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者)「難道奉獻不是通向上帝的道路嗎?難道奉獻的犧牲不是心靈的淨化嗎?難道奉獻不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嗎?」

 

(克里希那穆提)你說的奉獻是什麼意思呢?

 

(提問者)「最高的愛,在象徵上帝的聖像前供奉的鮮花。奉獻是完全的專心,它是超越欲愛的愛。有一次我曾經靜坐了好幾個小時,完全沉浸在對上帝的愛之中。在那種狀態裡我什麼都不是而且什麼都不知道。在那種狀態裡一切生命都是一個整體,掃地的人與國王是合一的。那是一種神奇的狀態。當然您一定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克里希那穆提)奉獻就是愛嗎? 它是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之外的某種東西嗎? 它是一種奉獻給某個對象、知識、宗教儀式或者行動的犧牲行為嗎? 當你迷失在你的奉獻當中的時候,那是自我犧牲嗎? 當你完全認同於你為之奉獻的對象的時候,那是自我放棄嗎? 迷失在一本書、一首頌歌、一個觀念當中就是無我嗎? 奉獻是對一個形象、一個人、一個象徵符號的崇拜嗎? 實在有任何象徵符號嗎? 象徵符號能夠代表真實嗎? 難道象徵符號不是靜態的嗎? 而靜態的東西能夠代表那活生生的東西嗎? 你的照片就是你嗎?

讓我們看一看我們說的奉獻是什麼意思。有一天你在你稱之為愛、稱之為對上帝的默想的事情上花了幾個小時。那是奉獻嗎? 把生命獻給社會進步的人奉獻給了他的工作,而一個將軍、一個以策劃毀滅為業的人,也奉獻給他的工作了。那就是奉獻嗎? 也許我可以這樣說,你把時間花在對上帝的形象或者觀念的陶醉上了,而其他人用不同的方式在做著同樣的事情。兩者之間有根本性的不同嗎? 奉獻不是有一個對象嗎?

 

「可是對上帝的崇拜耗盡了我全部的生命。除了上帝之外我一無所知。他完全佔據了我的心。」

 

而崇拜工作、領袖、意識形態的人也同樣是被他的事業耗盡的。你用「上帝」這個詞塞滿了你的心,而別人用活動來塞滿,那就是奉獻嗎? 你為你的偶像、你的象徵符號而感到愉快,而別人為他的書或者音樂感到愉快;而那就是奉獻嗎? 讓自己迷失在某種東西里就是奉獻嗎? 一個男人為了各種令他滿意的理由而為妻子奉獻;而滿意就是奉獻嗎? 認同於自己的國家是非常令人陶醉的;而認同就是奉獻嗎?

 

「但是把我自己交付給上帝不會對任何人構成傷害。而且,我既不受傷害也不傷害別人。」

 

那倒是有這麼回事,但是雖然你也許沒有構成外在的傷害,難道在更深的層面上幻想不是對你和社會都有害嗎?

 

「我對社會沒有興趣。我的需求極少,我已經控制住我的情慾,而且我所有的日子都是在上帝的庇護下度過的。」

 

難道弄明白庇護的背後有沒有其他東西不重要嗎?崇拜幻像是執著於一個人自己的滿意,而屈服於任何層面的慾望都是貪慾的。

 

「您真是太讓我不安了,我完全不能確定是否想繼續這場談話。您看,我像您一樣來到同一個聖殿朝拜,但是我發現您的崇拜完全不同,而您所說的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但是我想知道您所崇拜的東西有什麼好。您沒有任何畫像、偶像,甚至沒有儀式,但是您必須崇拜。您的崇拜的本質是什麼呢?」

 

崇拜者就是被崇拜的對象。崇拜別人就是崇拜自己;偶像、符號是自己的投射。歸根結底,你的偶像,你的書,你的祈禱,是你的背景的反映,那是你的創造,儘管是由別人製造的。你根據自己的心意選擇,你的選擇就是你的偏見。你的偶像就是你的陶醉,那是由你自己的記憶雕刻出來的,你是在崇拜由你自己的思想創造出來的偶像。你的奉獻是對披著你自己頭腦的頌歌外衣的「你自己」的愛。那偶像就是你自己,它是你頭腦的反映。這樣的奉獻只是一種自我欺騙的方式,它只能導致狹隘和隔絕,那就是死亡。

尋求就是奉獻嗎? 尋求某樣東西不是探索;尋求真實並不是要發現它。我們通過尋求來逃避我們自己,那尋求就是幻想;我們不擇手段地設法逃避我們所是的。在我們的內在我們是如此卑微,本質上是如此地一無是處,而對某種比我們更為偉大的東西的崇拜,其實和我們自己一樣卑微而愚蠢。對「偉大』』的認同依然是「渺小」的一個投射。「更多」只是「更少」的延伸。尋求「大」的那個「小」只能發現它能夠發現的。逃避的方法很多且各式各樣,但逃避中的頭腦依然是恐懼的、狹隘的和無知的。

對逃避的瞭解就是來自真實存在的解脫。只有當頭腦不再尋求答案的時候真實存在才能被瞭解。尋求答案是對真實存在的逃避。尋求可以被冠以各種不同的名稱,其中之一就是奉獻;但是要瞭解真實存在,頭腦必須是寧靜的。

 

「您說的『真實存在』是什麼意思呢?』』

 

真實存在就是一刻接一刻存在的事物。瞭解你的崇拜、你對所謂上帝的奉獻的整個過程,就是對真實存在的覺知。但是你並不渴望瞭解真實存在;因為被你稱為奉獻的對真實存在的逃避是更大的快樂源泉,因此幻想變得比實在更加重要。對真實存在的瞭解不依賴思想,因為思想本身就是~種逃避。思考問題並不是瞭解問題。只有當頭腦安靜的時候存在的真實才會展現。

 

「我對我已有的很滿足。我和我的上帝、我的頌歌以及我的奉獻在一起很快樂。對上帝的奉獻是我心裡的歌,而在那首歌裡有我的快樂。您的歌也許比我的更清晰更敞開,但是當我歌唱的時候我的心靈是充實的。還能要求比一顆充實的心靈更多的東西嗎?在我的歌中我們是兄弟,而我並不被你的歌聲所打擾。」

 

當那歌是真實的時候既不存在你也不存在我,而只有永恆的寂靜。那歌不是聲音而是寂靜。不要讓你的歌聲堵塞你的心靈。

 

- 摘自《生命的註釋:浩渺無垠》

文章來源: 探愛吧 

http://onlove.info/fengxian1.html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