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我聽到你談過關於放鬆的價值,但是當一個人在工作的時候要如何放鬆?


奧修:
  整個社會都以工作為目的在運作,它是一個工作狂的社會,它不想要你去學習放鬆,所以打從孩提時代開始,它就將反對放鬆的概念放進你的頭腦裏。


  我並不是叫你整天都放鬆。你還是可以好好地工作,但是也要找出一些時間來為你自己,而那只能在放鬆當中找到。你將會感到很驚訝,如果你能夠在一天二十四小時裏面抽出一兩個小時來放鬆,它將能夠使你更深入地瞭解你自己,它將能夠改變你外在的行為,你將會變得更寧靜、更鎮定,它將能夠改變你工作的品質,它將會變得更藝術、更優雅,你將會犯比以前更少的錯,因為現在你的心神比較凝聚、比較歸於中心。放鬆具有奇蹟般的力量。


  它並不是懶惰。一個懶惰的人從外在看起來好像他什麼事都不做,但是他的頭腦卻跑得很快,而一個放鬆的人,他的身體很放鬆,他的頭腦很放鬆,他的心也很放鬆。只要在身體、頭腦和心三個層面都放鬆兩個小時,你就變得幾乎不存在一樣。在這兩個小時裏面,他的身體恢復了,他的心恢復了,他的聰明才智也恢復了,你可以在他的工作裏看到所有這些恢復。


  他將不會是一個失敗者,雖然他不會再對事情那麼狂熱,他也不會再不必要地跑來跑去,他會直接到達他所想要去的那個點,他會去做那些需要做的事,他不會去做那些不必要的瑣事,他會只說那些需要說的話,他的話語將會變得好像電報一樣,他的動作將會變得很優雅,他的生命將會變成一首詩。


  放鬆能夠蛻變你,使你達到一個很美的高處,它是一種非常簡單的技巧,在它裏面並沒有太多的東西,只是在剛開始的幾天裏面,因為舊有習慣的關係,你會發覺它蠻難的,但是最後放鬆一定會來到你身上,它將會帶來新的光到你的眼睛裏,它將能夠使你的存在變得更新鮮,它將能夠幫助你去瞭解靜心是什麼。它就在靜心這個的門外幾步路的地方。當你的放鬆變得越來越深,它就變成靜心。

 


問題: 能否請你談論一下關於放鬆的事? 我覺知到有一種緊張深藏在我的核心,我在懷疑,我好像從來沒有完全放鬆過。


奧修:
  全然放鬆是最終的,那是當一個人成佛的狀態,那是達到成道或基督意識的狀態,你目前還無法全然放鬆,在最內在的核心,緊張還繼續存在著。


  但是要開始放鬆,從外圍開始,那是我們所在的地方,我們只能夠從我們所在的地方開始。先放鬆你整個存在的外圍——放鬆你的身體,放鬆你的行為,放鬆你的行動。以放鬆的方式走路,以放鬆的方式吃東西,以放鬆的方式來談話或傾聽,將每一個步驟都慢下來,不要匆匆忙忙,不要急急忙忙,要好像整個永恆都是你的一樣來行動,事實上,它真的都是你的。我們從最開始就在這裏,到了結束,我們也將會在這裏,如果有開始也有結束的話。事實上是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我們一直都在這裏,我們也將永遠都會在這裏。形式會一直改變,但是那個內容物是不變的,外在的衣服會一直改變,但靈魂是不變的。


  緊張意味著匆忙、恐懼和懷疑,緊張意味著一種經常性的努力,想要去保護,去成為安全的,緊張意味著現在就為明天準備,或是為來生準備、害怕說明天你將無法面對事實,所以要好好準備,緊張意味著你並沒有真正去經歷過去,而只是繞過它,它還懸在那裏,它是一種殘留,它仍然圍繞著你。


  記住一件生命中非常基本的事:任何沒有真正去經歷的經驗都會懸在你的周圍,都會持續發出訊息說:「結束我!經歷我!完成我!」每一個經驗都具有一個固有的品質,它傾向於想要被結束、被完成。一旦被完成了,它就蒸發了,如果沒有被完成,它還會持續,它會折磨你,它會縈擾著你,它會吸引你的注意,它會說:「你到底要怎麼處置我?我還沒有完成,快來滿足我!」


  你的整個過去都懸在你的周圍,沒有一樣東西是完成的,因為沒有一樣東西真正被經歷過,每一樣東西都以某種方式被繞過,都只有一部份被經歷,都只是馬馬虎虎,都只是溫溫的,沒有強度,也沒有熱情,你就好像一個夢遊症患者一樣在行動,因此過去的事情仍然懸在那裏,而未來則造成恐懼。那個唯一真實的存在,那個介於過去和未來之間的現在卻被壓扁了。


  你必須從外圍開始放鬆,放鬆的第一步是身體,要盡可能記住去看你的身體,看看在你身體的某些地方是否攜帶著某種緊張,比方說在頸部、在頭部或是在腳上。有意識地將它放鬆,只要去到身體的那個部份,說服那個部份,很有愛心地告訴它說:「放鬆!」


  你將會感到很驚訝,如果你去接近你身體的任何部份,它會聽你的話,它會跟隨你——那是你的身體!閉起你的眼睛,進入到身體裏面,從頭到腳,找尋任何有緊張的部位,然後跟那個部位說話,就好像你在跟一個朋友說話一樣,讓你跟你的身體之間有一個對話,叫它放鬆,告訴它說:「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不必害怕,我是要來照顧你的,你可以放鬆。」漸漸、漸漸地,你就會學到它的訣竅,然後身體就會變得很放鬆。


  然後再採取下一步,更深入一些,叫頭腦放鬆,如果身體能夠聽你的話,頭腦也能夠聽你的話,但是你不能夠從頭腦開始,你必須從起點開始,你不能夠從中間開始。有很多人從頭腦開始,而他們失敗了,他們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從錯誤的地方開始,每一件事都應該以正確的順序來做。


  如果身體能夠按照你的意思來放鬆,那麼接下來你也能夠幫助你的頭腦按照你的意思來放鬆。頭腦是一個更複雜的現象,一旦你變得很有自信說身體能夠聽你的話,你對你自己就會有一種新的信任,現在甚至連頭腦都可以聽你的話,頭腦的部份需要花長一點的時間,但是它會發生。


  當頭腦已經放鬆下來,那麼就開始放鬆你的心——你的感情和情緒的世界,它甚至比頭腦來得更複雜、更微妙,但是現在你已經可以帶著信任來行動,你已經對你自己有很深的信任,現在你已經知道它是可能的,如果在身體和頭腦的部份,它都是可能的,那麼在心的部份,它也應該是可能的。唯有當你經歷過這三個步驟,你才能夠採取第四個步驟,現在你可以進入到你存在最深處的核心,它是超越身體、頭腦和心的,那是你存在的最核心,你也能夠將它放鬆下來,那個放鬆的確可以帶來最大的喜悅或最終的狂喜,那就是接受,你將會充滿喜樂,並且歡欣鼓舞,你的生命將會有一種跳舞的品質在裏面。

 

Freedom  

 


  除了人以外,整個存在都在跳舞。整個存在都處於一種很放鬆的運動狀態,它在運行,那當然,但它是完全放鬆的。樹木在成長,小鳥在吱吱喳喳,河流在流動,星星在運行,每一樣東西都以一種很放鬆的方式在進行……不慌不忙,沒有擔心,也沒有不必要的耗費。人是例外,人已經成了他頭腦的受害者。


  人可以提升到神之上,也可以掉到動物之下,人涵蓋著一個很大的範圍,從最低的到最高的,人是一個階梯。


  從身體開始,然後慢慢、慢慢地深入。除非你已經解決了那個最基本的,否則不要去開始任何事情。如果你的身體是緊張的,不要從頭腦開始,要等一等,先從身體下功夫,一些小小的事情會有很大的幫助。


  比方說,你以某種速度在走路,那已經變成習慣性的、自動的。現在試著走慢一些。佛陀曾經對他的門徒們說:「非常慢地走路,每一步都非常有意識地走。」如果你每一步都非常有意識地走,你一定會走得很慢。如果你在跑步,急急忙忙的,你將會忘記去記住,因此佛陀走得非常慢。


  走得很慢試試看,你將會感到很驚訝,有一種新的覺知的品質會開始發生在身體。慢慢地吃,你將會感到驚訝——你會變得很放鬆。做每一件事都慢慢來……只是為了要改變舊有的模式,只是為了要走出舊有的習慣。


  首先身體必須變得完全放鬆,就好像一個小孩,當你做到了這一點之後,進入到頭腦。你的做法要很科學,先從簡單的開始,然後再進入到複雜的,然後再更複雜的,唯有到那個時候,你才能夠在最終的核心放鬆……


  放鬆是最複雜的現象之一,它非常豐富,是多層面的。所有這些事情都是它的一部份:放開來、信任、臣服、愛、接受、隨波逐流、跟存在合一、無我和狂喜。所有這些都是它的一部份,如果你學到了放鬆的方式,所有這些會開始發生。


  你們所謂的宗教都使你變得非常緊張,因為他們在你裏面創造出罪惡感,在此我的努力是要幫助你去除所有的罪惡感和所有的恐懼。我想要告訴你們:沒有地獄,也沒有天堂,所以,不必害怕地獄,也不必貪婪天堂,一切存在的都是在當下這個片刻,你可以使這個片刻變成一個地獄或是一個天堂——那的確是可能的——但是在其它地方並沒有天堂或地獄。當你很緊張的時候就是地獄,當你很放鬆的時候就是天堂。全然地放鬆就是天堂樂園。

 

 

- 摘自奧修《靜心與健康上》

http://www.osho.tw/ebook/book26_06.htm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