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是將你跟身體聯繫在一起的那根線。如果將你的呼吸拿走,你和你的身體就會瓦解。就是呼吸將你和身體綁定在一起。那個你所稱之為你的身體的以及那個你所稱之為“我”的,這兩者被呼吸綁定在了一起。而這個呼吸決定了此刻你是誰的許多方面。

 

  對於你說經歷的各種不同層面的思想和情感,你的呼吸也會以不同類型的模式而呈現。如果你很憤怒,你就會以某種方式呼吸,你內心平和,你就以另一種方式呼吸。你處於快樂中,你的呼吸也不同。你處於悲傷中,你的呼吸又會不一樣。你有沒有注意過這個現象?

 

  基於這一現象,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調息和kriya的科學:通過有意識地採取某一種方式進行呼吸,你思考、感受、理解和體驗生命的那種方式就能發生改變。

 

  作為調整身心的一個工具,我們可以有許多方式去運用呼吸。你將會看到,在Ishakriya中,我們運用了一個簡單的呼吸方式,但是kriya本身並不僅僅在於呼吸。呼吸只是一個工具。呼吸是一個引導,但是隨之發生的事情並不是有關呼吸的。

 

  不論你以何種方式呼吸,那就是你思考的方式。不論你以何種方式思考,那就是你呼吸的方式。你的整個生命,你的整個無意識頭腦就刻錄在你的呼吸中。如果你會閱讀自己的呼吸,那麼,你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都被刻錄在那裡,在你呼吸的方式中。

 

  一旦你意識到這一點,生命就會變得非常不一樣了。它必須在體驗層面上被了解,這不是什麼你可以思前想後的事情。如果你了解只是坐在這裡的喜悅與祝福,了解只是能夠簡單地坐在這裡,不想任何事情,不做任何事情,只是坐在這裡,只是成為生命本身,那麼,生命將會大大地不同。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什麼意思呢……今天,已經有科學證據表明,不用喝一滴酒,不用吸毒,你就那麼坐在這裡,你自己就會沉醉了——不是宿醉。如果你以某種方式覺知,你能夠激活這個系統到某個地步,以至於你坐在這裡,就是一個巨大的喜悅。一旦簡單地坐著和呼吸著就是如此巨大的一個喜悅,你就會變得十分親切、靈活和美好——因為你始終處在自身的一個極佳狀態中。頭腦變得比以前更敏銳。

 

- 薩古魯 Sadhguru

 

以上資料由艾薩中國團隊整理發布

文章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236d40010171ah.html

 

Deep Breath  

 

    佛陀的法門是內觀(vipassana),內觀的意思是觀照。他發明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方法,也就是觀照呼吸的方法。呼吸是很簡單又自然的事情,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那裏,你不必花任何努力。如果你複誦咒語的話,那麼你就必須強迫自己去努力,如果你說「拉瑪(Ram),拉瑪,拉瑪 」,你必須不斷地操磨自己,同時又不斷遺忘,更重要的是,拉瑪這個字眼又來自頭腦,而任何頭腦的東西永遠無法帶領你超越頭腦本身。

 

  佛陀發現了一個大不相同的角度,只要觀照你的呼吸……吸氣進來,呼氣出去。有四個觀照的點。

  靜靜地坐著,只是開始看著呼吸,感覺呼吸。當吸氣進來時,這是第一個點;然後,吸進來的氣到了某個時候會停下來,停止的時間很短暫,這是第二個觀照的點;接下來,氣轉為呼出去,這是第三個觀照的點;等氣完全呼盡時,在它短暫停止的時候,這是第四個觀照的點。然後,吸氣又再度開始……這就是呼吸的迴圈。假如你能夠觀照這全部的四個點,你將會對這麼一個小小的過程所產生的奇跡感到驚奇與驚歎……因為頭腦不在了。

 

  觀照不是頭腦的特質,觀照是靈魂、意識的特質,觀照一點都不是一個心理過程。當你觀照的時候,頭腦停止了,當然,在剛開始的時候頭腦會經常介入,開始玩起它的老把戲,於是你忘了觀照;但每當你想起來的時候,不必覺得愧疚或罪惡,只要回到觀照,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觀照你的呼吸,頭腦會慢慢、慢慢地愈來愈少介入。

 

  當你能夠連續不斷觀照你的呼吸達四十八分鐘,你將會成道。你覺得很驚訝……真的只要四十八分鐘就好了嗎? 因為你以為這沒什麼難的……不過是四十八分鐘!這件事非常不容易,光是在四十八分鐘之內,你就已經淪為頭腦的受害者不知道多少次了!只要拿一隻手錶放在你面前試試看就知道,一開始你連六十秒都沒辦法保持觀照,才六十秒而已,不過一分鐘的時間,你會陷入昏睡許多次,完全忘記觀照這件事,手錶和觀照兩件事你都忘掉了。你被某個念頭帶到遠方,然後突然間你想起來……你看了一下手錶,發現已經過了十秒鐘,你有十秒鐘的時間沒有在觀照。

 

  但是,漸漸地,這是個秘訣而不是練習,漸漸地,你將會吸收這個秘訣。因為當你觀照的那幾個片刻,你是那麼地優雅,那麼地喜悅,一旦你體嘗到那些片刻時,你會想一再地回來,沒有任何目的,只是純粹為了存在的喜悅、為了活著呼吸。

 

  請記住:這與瑜伽所做的不同,在瑜伽中有一個呼吸方式叫做「普那揚」(pranyam,調整呼吸之意),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方式,事實上,普那揚正好與佛陀所說的內觀法門相反。在普那揚裏,你做深呼吸,直到你的胸腔漸漸充滿了氧氣,接著你一口氣將所有的二氧化碳吐光;這是一個身體上的練習,對身體滿不錯的,但和內觀法門一點關係都沒有。

 

  在內觀法門當中,並不去改變你自然呼吸的韻律,既不做又深又長的吸氣,也不用異於平常的方式吐氣,就讓它完完全全的正常、自然。你的整個意識必須放在一點上……觀照。

 

  如果你能觀照你的呼吸,接下來你也可以開始觀照其他的事情。走路的時候,你可以觀照走路,吃飯的時候。你可以觀照吃飯,最終極的時候,你可以觀照你的睡眠。到了你能夠觀照你的睡眠時,你就會被送往另一個世界,身體繼續睡覺,內在的一盞燈仍繼續熾熱地燃燒著。你的觀照保持不受干擾,於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觀照的暗流都一直持續著。你依然做著你的事……外在的世界一切沒變,但對你而言一切都已改變。

 

- 摘錄自奧修《覺察》

http://www.osho.tw/ebook/book40_04.htm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