。你愛上了這朵雲,你想留住它,要它繼續為你帶來快樂,可是它的形狀和色彩卻改變了。更多的雲與它結合在一起,天色暗了下來,開始落雨了。你再也見不到那朵白雲,因為它已經變成了雨。於是你開始哭泣,一心想喚回你心愛的那朵雲。

 

  如果你懂得深觀,就不會哭泣了,因為在雨中你依然看得見那朵雲。

 

  佛法裏有所謂“無相”的教法。“相”指的是事物的表象。修持無相觀,為的就是不被事物的表象愚弄。一旦能體察到無相的真諦,我們就會認清表象絕非實相之全體。

  當雲轉化成雨的時候,請深觀一下雨水,你會看見那朵雲仍然在那裏對你微笑。這麽做會令你心開意解,使你不再悲泣,因為你已經不再執著於那朵雲的表象了。我們悲傷是因為駐留在雲的形貌與表征上,受制於過往的表象而無法看見事物的新貌,所以無法看到雲變化成了雨或雪。

 

  假如你失去了某位親人而悲痛不已,請接受佛陀的邀約。深觀之下你會發現,心愛之人的本性乃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的。這便是佛陀傳授給我們有關真實本性的佛法。

 

  轉化,而不是逝去

 

  讓我們深入地觀察雲的誕生。不妨想像一下那股熱能,觀想一下水蒸氣,看看雲是如何在天空中形成的。你會因此而知曉雲是從哪兒來的。你會明了是什麽條件促成了雲在天際示現。我們的觀察以及深觀修持,可以幫助我們理解這些事。科學也可以告訴我們雲的形成,以及雲的歷險是怎麽一回事。

  如果你愛那朵雲,那麽借由這份洞識,你將體認到雲的無常。如果你執愛某人,也會因此而體察到他或她是無常的。假設你已經對一朵雲產生了執著,你就得十分小心了。你應該清楚,根據無常的定律,那朵雲很快會變成別的東西。它可能會變成雨。

  這時你不妨對雲說:“親愛的雲,我知道你還在那裏,我知道有一天你會死。我也會死。你會變成別的東西,或是另一個人。我知道你會繼續你的旅程,不過我必須深觀,才能認出你的新貌。這樣我就不會那麽痛苦了。”

 

  假設你忘了無常的定律而執著於一朵雲,那麽雲一旦變成雨,你就會開始悲泣:“噢!天哪!我的雲已經不見了。沒有它,我要怎麽活下去呢?”

  這時你如果懂得深觀的修持,你會看見雲已經換上了霧或是雨的新貌。雨正在微笑,歡唱著,從天而降,富含生機,充盈著美。但是你太健忘了,所以無法認出雲的新貌。你深陷在哀傷裏,你不斷地哭泣,然而雨正召喚著你:“親愛的,親愛的,我在這裏,看看我吧!”可是你一直忽略了雨的存在。這雨不就是那朵雲的延續嗎? 事實上,雨即是那朵雲。

 

  當你看著那朵雲的時候,你或許很想和它一樣飄浮在天際。能夠像雲一般飄浮在天際,不知有多麽美妙!你一定會覺得逍遙自在。當你看見雨灑落了下來,歡唱著,創造出曼妙的音樂,你也會渴望自己就是雨。雨潤澤了所有的植物以及無數的眾生,能夠成為雨,該有多麽美好!

  你認為雨和雲是相同的,還是相異的? 山頂的積雪是那麽潔白、那麽無瑕、那麽幽美,實在太迷人了,因此你或許也渴望自己能夠像雪一樣。有時你看著眼前的溪水,它是那麽清澈美好,你也想和它一樣永不停息地流著。雲、雨、雪、水,它們是四種截然不同的東西,還是源自於同一個實相,同一種存在的基礎?

 

  無懼是幸福的基礎

 

  在化學裏,我們稱水的存在基礎為H2O:兩個氫原子加上一個氧原子。有了這個存在的基礎,分子和其他的東西就可以示現了:譬如雲、雨、雪、水。身為雲真是好極了,但成為雨也很好,甚至成為雪或水都很好。雲若是能記住這一點,那麽當雲快要變成雨的時候,它就不會驚恐了。它會記得作為雲雖然是很美的事,但是變成從天而降的雨也是很美的事。

  雲如果不受制於生滅、存在或不存在的觀念,恐懼就不會生起。若是從雲的身上學會了這件事,我們就能培養出無懼的精神。無懼是幸福真正的基礎。只要心中還有恐懼,快樂就無法全然。

 

  修持深觀,你會看見自己的本性是不生、不滅、無存在、無不存在、無來、無去、無同、無異的。一旦看見這個真相,你就能擺脫恐懼了。你會從渴欲和嫉妒之中解脫出來。無懼即是至樂,如果擁有了無懼的洞識,你就自由了。如同所有偉大的解脫者一樣,你將會心安理得隨順生死的巨浪。

 

  條件具足便示現,條件不足就隱匿起來

 

  萬物的真實本性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的。我真實的本性也是無來無去的。條件如果具足,我就示現出來;條件不足,我就隱匿起來。我哪兒也沒去。我能去哪兒呢? 我只是藏起來罷了。

  如果你心愛的人剛剛過世,也許很難克服心中的失落感。你可能會不停地流淚,但還是請深入地觀察。深觀這一劑神奇的解藥,或許能幫助你克服痛苦,使你認清心愛的人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的。

  因為我們的誤解,所以我們認為心愛的人“過世”之後就不存在了。我們執著於這個人的形體——諸多面貌中的一種示現,所以這個形體一消失,我們就會感到哀痛不已。

  然而我們心愛的人還是存在著,他就在我們四周,在我們心中,對著我們微笑。落入幻象中的我們無法認出他來,所以我們才說:“他不存在了。”我們一遍又一遍地問著:“你在哪裏?為什麽留下我一人孤單地面對生活?”由於我們的誤解,痛苦才會那麽強烈。然而雲並沒有消逝,我們心愛的人並沒有逝去。雲以不同的形式展現自己,我們心愛的人也換上了不同的形體。如果能體認到這一點,我們就不會那麽痛苦了。

 

 

文章來源: http://iiisss.blog.hexun.com.tw/26278028_d.html

Divine Cosmos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