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有個小男孩,常常用手抓自己的頭,有一天,他爸爸看著他又在抓頭時,忍不住問他:「我說兒子啊,你幹嘛沒事老在抓頭呢?」

  「這個嘛,」做兒子的回答:「我想那是因為我是唯一知道我的頭在發癢的人。」

  這談的就是你的內在感官!知道的人只有你,別人無從發現起,光從表面是看不出來的。你頭痛時只有你知道,你無法提出證明;你快樂時也只有你知道,你無法提出證明,你不能將你的頭痛或快樂攤在桌面上,供別人觀察剖析一番。

  事實上,內在感官來自你內在深處!你甚至沒辦法證明它的存在,這是科學之所以不承認它的原因,但這樣做很不人道,因為即使是科學家本身,當他感受到愛的時候,他內在會有個感覺,是有什麼在那裏!那既非東西,也無法拿得出來給別人看,但是確實存在。

  內在感官有自己的生命,可是科學上的訓練使人們對內在感官失去信任,他們寧可相信別人。你是如此倚賴別人,要是有人對你說「你看起來很快樂」,你也就開始覺得自己是快樂的。假如有二十個人決定要讓你不好過,你就會不好過;他們只需要整天對你講一樣的話,每當他們看到你的時候,只需要對你說:你看起來一副沮喪的樣子,怎麼啦,是誰過世還是怎麼樣了,你於是開始懷疑:這麼多人都說你不快樂,大概是真的。

  你對別人的意見是那般深信不疑,你的內在感官已經失去感覺,你必須重新發掘你的內在感官,因為一切美麗、神聖的事物,只有內在感官才能感受得到。

  別再受他人說的話影響,開始往內在去看……讓你的內在感官對你說話,信任它,如果你信任它,就等於給它支持,它將會成長茁壯。

 

  神不是一個人,而是終極的幸福感,你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我屬於這世界,這世界也屬於我,我不是異鄉的遊子,也不是局外人。最終的感覺,也是存在性的感覺是「整體與我之間並無距離」。這樣的體驗就是神,不過,唯有當你啟用你的內在感官時,你才有機會體驗神。

  開始讓你內在感官運作起來!給它愈多機會愈好,別老是尋求權威倚靠,別問他人的意見!讓自己獨立一點,多用感覺,少用思考。

  去看一朵玫瑰花,不要像只鸚鵡一樣馬上說:「好漂亮的一朵花」,這樣的話可能是你從小就聽來的,於是每當你看到玫瑰花時,你就重複一樣的話,你真的是這樣覺得嗎? 那是出於你內在的感覺嗎? 如果不是的話,就別說出口。

  看著月亮時,別說它很美,除非那是你的感覺,你會驚訝地發現,你腦袋裏所裝的東西,單單借來的就占了百分之九十九;換句話說,你腦袋裏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東西是沒有用的垃圾。而在那百分之九十九裏面,有百分之一是你的內在感官,這個部份也已經失去了。丟掉一切你所知道的,重新發現你的內在感官。


   透過內在感官,你才能知道神。

  的確有所謂的「第六感」。外在有五種感官!可以告訴你外在世界的訊息,例如眼睛使你看見光,耳朵使你聽得見聲音。而第六感:內在的感官將會告訴你關於你的事情以及帶給你來自「究竟」(the ultimate source)的訊息,這個感官有待被重新發掘。

 

  靜心就是發現你的內在感官。

  世上最深的恐懼,就是對他人意見的畏懼。當你根本不甩別人說什麼的時候,你就不再是一隻小綿羊,你搖身一變為一頭獅子,從心裏發出一聲怒吼,那是—自由的怒吼。

  佛陀叫這做「獅子吼」(lion's roar),當一個人置身全然寧靜的境界時,他會發出加獅子般的怒吼,他將首度瞭解自由的真義,因為現在他不怕任何人的意見,別人說什麼他都無動於衷。不管別人說他是聖人或是罪人都不要緊,你唯一的審判官是神,神不是一個人,神意謂著整個宇宙。

  你要去面對的不是一個人,你要面對的是樹木、河流、山脈、星星,是整個宇宙。這是我們的宇宙,我們是它的一部份,不需要感到害怕,不需要隱瞞些什麼,其實就算你想隱瞞也不可能,整體早就知曉了,它比你還洞悉你自己。

  接下來這一點更重要:神已經做下審判。審判不是將來才會發生的事,它已經發生了,神己做下審判,就算你不再怕最後審判日的到來也沒用。在神創造你的第一天時,就已經對你做下審判,他瞭解你,因為你是他所創造的,如果你出了什麼差錯,他是要負責的人,不是你;如果你誤入歧途,該負責的人是不是你。你怎麼負責? 又不是你創造出自己的? 假如你創作了一幅畫,而畫出了問題,你不能說是那幅畫的錯,作畫的人才是罪魁禍首。

  所以,不用怕別人說什麼,也不用怕最後審判日時,你想像中的神會問你做了些什麼,或沒做過什麼,她已經審判完了,這很具意義:審判已經完畢,你已經自由了。當你知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時,你將會變得生趣盎然。

   恐懼會捆綁住你,自由則給你翅膀飛翔。

 

  為什麼你那麼怕人群? 如果說他們是一股拉力,你的恐懼只會顯示你被拉走、你被吸引,無論你走到哪裡,都會被人群的意見所主宰。

  我要說的只是去看看自由的實際面,根本不需要去考量外面那大多數的人,唯一要想的是你自己,現在就可以放下別人,只要你還有掙扎就無法自由。你可以放得下的,因為一點都沒有掙扎的必要。

  別人不是問題,你才是問題所在。不是別人在拉你,是你自己被拉走,而且不是被誰拉走的,是被你自己無意識裏的制約給拉走的。千萬不要將責任丟給別人,不然你永無自由之日,追根究 底說來,那到底是你的責任,為什麼需要那麼敵視人群? 他們還真無辜!而你又為何要帶這種傷在身上?

  除非你合作,不然別人不能對你怎麼樣,所以問題在於你是否合作。你可以現在就停止合作,就這麼簡單,假如你訴諸努力,你會很累,所以馬上就停止合作,當你自然而然瞭解這個道理時,這是瞬間就可以辦到的事。

 

  這是我的觀察: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是你的責任,沒有誰對你做了任何事,是你要它發生,它才發生。某個人利用你,那是你要被人家利用;某個人讓你關進監牢,那是因為你自己要被囚禁,一定是你自找的,說不定以前你常說住牢裏很安全,你的說法或許不一樣,但你一定嚮往能吃到牢飯,因為在牢裏很安全。

  不過,不要去槌牢房裏的牆壁,往自己裏面看,看清楚是自己想要安全感。看自己是如何被群體的力量所左右,必定是你想從別人那裏要點什麼:認同、榮耀、尊重,當你要這些時,你也要付出代價,別人說:「那好,我們給你尊重,你給我們你的自由。」這場交易很簡單,可是其實別人什麼也沒對你做,基本上都是你在自導自演,所以幫幫你自己的忙吧!

 

  只要做你自己,一點都不要在乎別人,你會在心中感到無比的輕鬆與深深的寧靜,禪宗叫這做「本來面目」:放鬆、沒有緊張、沒有假裝、不做作,沒有什麼該與不該。

  「本來面目」是種詩意的表達,不是說你會有另一張臉叫「本來面目」那是同一張臉孔,只是沒了緊張、沒有批判;同樣一張臉孔,只是不再看不起別人;同一張臉孔,帶著這些新的價值,這就是你的本來面目。

 

- 摘自奧修《勇氣》

http://www.osho.tw/ebook/book15_05.htm

Freedom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