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動物對談  
 

*介紹----兼以此文紀念黑球*

 

在介紹本書時,容我開頭先講述一則相關的故事。那是2003年8月的某日,距離我們搬入山區的這間房子,還不到半年之久,而那天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對別人,或是從人生的大視野來說,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註記而已,但對我們來說,卻是一件有著深刻體驗和難以忘懷的經驗。那是一個沒有陽光,尚稱舒適的夏日午後,我忙著在樹叢花徑間尋找美好的景點,以為我太太珍,和我們家的黑球,攝影留念。

 

黑球,從名字就可了解,牠是一隻黑色、健康得像個球的迷你兔,從我的觀點,如果以擬人的術語來描述的話,從小,牠就像個懂事、早熟、聰明的小孩子,因為從牠大約兩個月大來到我 家後,不待人教的,牠就懂得定點大小便,也很快的,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但嚴格來說,懂得定點大小便,和知道自己的名字,並不算什麼多聰明之舉 ,只能說,這隻兔子具有很良好的、天生的清潔習慣,和不大笨的資質而已。

 
 
black ball 02  
 
 
black ball 01  
 
 

而我之所以稱讚牠聰明,除了主觀的認定外,也有客觀的事實在。因為就在牠才兩個多月大時,只花了我約一、兩個小時左右,就讓牠聽得懂我的指令,而能做出跳躍圓圈的動作了。 那時,我找了一個長約二十公分,直徑約十公分的厚紙筒,一端以牛皮紙糊 住,然後劃開一個長十字切口, 也就是這個紙筒,一端是開放的,而另一端,狀似封閉,但只要敢衝過去,就可以從劃開的十字切口跳出來。這個遊戲,依我的看法,就好像跳火圈一樣,不只需要勇氣、膽識,還需要 有一點點的信任,因為如果你還只是 一隻出生才兩個多月的小兔子,而且,紙筒的另一端,所等待的,還是某種未知的黑暗。 遊戲的玩法是這個樣子,牠就在我的面前,而紙筒就擺在約兩公尺遠的地上,而封閉的那端朝向我這邊, 當我喊聲「去!」時,牠就會像個小球似的,圓滾滾的轉頭朝向紙筒跑去,然後,噗的一聲,牠就會穿破紙筒 的開口,與奮的朝我跑來,然後,我就會拿出一根豆芽菜或一片青菜,來獎賞牠的勇敢。我就常常和牠,樂此不疲的玩著這個遊戲。

 

之後,我也訓練過牠,玩難度更高的跳箱子遊戲,而牠也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就搞清楚我想玩什麼把戲了。 我曾示範這個遊戲,給少數幾個親友看,那時每個人看了,莫不笑的合不攏嘴,頻誇牠確是少見的聰明兔子。 當牠稍長後,這些遊戲就很少上演了,一方面,是牠變得更成熟穩重了,如果再玩這個老把戲,讓我感覺,對牠的智慧,其實是一種侮辱,再者,老實說,我也感覺無需再用這些無聊的遊戲,來驗證牠非凡的智慧了,當然,最重要的是,在牠面前,不能顯示我的輕佻和愚蠢。

 

當牠愈長大後,就愈發顯得穩重異常,我揣測著,不知道是因為從小聽佛號薰陶而來的,還是先天所帶來的慧根,牠常常會到一個牠所喜歡的制高點,然後就靜靜地趴在那裡,看著周遭的一切,有時,牠的那種姿勢與神情,會讓我有種寧靜與莊嚴的感覺。

 

黑球是我們家的第一隻動物,也是某年我送給珍的生日禮物,牠跟珍非常的親密,而我與牠互動最多的, 就是我常常為牠按摩,那時,牠就會四肢張開,全身鬆散開來,就好像只剩 一張兔皮似的,全身攤趴在地板上,完全享受著我為牠所做的按摩。我們都知道牠也很喜歡我們,但牠不會像狗兒般的靠過來倚偎撒嬌,也不會像貓兒般的,在你的腳邊摩娑磨蹭,牠既不會吠叫,也不會喵喵叫,那麼牠是如何來表達的? 常常,當我與珍同時站在牠附近時,牠會很快樂的圍繞著我們轉圈圈,有時是重覆的繞繞珍,再繞繞我,但牠最常做的,則是繞著8字形的圈圈,而我與珍,就是那8字形裡頭的兩個大圈圈,那時,牠會快速的繞著,有時正繞,有時反繞,更多的是,正反交叉的繞著,有時,我甚至懷疑,這是否就是某種的「兔舞」呢? 看著牠快速的舞動著這前所未見的獨舞,我們心裡溫馨的知道,牠彷彿是在對我們說: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和你們在一起呢!

 

好了,這就是我為各位所描述關於黑球的一個梗概了,現在讓我們再回到那 一個仲夏日的午後。 那時,在山徑的花台上,馬纓丹正盛開的燦爛,而珍坐在階梯上微笑著,她那稍微凌亂的長髮,披散在雙肩上,而黑球則坐在她的膝上,兩隻耳朵高高的豎起著,好似在傾聽什麼,我趕緊按下快門,為這美好、和諧的夏日午後留個見證。但,這卻是黑球最後的留影了,也是牠與我們共享的,最後一個美好的夏日午後。

 

奇怪的是,就在拍完照的稍後不久,黑球的四肢突然有癱軟的現象,當我們帶往市區的動物醫院診治後, 醫生說,有疑似中暑的發燒現象,但真正的病因,還有待觀察。待打了針,在動物醫院觀察了一會, 醫生囑咐說,回家後要細心觀察,如果挨過了今天,應該就沒事了。 等回到家,已將近晚上九點了,我們抱著牠那軟綿綿的身體,將牠放在地板上,牠四肢張開趴著,牠的頭微微抬起,氣息微弱,顯然,牠已經走到牠一生的盡頭了。 我們含著淚,為牠祈禱著,希望牠能堅強起來,如果不能,也希望牠能平靜安詳的離去,我用手扶著牠 那愈來愈無力的頭部,而牠則用牠那溫熱的舌頭,舔著我的手指頭,好像在安慰我似的,也好似在與我 做最後的告別。 幾分鐘後,就在我們的陪伴下,牠倚靠著我的手,以牠那種一貫莊嚴的姿勢,離開了這個塵世。

 

從牠來到我們家,僅陪伴我們,度過了短短一年又十個月的日子。 在感傷中我想著,再沒有比這更美好的告別式了,前一天晚上,牠還活蹦亂跳的跑著,而今天,就在這山上 的新居,就在拍完紀念性的首次留影後,不早也不晚的,牠選擇我們同時在家的日子,選擇了不會讓我們 太過勞累的時刻,與我們做了一次美好與莊嚴的告別。 記得,曾在一本書裡看過,說大部份的動物,都會貼心的選擇離開的時刻, 以減輕人們的悲傷與遺憾。 我不知道,這個說法有多少的可信度,因為這牽涉到,動物是否能某種程度的、精確的控制死亡的時刻, 但如果以動物對人們體貼、無私的愛來說,在有限度的範圍內,相信慈愛的老天,也一定會成全動物這種對人們體貼和卑微的小小請求才是! 所以,我深切的相信,就是黑球,牠選擇了,為我們與牠那奇妙的人間因緣 ,劃下了一個美好、莊嚴的句點。

 

事後,珍對我說,那時在醫院的處理室裡,所發生的一個事件。 當時醫生稍做診斷處理後,決定讓黑球留在處理室裡,以觀察病情的發展,當醫生離開後,珍獨自一人留在 處理室裡陪伴著黑球。 她說,那時黑球柔弱無力的趴在處理桌上,她一手托著牠的頭,一手不斷撫 摸著牠的身體,哭泣著對牠說: 「黑球,你要勇敢,你要堅強,你要趕快好起來哦!黑球,你不能死哦...」 突然,珍說,她聽到一個成熟、穩重的男性聲音對她說道:「我們就是再好 ,還是要分開的!」 珍以為旁邊有人在對她說話,她轉頭尋找,卻發現在那個約一坪大,玻璃隔間的處理室裡,只有她和黑球而已。 以常理來看,這個事件,如果不是幻聽、幻覺,不然就只是當事人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但如果將這個事件,擺在本書的脈絡、觀點裡來理解的話,那就再也簡單不過了: 那只是一隻即將離開塵世的兔子,用牠的愛,和充滿哲理的睿語,對牠所摯愛的人說話,希望能安慰、 開導那個陷入悲傷之中的人兒。 如果有人認為我如此的描述,似乎太擬人化些,也太抬舉動物的智慧了。那麼我願意引用書中的一些片斷來佐證: 「動物總是要求我轉告給牠們的主人知道,希望在面對牠們的死亡時,能夠平靜以對,希望他們能夠知道, 死亡並不代表結束,死亡只是一種生命的變化而已!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過任何一隻動物,是害怕死亡的!」

 

「動物總是教我許多有關死亡之事,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死亡並沒什麼好害怕的。 死亡只是一種自然的狀態,肉體的功能,就是要在世間來體驗生活,而一旦體驗該結束了,肉體也就不再需要了。 然而,生命並不隨肉體而消殞,因為我們仍將繼續「存在」著。 而動物們之所以相信這個真理,是因為,牠們「知道」,本來就是如此!雖然和我們一樣,牠們也有求生的本能,但和我們不一樣的是,牠們根本就不害怕死亡!」

 

作者說,她「還沒有遇過任何一隻動物,是害怕死亡的!」這段話,寧不讓人震撼?! 對於「死亡」這個課題,往往是人類最誤解,也最難渡過的關卡,「死亡」 就像個不可知的幽谷,始終讓人類走得艱辛、困頓,和茫然無措。 而我們的動物朋友,卻知道「死亡只是一種自然的狀態……因為我們仍將繼續 『存在』著」,因為「牠們「知道」 ,本來就是如此!」,所以牠們根本就不害怕死亡! 所以當面對死亡時,就像黑球所說的:「我們就是再好,還是要分開的!」 這段話,除了隱含需要珍惜相會的時光之外,也宣告了無常之理,當「時候」到了,就要勇敢的「放下」, 「放下」我們所誤認的「悲傷」。

 

由於已了解到,死亡只是一種自然的狀態,和生命不死之至理,所以我們的動物朋友們,在面對「死亡與悲傷」 這個課題時,毋寧就像個生活的藝術家和禪師。 就像一隻罹患癌症的貓咪,對牠主人所說的話: 「請不要把你的悲傷,誤認為是我的悲傷! 我知道有時悲傷是需要的,我會尊重這種需要....而我所重視的,是要從內在來達到自我的實現...」

 

另一隻罹患了致命疾病的貓兒,也預先安慰了牠主人的悲傷: 「所謂的死亡,從來就不會讓我感到恐懼或悲傷,因為所謂的死亡,不也是一種生活的體驗? 我們從來不以生命的長短,來衡量生命的價值,因為生命的品質才是最重要 的。 所以我來到你身邊,就是要提醒你,活在當下,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

 

當我在翻譯本書時,每每看到動物在面對生死,所顯現的那種睿智,還有那種不帶任何條件的無私之愛, 總讓我感覺汗顏,也讓我為大部份的人類同胞感覺汗顏。 我們自小即被教導說,所謂的人類是「萬物之靈」,而所謂的動物,是沒有情感、智慧的,即使有,也遠低人類一大等,而在這種「教條」裡,不只沒有任何真理在,所顯現的 ,也只是人類的傲慢與自大而已。 而從「與動物對談」這本書裡,你處處可以看到,所謂的愛、智慧、尊嚴, 還有對於自身命運抉擇的主動權,動物樣樣俱足,和人類並無二致! 而這種種的揭示,不只令人驚愕、震撼,也讓我們驚喜,因為,終於讓我們 有機會瞥進了真理的縫隙,原來, 所有一切的生靈,都是同一種心靈的顯現,只是以不同的形體來顯現而已! 所以,這本「與動物對談」,表面上,是在談論有關動物之事,但實質上, 教導我們人類自身的,比教導我們認識所謂動物的,其實還要多的多!

 

在這幾年間,我看過為數不少同類型的書籍,而這本「與動物對談」,雖屬 「小品」,但卻可「大觀」焉, 因為它雖從生活中取材,但卻隱含了生命的大道理與大智慧。 而這也是同類型書籍中,我所見,最感人、和最讓人動容的一本書! 本書作者,派蒂‧索瑪(patty summers),從小就能與動物溝通了,她可說是一個真正現代版的杜立德醫生 (Doctor Dolittle)。但她真正讓人敬佩的,並不在於她所謂的通靈能力, 而在於她那種豐沛、廣闊的愛,和悲天憫人的胸懷。 所以,她堅稱,她也只是一個「信使」(messenger)而已,而她認為,「與動物對談」這本書所顯露的,其實就是動物的智慧與洞見,所給予人類的一項珍貴的禮物。 所以,基於上述諸原因,我極樂於推薦本書,給所有中文版的讀者們。 因為對於喜歡動物的人們,本書會是一個異常珍貴的禮物。 而對於那些不曾與動物作伴的人們,本書雖然不一定會讓你重新審視生命價值之所在,但至少會讓你以嶄新的眼光,重新來看待、欣賞所有的動物或生靈們,也會讓我們開始學習,學習來尊重所有的生命。

 

因為「尊重」所有的生命,並不只是一個口號,而是一種行動! 唯有能夠「尊重」所有的生命,人類也才能夠「尊重」他自身,因為人類自身,就是生命的一種形式。 而尊重所有的生命,不僅開啟了我們了解動物的心靈之門,也是一條達到 「同體」之前的小階梯,更是一條通往萬物和諧平衡的康莊大道。 所以,至盼所有的人們,都能尊重所有的生命。 因為能尊重所有的生命,不也就是人類開始展開與自己對話,和尊重自身的一個里程碑嗎?

 
black ball 03  
 
-----蔡文華 2006 於無患居
 
 

 
文章&圖片來源: 如來學苑
http://www.taconet.com.tw/newspirit
 
其版權皆屬如來學苑所有
歡迎轉載轉貼 (需註明出處)
但不得任意竄改內容
並不得轉印成書,或販賣營利
如有違犯上述情事,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



Posted by 醒心/省心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