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G  

 

尼爾:為什麼希特勒會去天國?我知道你剛剛試圖解釋過,但我就是需要更多一些。而這些事件背後究竟有什麼目的呢?而這更大的目的,又如何跟希特勒和其他暴君有關呢?


神:讓我們先說目的。 所有的事件,所有的經驗,都以創造機會為目的。事件與經驗就是機會。 既不多,也不少。 認為它們是“魔鬼的產品”,“神的懲罰”,“上天的報償”,或任何這類 的東西,都是不對的。它們只是事件與經驗—發生的事。 是我們認為它們如何,為它們做了什麼,對它們產生什麼反應,而給 了它們意義。

 

事件與經驗都是被拉向你的機會—被你個人或群體,透過意識所創造。 意識創造經驗。你們在試圖提升你們的意識。你們把這些經驗拉向你們以便可以把它們用做工具,以創造和體驗你們是誰。你們是誰的那個存在體,比你們現在所展示的這個存在體的意識要更高。

由於我的意願是讓你們知道和體驗你們是誰,我乃允許你們把你們所選擇去創造的任何事件或經驗拉向你們,以便這樣做。 這宇宙遊戲的其他遊戲者也時時會加入你們的行列—有時是短暫相遇,有時做臨時參與者,有時做短期夥伴,有時做長期互動者、親戚、家人、珍愛的人或生命之道的伴侶。

這些靈魂是被你們拉向你們。你們也被他們拉向他們。那是一種相互創造性的經驗,表示著雙方的選擇與渴望。

 

 

沒有一個到你身邊來的人是偶然的。

沒有偶然這個東西。沒有什麼事是隨便發生的。

生命(生活)不是偶然的產物。

事件,和人一樣,是被你拉向你,為的是自己的目的。大型的全球經驗和發展是群體意識的結果。它們是被你們群體的整體拉向你們,是你們群體的整體之選擇與欲望的結果。

 


尼爾:你用“你們群體”一詞是什麼意義?

 

神:群體意識(group consciousness)是一個並沒有被人廣泛瞭解的東西然而它卻力量極為強大而如果你們不當心則往往會超過個人意識。因此如果你們希望你們在地球上的大生活經驗得以和諧你們就必須不論做什麼或去何處都要致力於創造群體意識。

 

如果你現在處在一個群體中,此群體的意識又不能反映你的意識,則離開此群體乃是明智之舉,不然它會帶著你走,它會走向它要走向的地方,而不管你要不要去。如果你找不到一個群體其意識跟你的相配,則去做一個群體的起源。其他有相似意識的人會被你吸引。


為了你們的星球有長遠而重大的改變,個人和小群體必須去影響大群體--到最後,是去影響最大的群體,即全人類。你們的世界以及其處境,是所有在那裏的生活者之全部意識的反映。正如你在周遭所看的,有許多工作仍需待作--除非你們滿足於現在的世界。令人吃驚的是,大部分人滿足,這乃是為什麼世界不改變。

 

這個世界所推崇的是分別,而不是相同;意見的不一致是由衝突與戰爭來解決--而大部分人卻滿足於此。

這個世界是適者生存,「強權即真理」,競爭在所必須,而勝利是至高的善--大部分人卻滿足於這樣一個世界。如果這樣一種體制也製造了[失落者]--失敗者,那就讓它製造吧--只要你自己不在其中就好。

即便這樣一個模式,使被人認為[錯]的人常遭屠殺,[失敗者]饑餓而無家可歸,不[強]的人遭壓迫和剝削,大部分人還是滿足於此。大部分人認為跟他們自己不同的,就是[錯]的。宗教上的不同,特別不被容忍;社會、經濟或文化方面的許多不同,也是如此。

 


上層階級對下屬階級剝削,卻自鳴得意的美其名曰改善了犧牲者的生活,說他們以被剝削之前過得更好。上層階級以如此的方式忽視了真正的公正--就是所有的人因當如何被對待--而不僅是使可怕的處境變好一點點,卻從中得取骯髒的利益。

聽到任何有別於目前體制的體制,大部分人都會嘲笑,說競爭,屠殺,與[勝利者分髒]這類行為,乃是使他們的文明之所已偉大之處,大部分人甚至認為沒有別的自然之路可行,認為這樣做是人類的天性,認為以別的方式做為,會殺掉驅使人成功的內在精神。(沒有人問[成功什麼?])

 

真正啟蒙過的人,故然難與瞭解你們這套哲學,可是你們星球上大部分的人卻深信不疑,而這乃是為什麼大部分人不顧及受苦的大眾,對少數民族的壓迫,下屬階級的憤怒,或自身及親人以外任何別人的生存必須條件。

大部分人並沒有看出,他們是在毀滅地球--那賦予他們生命的星球--因為他們的行為只求自己富裕。另人吃驚的是他們目光短淺到不能看出短期的所得會造成長期的損失,而這本是經常發生的--也會再度發生。

 

大部分人會害怕群體意識這個概念。這個概念類似於集體利益(群體的善),單一世界觀或跟萬物一體的神,而不是與之有分別的神。

凡是能導致合一的事物,你們就害怕,而凡是那有分別之作用的,你們就加以推崇,這造成了分歧與不和諧--然則你們似乎連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都不具備,繼續你們的行徑,造成同樣的結果。

 

不能把別人的痛苦像自己的痛苦那般體驗,乃是使痛苦繼續下去的原因。

 

「分別」使人冷漠,使人產生虛假的優越感。合一產生悲憫與同情,產生真誠的平等。 在你們星球上所發生的事情 ---- 一成不變已經三千年 -- 我已說過,是你們群體--就是你們星球上整個的人群--的集體意識之反映。 這一種層次的意識,最好的形容詞就是『原史』。

 

尼爾:嗯,沒錯。不過,我們好象又離開了原來的問題。

 

神:其實沒有。你問希特勒的事。希特勒經驗之所以可能,是由於群體意識所產生。許多人說希特勒操縱了群體--也就是他的國人--用的方法,是他的狡詐和滔滔善變。但這種說法卻是一種方便說法,把一切的罪則都推到希特勒身上--這不是人民大眾所要的方式。

 

但如果不是數以百萬計的民眾支持他,跟他合作,寧願屈服,則希特勒什麼也不能做。自稱為日爾曼人的這一小群,必須為大屠殺負起重大的責任。同樣,這稱之為人類的大群,也必須負起重大的責任。因為這人類大群即使並沒有做什麼,卻也是漠然的允許,漠然於德國所發生的痛苦--直至其情況是如此之深,以至於連心腸最冷硬的分離主義者也不再能漠然為止。所以,是集體意識提供了納粹運動的沃土。希特勒只是抓住了時機,但並不是他創造了這個運動。

 

必須要懂得這其中的教訓。一個持續在強調分別和優越感的群體意識,會使悲憫之情大大消失,而悲憫之情的消失,則無可避免的會隨之與良心的喪失。 以狹隘的民族主義為基礎的集體概念,會忽視他人的苦難,卻會要所有的別人為你們的苦難負責,因而為報復和戰爭製造藉口。 希特勒經驗的可怕並非在他把此經驗加諸於人類身上,而是人類允許他去做。

 

另人吃驚的不僅是希特勒的出現,而是還有那麼多人同行。可恥的不僅是希特勒屠殺了好幾百萬猶太人,而是在希特勒被迫住手以前,必須有好幾百萬的猶太人被屠殺。 希特勒經驗的用意,乃是向人類顯露它自己的面貌。

整個歷史中,你們都不乏出眾的教師,向你們顯示機會,讓你們記得你們真正是誰。這些教師向你們顯示了人類的最高潛能和最低潛能。

他們向你們呈現了生動的,另人透不過氣來的例子,讓人知道做為人,可以是什麼樣子--由於人的意識,你們有許多人能夠走向何處,願意走向何處,會走向何處。

 

務須記得:意識是一切,它會創造你們的經驗。群體意識力量強大,會製造出無可言說的美麗與醜惡。而選擇則總由你們。

 

如果你們不滿意與你們的群體意識,就要想辦法改變它。改變別人意識的最佳途徑,就是你,以身做則。

如過你自己不夠,則組成一個自己的群體--讓自己成為你們想要別人去經歷的那種意識之泉源。當你們身體力行他們就會--願意--去經歷。 是從你開始。一切事情,樣樣事情。

 

你想叫世界改變? 那就先把你自己世界裏的事改變。

希特勒給了你們最好的機會這樣做。希特勒經驗--像基督經驗--向你們顯示了你們自己的面目,其意義和真理是深遠的。然而,這些較深遠的覺醒--不論是希特勒的,還是佛陀的;成吉思汗的,還是海爾.克裏希那的;匈奴人阿鐵拉的,還是耶穌基督的--只有在你們記得他們時才存在。

 

 

這乃是為什麼猶太人要建立大屠殺紀念碑,要求你們永不忘記。因為你們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小塊希特勒--不同的只是程度。

 

盲從

 



尼爾:所以,希特勒是被派遣給我們的,向我們提供一個教訓,讓我們知道人可以做出多麼可怕的事,人可以墮落到多麼深的地步的?

 

神:希特勒不是被派遣給你們的。希特勒是由你們所創造的。他起於你們的集體意識。沒有這種集體意識,他們不可能存在。這就是你們的教訓。 分別種族隔離和優越意識----[我們]有別於[他們]的意識----乃是希特勒經驗的創造者。

 

神聖兄弟情誼和一體----而非[我的或你的]意識則是基督經驗的創造者。 當痛苦是[我們的],而不只是[你們的];當歡樂是[我們的],而不僅是[我的];當整體生活經驗是我們的,則就終於是真正的了----真正整體的生活經驗。

 


尼爾:為什麼希特勒到天國去了?

 

神:因為希特勒沒有做任何[錯]事。他只是做了他做的事。我們要再次提醒你:有許多年的時間,上百萬的人都認為他是[對]的。他怎麼可能會不認為如此呢?

如果你冒出某個瘋狂念頭,而上千萬的人都同意,你就很可能不會覺得自己很瘋狂。 這個世界--終於--認定希特勒是[錯]的了。這乃是說,世界上的人對他們是誰和他們選擇做誰,參照希特勒經驗,做了新的評估。 他拿出一把尺來,設了一個參數,一個界線,依此我們可以測量和限制我們對自己的觀念。基督所做的也是同樣的事,只不過是在光譜的另一端。

 

還曾有過別的基督,別的希特勒。以後還會再有。所以要警覺。因為高等意識和低等意識的人都走在你們之間----正如你們走在他人之間。你又帶著什麼意識呢?

 


尼爾:我還是不明白希特勒怎麼可能會去天國。他所做的事怎麼會得到那樣的報償呢?

 

神:首先,要瞭解,死並不是一件結束,而是一種開始。不是一種可怖之事,而是一種喜悅。他不是一種關閉,而是一種開啟。 你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是它結束的時候。這是因為它並不結束,而是以如此輝煌的方式繼續,如此充滿了和平,智慧與喜悅,以致難以描繪,也無法讓你們瞭解。 所以,你首先要瞭解的--如我已經向你解釋的--是希特勒並未傷害任何人。在某種意識上說,他並沒有造成任何痛苦,他只結束了它。 佛陀曾說[生是苦],他說的對。

 

尼爾:但即使我接受這種說法,可是希特勒卻並不知道他實際上是在做好事。他以為他在做壞事。

 

神:不,他不曾以為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他實際上認為他是在幫助他的人民。而這是你所未能瞭解的。 任何人,以他自己的世界模型而言,都沒有做任何[錯]事。如果你以為希特勒明白自己瘋狂,還一直做著瘋狂的事,則你對人性經驗的複雜性尚一無瞭解。

 

希特勒以為他對自己的人民做了好事。而他自己的人民也認為他如此!這才是瘋狂之所在!德國大部分的人民都同意他!

你們宣稱希特勒[錯]了。好。由這個尺度你們又重新界定了自己,對自己知道的更多一點。好。但不要因希特勒為你們把這個尺度顯示出來而詛咒他。 必得有人做這種事。 如果不是熱,你們無法知道冷;如果不是下,你們無法知道上;如果不是右,你們無法知道左;不要詛咒其一而祝福其二。因為這樣乃是未能瞭解。

 

 

- 節錄自《與神對話II》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