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看你讓什麼東西進入到你的頭腦。人們已經變得完全沒有覺知,他們繼續閱讀每一樣東西,什麼東西都讀,他們繼續看電視,以及其它任何使人愚鈍的東西;他們繼續聽收音機,繼續跟朋友聊天,他們都將垃圾倒進別人的頭腦裏,他們所擁有的一切就是垃圾。

 

要避免不必要地裝進垃圾的情況。就現在的情況,你已經具有太多了,你所需要的是卸下重擔,但是你卻繼續在搜集它,好像它是什麼寶貴的東西似的。講少一點,只聽那些必要的,在講和聽方面要像在使用電報一樣地簡單扼要。如果你講少一點,聽少一點,那麼漸漸、漸漸地,你將會發現有一種潔淨或純淨的感覺從你裏面產生出來,就好像你剛洗完澡。它會變成可以產生靜心的基礎。不要一直閱讀各種荒謬的東西。

 

要讓你的頭腦有一些空下來的時候,那些沒有被佔據的有意識的片刻能夠讓你瞥見靜心,讓你穿透到彼岸,讓你的「沒有頭腦」乍現。另外一件事,如果你可以做得到,你可以選擇那些不會助長侵略和暴力,並且不含毒素的食物。現在,甚至連科學家都同意,當你殺死一隻動物,它會因為恐懼而釋放出各種毒素。死亡並不容易,當你在殺一隻動物,由於恐懼,他的內在會產生很大的顫抖。動物想要存活,因此在那種情況下各種毒素都會被釋放出來。

 

當你在恐懼的時候,你也會釋放出一些毒素到血液裏。那些毒素是有幫助的,它們能夠幫助你去抗爭或逃走。有時候在憤怒當中你可以做出一些你從來無法想像你會做得到的事。你可以搬動一塊你平常搬不動的石頭,但是因為你在憤怒,有一些毒素被釋放出來。在恐懼當中,人們甚至可以跑得比奧林匹克選手來得更快。想想看,如果有一個人拿著一把刀子在後面追殺你,你會跑得多快,你一定會跑出你最快的速度,你的整個身體都會調整到最佳狀態。

 

當你殺死一隻動物的時候,在它身上會產生憤怒、焦慮和恐懼。死亡正面對著它,動物身上所有的腺體都會釋放出很多種毒素,因此現代的觀念是:在殺死一隻動物之前,先使它成為無意識的,先給它麻醉。在現代的屠宰場,他們使用麻醉,但是那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差別,只有一些非常表面的差別,因為任何麻醉都無法達到最深的核心,死亡必須被面對。它或許不是有意識的,那隻動物或許並沒有覺知到正在發生什麼,但是它就好像發生在夢中,它正在經歷一個惡夢。吃肉就是在吃有毒的食物。

 

要避開任何在身體的層面上被毒化的東西,要避開任何在心理的層面上被毒化的東西。在心理層面上,事情更是複雜。如果你認為你是一個中國人,你已經被毒化了,如果你認為你是一個佛教徒,你已經被毒化了,如果你認為你是一個基督徒、回教徒或耆那教徒,你已經被毒化了,你一直都在慢慢被毒化,所以慢慢地,你已經變得融入於它。你沉溺於它。打從第一天開始,你就已經開始在吃下毒素。從你母親的乳房開始,你就已經被毒化了。各種制約都是毒素。認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就是認為自己跟人類是對立的。認為自己是一個德國人或英國人就是認為自己跟人類是對立的,就是以敵意來思考,而不是以友誼來思考。

 

只要把你自己想成是一個人。如果你具有任何聰明才智,只要把你自己想成是一個單純的人。當你的聰明才智成長多一些,你將甚至會拋棄「人」這個形容詞,你將會把你自己想成只是一個存在,而存在包含一切,它包含樹木、山嶽、河流、星星、小鳥和動物等。要變得大一點,要變得很大很大。為什麼要生活在隧道裏?為什麼你要爬進那個又小又暗的黑洞裏?

 

沒有一個觀念偉大到足以包含一個人,「存在」無法被任何觀念所包含,所有的觀念都會令人殘缺、令人麻痹。

 

不要成為一個天主教徒,也不要成為一個共產主義者——只要成為一個人!這些都是毒素。多少年代以來,你都一直被催眠進入這些偏見,它們已經變成了你血液的一部份,你骨頭的一部份,你骨髓的一部份,你必須非常警覺才能排除所有這些毒素。

 

你的身體並沒有像你的頭腦那麼地被毒化。身體是一個簡單的現象,它很容易就可以被清理淨。如果你一直在吃葷食,你可以改吃素食,它並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如果你停止吃肉,在三個月之內,你的身體就可以完全不含各種由葷食所產生出來的毒素,那是很簡單的。生理方面的問題並不複雜,但是問題產生在心理。一個耆那教教徒從來不吃任何有毒的食物,從來不吃任何葷食,但是他的頭腦卻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受到耆那教教義的毒化。真正的自由就是免於任何意識形態。你能夠只是生活而不要有任何意識形態嗎? 需要一個意識形態嗎? 為什麼那麼需要一個意識形態? 它之所以需要是因為它能夠幫助你保持愚蠢,它之所以需要是因為它能夠幫助你保持不聰明,它之所以需要是因為它提供給你已經準備好的答案,使你不需要自己去找它們。

 

一個真正聰明的人不需要執著於任何意識形態——為什麼要這樣呢? 他不會攜帶著一大堆已經準備好的答案,他知道他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所以不管是怎麼樣的情形產生,他都能夠去反應,為什麼要攜帶著一個來自過去不必要的重擔? 攜帶著它有什麼意義?

 

如果你改變你有毒的食物,你將會感到很驚訝,有一種新的聰明才智會從你裏面釋放出來,這個新的聰明才智會使你不要繼續用一些荒謬的東西來填塞你自己,這個新的聰明才智將會使你能夠拋棄過去以及它的記憶,拋棄不必要的慾望和夢,拋棄嫉妒、憤怒以及各種心理創傷。

 

第三種有毒的食物是心靈的,那就是「自己」,「自己」需要經常地被注意,它依靠注意在生活,注意就是它的食物。並非只有政客渴望被注意,渴望有更多更多的人給他更多更多的注意,你們所謂的聖人也在做同樣的事情。聖人、政客和演員之間沒有什麼差別,根本就沒有差別,他們基本的需要是一樣的,那就是別人的注意:「有更多的人必須注意到我,有更多的人必須尊敬我。」那變成了自我的食物,那是最微妙的有毒食物……

 

身體的、心理的、心靈的……讓你的肉身體變得很純,完全不含各種毒素,讓你的頭腦卸下各種垃圾的重擔,讓你的靈魂免於「自己」這個概念。當靈魂能夠免於「我」這個概念,那麼你就達到了那個被稱之為「沒有自己」或「阿那塔」的內在空間,那就是自由,那就是涅槃,那就是成道,你已經回到家了。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地方要去了,現在你可以安定下來,放鬆和休息,現在你可以享受存在所灑落在你身上的無數喜悅。

 

當這三種有毒的食物都被拋棄,你就變成空的,但這個空並不是負面的空,你的空是意味著所有的毒素和所有的內容物都消失了。但你是充滿的,充滿著某種無以名狀的東西,充滿著某種獻身者稱之為「神」的東西。

 

 

- 摘自奧修《靜心與健康上》

http://www.osho.tw/ebook/book26_09.htm

You are the Universe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