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僧人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越南,每個鄉村的寺院裡都有一口大鐘,像歐美各地的教堂一樣。無論何時,只要鐘聲響起,所人的鄉民都會停下手頭的活計,靜佇片刻,注意他們的呼吸。在梅村,我在法國居住的地方,也是同樣的情形。每次聽到鐘聲的瞬間,我們就感到我們的心回到了自身,並愉快地體味著自己的呼吸。吸的時候,我們悄聲自語:"聽呵,聽呵" 呼的時候,我們念言:"這美妙的鐘聲把我帶回了我真正的家園。"

 

  我們真正的家只在當下,能活在當下是一種奇跡。奇跡不是在水面上行走,而是此刻漫行於綠茵茵的原野上,欣賞眼前一切可見的寧靜與美。寧靜無處不在,它包圍著我們,浸潤著我們;它在外面的世界裡,在大自然中,也在我們的肉體和靈魂裡。一旦我們學會品味寧靜,我們的生命就將得到療救和改造。這不是一個信仰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的問題,我們只要能找到使我們的身心回歸當下的方法,就能感受到一切清新和生機勃勃的美妙事物。

 

  去年在紐約乘坐出租車時,我注意到司機的情緒很低落。他沒有活在當下,他的心中沒有寧靜,沒有愉悅,沒有意識到他開車時他正在活著這一事實。這一點從他開車的方式中體現出來了。我們當中有許多人不也是這樣嗎?我們的心忙得團團轉,但從未全神貫注於手頭正在做的事情;我們缺乏寧靜的心境:我們的身體在這兒,可我們的心卻在別處迷失在過去或未來中,被煩惱、沮喪、希望以及夢想所占據。我們並沒有真正地活著,我們像個幽靈。倘若此時我們可愛的孩子跑過來朝我們微笑,我們可能會完全視若無睹,而他會失望地從我們身邊走開。多麼遺憾啊!

 

  在《局外人》這篇小說中,阿爾伯特·加繆描寫了一個幾天以後將被處以死刑的人。他獨自坐在單人牢房裡,順著日光,他注意到一小方藍天。突然間,他感到與生命、與當下的聯繫是如此緊密,他發誓要放下一切,專注地度過剩下的幾天,享受每一剎那。後來的幾天,他確實這樣做了。執行死刑的前三個小時,牢房裡來了一位牧師,來接受囚犯的懺悔,為他舉行臨終儀式。但是這位囚犯只想一個人呆著。他想盡各種辦法,才把那個牧師支走。牧師走後,他自言自語地說:"這個牧師是個活死人。"他看到,想要拯救他的那個人,比他一個即將被執行死刑的人更像死人。

 

  我們中的許多人,雖然活著,但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活著,因為我們沒有能夠感受到當下的生命。如加繆所言,我們像活死人。在這裡,我很願意提供給大家幾種簡單的練習方法,這些方法能使我們身心合一,體驗到當下的生命。第一種方法就是注意呼吸,我們人類做此種練習已經有三千多年了。當我們吸氣時,我們知道我們在吸;呼氣時,我們知道我們在呼。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我們可以觀察到我們周圍和內在的許多快樂的因素,我們真正能夠享受體察呼吸和我們在活著這一事實的樂趣。

 

今日節

 

  我們只有在當下才能發現生命。我認為我們應當設一個節日來慶祝這一事實。我們有為各種各樣的重要事件而設的節日:聖誕節、新年、母親節、父親節,甚至"地球日"為什麼我們就不能選一天作為節日,來慶祝我們在這一天中能夠整日愉快地生活在當下呢?我想宣布今日為"今日節",這個節日專門用於親近大地、天空、樹木,以及品味存在於當下的寧靜。

 

擁抱一棵樹

 

  十年前,我在我的茅舍外種了三株美麗的喜馬拉雅山雪杉。現在,每當我從其中的一棵身邊經過時,我都要向它鞠躬,用我的臉頰蹭它的皮,擁抱它。當我注意自己的呼吸時,我仰望著它的枝幹和美麗的葉子。擁抱樹使我獲得了許多寧靜和支持。撫摸樹,你和樹都感到巨大的快樂。樹是優美的,結實的,令人神清氣爽的。你想擁抱一棵樹,它永不會拒絕。樹是可信賴的,我甚至曾教過我的學生做擁抱樹的練習。

 

  在梅村,我們有一棵美麗的椴樹。每年夏天它給成百上千的人提供清涼與歡樂。幾年前在一場暴風雨中,它的枝丫都折斷了,整棵樹幾乎死掉。當我看到暴雨後的椴樹時,我差點兒哭出來。我渴望撫摸它,但這撫摸並未給我帶來多少歡樂。看到這棵樹飽受蹂躪,我決意設法幫助它。幸運的是,我的朋友斯科特·邁耶爾是個園藝家,他精心地照料它,現在它甚至要比從前更茁壯、更美麗。如果沒有這棵樹,梅村將不再是梅村了。任何時候只要可能,我都要撫摸它的皮,並且深深地體味它的存在。

 

擁抱自然、回歸存在之根  

 

帶著愛與同情來感知我們自身

 

  以觸摸樹的同樣方式,我們可以帶著感情去觸摸自己或他人。我們有時想把一顆釘子釘進木頭中,可沒有敲著釘子,卻砸到了手指頭,我們立即放下錘子去照拂傷指,實行急救,對它給予同情與關懷,千方百計地醫治它。為了使傷口盡快痊愈,也許我們需要一個大夫或護士來幫忙,但是我們也需要同情和快樂。每逢我們痛苦時,帶著感情去體驗它,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即使這痛苦是在我們體內,在心、肝、肺中,我們也可以有意識地去體驗它。

 

  我們的右手觸摸過左手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肯定不是有意識的。讓我們一起來試驗一下:呼吸三次,然後有意識地用你的右手去摸左手。你注意到了嗎,當你的左手感到安慰和愛意時,你的右手同樣也感受到了。這種練習對雙方都是有益的,不是單單為了一方。當我們看到某人正處於痛苦之中時,如果我們帶著同情去撫慰她,她會感受到來自我們的安慰與愛。當我們自己處於痛苦中時,我們也同樣可以這樣做。這種方式的撫摸,可使每個人都受益。最好的觸摸方式是有意識的,自覺的。你們知道下意識的觸摸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早上洗臉時,你可能觸到你的眼睛,但是你沒有意識到你正在觸摸它們,你也許在思考其它的事情。但如果你專注地洗臉的話,意識到你有眼睛可以看東西、你的洗臉水來自遠方的源泉,洗臉對於你來說就有了更深的含義。當你觸摸到你的眼睛時,你可以對自己說: "吸我注意到我的眼睛了:呼我對我的眼睛微笑……"。

 

  我們的眼睛可以使人振作,使人恢復生機,獲得寧靜。我們在錯誤的東西上傾注了那麼多的注意力,為什麼不能注意一下精彩的和令人耳目一新的東西呢?我們極少抽出時間來關注我們的眼睛。如果我們有意識地用手去觸摸眼睛,就會注意到我們的眼睛是無價之寶,是我們幸福的源泉之一。那些喪失視力的人覺得,如果他們能像我們一樣看得見東西,那他們就已經是在天堂裡了。而我們只須張開眼睛,就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事物:藍天,優美的山巒,樹木,雲朵,河流,孩童,蝴蝶……僅僅坐在這裡欣賞這些色彩和形狀,我們就能感到極大的愉快。"看" 是一個奇跡,是我們感到愉快的條件之一。然而大多數時候,我們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並不認為自己是在天堂裡。

 

  當我們練習吸氣、注意到我們的眼睛時,呼氣、對我們的眼睛微笑時,我們體會到了真正的寧靜和愉悅。心臟的練習是一樣的。 "吸氣,我注意到我的心臟了;呼氣,我對我的心臟微笑。" 這樣練習幾次以後,我們就會意識到,為了維持我們的生命,心臟多年來一直日夜不停地辛苦工作。它每天不間斷地吐納數千加侖的血液,甚至在我們睡覺時,它還繼續工作著,為我們帶來舒適與寧靜。我們的心臟是寧靜和愉快的要素之一,但是我們卻不會去體味或欣賞它。我們只注意那些使我們痛苦的事物,而且因為這一點,我們的心臟承受著來自我們的種種焦慮情緒、各種強烈感情以及飲食方面的壓力。

 

  上述情形侵蝕了我們的寧靜和歡愉。當我們練習吸氣、注意心臟,呼氣、對心臟微笑時,我們的心情就會變得豁然開朗。我們如此清晰地看見了我們的心臟。當我們對心臟微笑時,我們就是在有意識地對它進行按摩。如果我們知道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該喝什麼、不該喝什麼,以及應當避免哪些焦慮和失望,我們就可以使心臟保持健康。對身體裡的其它器官,我們也可以做同樣的練習。例如肝臟: "吸氣我知道為了維持我的良好狀態,我的肝臟一直在努力地工作;呼氣我發誓不喝太多的酒以免損傷肝臟。" 這叫做 "愛的冥想" 。我們的眼睛是我們,心臟是我們,肝臟也是我們。如果我們不能愛自己的心臟、肝臟,又怎麼可能愛其他的人呢?練習愛,首先要練習直接面向我們自身:照料我們的身體,照料我們的心臟、肝臟,帶著愛與同情來感知我們自身。

 

  當我們牙疼時,我們知道牙不疼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吸氣我注意到我的牙不疼;呼氣,我牙不疼,我對此微笑。" 我們可以用意念來感知我們牙不疼的狀態,甚至可以用手。當我們得了氣喘病,幾乎不能喘氣時,或哪怕僅僅是鼻塞,我們就會意識到,能自由呼吸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每天我們接觸不該接觸的事情。隨之而來的後果是,我們變得越來越不健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得不學著練習去感受我們體內和周圍的健康事物的原因。當我們與我們的眼睛、心臟、肝臟、呼吸、健康的牙齒接觸並享受它們的時候,我們就會明白獲得寧靜及愉悅的種種條件本已存在。當我們專注地行走並用腳去感知泥土時,當我們與朋友喝茶、品味著茶香與友情時,我們便得到了寧靜,而且我們還可以將這份寧靜帶給社會。我們過去受苦受難越多,現在就可能越健康。因為我們可以學習將煩惱轉變成對友人和社會有益的洞察力及智慧。

 

奇蹟是在大地上行走

 

  我們不必為進入天國而死。實際上我們不得不做的事情是:充分地活。當我們吸氣、呼氣、擁抱一棵美麗的樹的時候,我們就是在天國裡。當我們有意識地呼吸時,關注我們的眼睛、心臟、肝臟和無痛苦的牙齒時,我們立刻就被帶入了天堂。寧靜就在眼前,我們只需要去感知它。當我們真實地活著的時候,我們就會明白:樹是天國的一部分,我們也是。整個宇宙都在極力向我們揭示這一事實,但是我們卻是那麼麻木不仁,甚至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去砍伐樹木。

 

  如果我們想步入人間天堂,只需要有意識地行走和呼吸就夠了。當我們感受到寧靜的時候,一切事物都變得真實起來。我們成為自己,完全活在當下。樹、我們的孩子以及所有其它一切事物,都帶著它們全部的光輝,展現在我們面前。 "奇跡是在大地上行走," 這個宣言是臨濟禪師說的。奇跡不是在稀薄的空氣中或水面上行走,而是行走於大地上。大地是美麗的。我們也是。我們可以讓自己全神貫注地行走,以我們的每一個步履去感知大地我們勝妙的母親。我們不必祝福朋友 "願寧靜與你同在" 寧靜已與他們同在。我們只須幫助他們培養起能夠每時每刻感知寧靜的習慣就夠了。

 

 

文章來源: http://www.sinc.sunysb.edu/Clubs/buddhism/beingpeace/14.htm

极静的美景  

 

Photography by Marius Sabo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