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住在時間裏,它是水平的,它是從A到B到C到D,而永恆是垂直的,它不是從A到B,從B再到C,它是從A到更深入的A1,再到更深入的A2,它是往上走的。永恆穿越時間的發生非常稀有,唯有當靜心已經到達成熟的地步,當你觸及到你內在最核心的地方,這樣的片刻才會發生。

  於是突然間,你開始意識到你站在一個交叉口上,其中一條線以水平方向移動:換句話說是平庸與無意義的,它逐漸帶你走向死亡,水平線總不斷往墳墓前去。

如果你以水平方式移動,不管你是到哪裡,不看你走的速度多快,你最終會是到墳墓堆裏。奇怪的是,隨著每一個片刻的流逝,我們離墳墓越來越近,即便你不動,你的墳墓也會移向你。時間的水平線換句話說就是人的難逃一死。

  然而,假如你能碰觸到你存在的中心,你內在最深處的寧靜,你便能看到兩條路:一條是水平的,另一條是垂直的。

  說來你或許會覺得訝異,基督教的十字架並不是基督教的,它是一個遠古東方、印歐人的符號--卍字,所以希特勒會選擇卍字作為他的符號,他自認是純種的印歐人。卍是兩條線的相交會,在印度,每年的開始,商場上的人都會在他們的工商日誌上畫一個卍字,雖然他們並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基督教的十字架只是卍字的一部份,但它們代表同一件事:垂直的與水平的。耶穌的手是水平的,而他的頭與身體指向另一個不同的方向。

  在靜心之中,你會驚覺你可以在兩個方向中移動--不是水平的就是垂直的。垂直的包含了寧靜、幸福、狂喜;水平的包含了手、工作、世界。

  當一個人已經瞭解到他在一個十字路口上,這時候,就算要他對垂直的世界不感到興趣、不感到好奇都會很難,他知道水平的世界了,然而垂直的世界開啟了一扇永恆的大門,在那裏死亡並不存在,在那裏他會越來越變成整個宇宙的一部份--一切的包袱消失了,甚至連身體的包袱也消失了。


  佛陀以前常講一句話:「出生是苦,生活是苦,死亡是苦。」他說的是以水平方向移動無異是無止盡的受苦,你的生命無法充滿歡舞與喜悅--如果說生命就只是這樣的話,那唯一的一條路就是自殺去。那正是當代西方存在主義所歸結的論調,如薩特(Jean Sartre)、賈斯波斯(Jaspers)、海德格爾(Heidegger)、柯戈加(Kerkegaard)及其他人的哲學,生命是無意義的,從水平面來看的確如此,因為生命就只是煩惱、痛苦、生病、老化,你的意識如整個宇宙般浩瀚,而你卻受困於一個小小的身體之中。

  當你發現垂直面的存在時,你開始向垂直方向移動。那並不代表你必須棄俗,但那的確表示你不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對你來說變成有如曇花一現、失去重要性了。你不必拋棄這個世界,逃到山裏的寺廟去,你只需開始--不管你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哪裡--去活出你內在的部份,那是過去的你所辦不到的。

  以前你是個外向的人,如今你變得內斂,就身體來說要做到不難,只要你記得你不是身體,話說回來,身體卻可以在許多方面幫助你朝向垂直方向發展。垂直線有如一道光束,穿透你水平式的生活,那正是成道的開始。

  你看起來沒什麼不同,可是你已經不一樣了。在那些有清晰洞察力的人眼中,你看起來也會是不同的:至少對你而言,你不可能再回到從前的樣子。

  你將會生活在這世界,但世界不會在你裏面,企圖心、慾望、忌妒將會煙消雲散,你無須做任何努力丟掉它們,你只是以垂直方向移動,它們就開始消失——因為它們無法存在於垂直線上,只能存在於水平的黑暗中,那裏的人們相互競爭、利欲薰心,每個人有著強大的慾望要去控制別人,想成為某個不同凡響的人物。

  在垂直線上,這些愚昧根本不存在,你成為這般地輕盈、沒有重量--宛若一朵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你仍在世界裏,但世界已對你造成不了影響,而且事情恰好相反,你開始影響世界,不是經由刻意的努力,而只是純粹籍由你的「在」、你的優美,當這些質地在你裏面成長,將會開始流露在你的舉手投足間。

突破幻相  

  心胸敞開的人將會感受到你,而緊閉心門的人則會感到害怕,他們的窗子及閘都是緊閉的,他們不會和你這種人打交道,而且他們將會為自己找到一千零一個藉口跟謊言,企圖說服自己為什麼不跟你這種人打交道,但基本的事實就是他們害怕被揭穿。

  活在垂直線當中的人會變成像鏡子一般,當你靠近他時,你將看到你真實的面孔--你會看到你的醜陋,你無所不在的野心,你會看到你乞討的缽。

  在水平線上你只能找到乞丐,因為他們全都忙著要更多,可是‘更多’並沒有辦法被滿足;倒不是說你得不到你所想要的,而是一旦當你得到時,馬上又有其他更好的在後面等著你。你也許會經歷短暫的快樂,然後下一個片刻再度經歷失望,再去追逐其他更多的事情。你無法滿足‘更多’的想法,它在本質上就是無法被滿足的,這即是水平線,一條關於‘更多’的線。

  垂直線是什麼?那是關於越來越少,直到你來到一個空的點,來到一個你什麼都不是的點,只是一個印記--甚至不是在沙子上,而是在水上的印記,你還來不及烙印,它就已經無影無蹤了。垂直線上的人是個真誠的門徒,他非常樂於做個小人物,對自已內在純粹的空感到無比喜悅,因為唯有空才是究竟--一個人在赤裸當中感到完完全全的心滿意足,因為唯有空才能與宇宙的步調一致。

  當你與宇宙同步時,從某個角度來說你就不在了:從舊的角度來說,你不在了。然而,生平第一次你成了整個宇宙,連最遙遠的星星也在你的裏面,你的空是足以攜載它們,還有花朵、太陽、月亮……整個存在的音樂。你不再是一個自我,你的「我」不見了,不過那不代表你不是了,相反地,當你的「我」消失時,你就出現了。

  能夠沒有「我」的感覺而活著是如此狂喜的感受,沒有任何自我的感覺、不再要求些什麼。你夫復何求呢?你是「空」,在你的空當中,你無須征服就變成了整個宇宙,於是那正在唱著歌的鳥兒們就不是在你的外面了,它們之所以看起來在外面的理由,是因為身體產生的阻隔。

  在垂直線上你越來越有意識,越來越不受限於身體,對於身體的認同都煙消雲散了。在「空」之中,這些鳥兒將在你裏面,花、樹和美麗的早晨都將在你裏面,事實上,將沒有什麼是在你外面的,一切都在你的視野之中。

 

  你走進內在,要走出你擁塞的思緒並不容易,但你不是你的思緒,你可以走出它,你可以在你與你的思緒中間創造出一個距離,隨著這個距離逐漸加大,思緒開始如枯葉般掉落--因為是你及你的認同給了它養份,當你不提供養份時,它就無法存在,你見過靠自己而活的思緒嗎?

  只要試著保持冷淡--套用佛陀用的話是upeksha。只要對整個頭腦保持冷淡,這樣就會創造出一個距離,然後會來到一個點,那時所有對思緒的養份都停止,思緒就會停止,它們就這樣不見了,就像泡泡一般。



- 摘錄自奧修《成熟》 第四章 在體驗內在神性的交叉口

http://www.osho.tw/ebook/book38_04.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醒心/省心 的頭像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