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設定所謂的對立,為什麼? 所有宗教都說我們不可以貪婪,所有堪稱稱職的哲學家,都說不要貪婪,或其他類似的話。不然就是說,如果你貪婪,就到不了天堂。所以他們一直是透過傳統、透過聖人,培養起對立的全部觀念、所以我不接受這樣的觀念。我認為這是逃避現實。


人類「現在」可以超脫貪婪嗎? 問題在於「現在」,不是「最後」,你瞧! 我對來生或後天不貪婪並不感興趣,誰在乎呢! 我想現在就超脫悲傷、痛苦。


所以,其實我根本沒有理想,對嗎? 先生。然後我只知道這個事實:我貪婪。什麼是貪婪呢? 這個詞是被定了罪的。(貪婪)這個詞在我心中存在了好幾個世紀,一想到這個詞,就立即宣判事實有罪。只要一說[我貪婪],我就已經替貪婪定了罪。那麼,我能不能在不受這個詞的暗示、內容、傳統的影響下觀察事實呢?好好觀察事實吧! 如果你身陷在詞意裡,就無法了解貪婪的深度和感覺,也就無法超脫貪婪。由於我整個生命都和貪婪息息相關,所以:「好吧! 我不會陷入貪婪的窠臼,我不用貪婪這個詞。」好嗎?


現在,貪婪的感覺是不是少了貪婪這個詞的束縛? 它和[貪婪]這個詞是不是沒有關聯了? 所以,一旦我心中充滿一個個詞,並深陷在詞意裡,那還能夠在不受這個詞的干擾下觀察貪婪嗎?


難就難在這裡。我想超脫貪婪,因為在我的血液、傳統、教養、教育裡,都說要超脫貪婪這樁醜事。所以我一直努力超脫它,對嗎? 感謝上帝,我所受的教育不曾把我教成那個樣。所以我說,好吧! 我只認得事實,我貪婪的事實。我想了解這個詞的本質和結構,了解貪婪的感覺。貪婪是什麼,貪婪的感覺的本質是什麼? 是一段回憶嗎?  如果是一段回憶,那我正在觀察它,以過去的回憶觀察現在的貪婪。那些過去的回憶說它有罪。我能夠在不受過去回憶的干擾下觀察它嗎? 我會更深入探討這點,因為過去的回憶認定貪婪有罪,因此強化了貪婪。


如果貪婪是某種新東西,我不會認定它有罪、但是由於它是因為回憶、記憶、經驗而變舊的新東西,因此我認定它有罪。所以我能夠在不受這個詞、不受相關詞意的影響下觀察它嗎? 這不需要修煉或練習,不需要有人指導。只要明白,我能夠在不受這個詞的影響下觀察它嗎? 我能夠在不受這個詞的影響下觀察那棵樹、女人、男人、天空、天堂,而且有所發現嗎? 可是如果有人走上前來說:「我會告訴你怎麼做。」那麼我就是迷失了。而「怎麼做」正是聖書談論的要點。所有上師、主教、教宗等神職人員在談的事。很抱歉說這樣的話。



-摘錄自《質疑克里希那穆提》之對談

Infinity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