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亞歷山大大帝來到印度當然,是為贏得勝利而來的。如果你不需要贏,你哪兒也不會去。為什麼操這份心?雅典是如此美麗,沒必要操心去踏上這樣漫長的旅程。

  在路上,他聽到河岸邊住著一位神秘家,第歐根尼。他曾聽說過很多關於他的故事。在那個時代,特別是在雅典,經常說的只有兩個名字。一是亞歷山大,另一就是第歐根尼。他們是相對的,是兩個極端。亞歷山大是一個皇帝,想創建一個橫貫地球的三國,他想擁有整個世界;他是征服者,是追求勝利的人。

  而第歐根尼恰恰相反。他赤裸著生活,什麼也沒有。一開始,他有個喝水的討飯碗,有時也討點吃的。然後有二天他看到一隻狗從河裏喝水,他立即扔掉了他的碗。他說:「如果狗沒有碗行,為什麼我不行?狗好聰明,沒有碗也行。我必定很愚蠢,還隨身帶著這個碗、這是個負擔。」

  他把那條狗當成自已的師父,因為狗很聰明,他還邀請狗和他在一起。狗使他看到他的碗是個不必要的負擔--他原來沒有覺知。從那時起,狗就和他在一起。他們常常睡在一起,一起吃東西,那狗是他唯一的夥伴。

  有人問第歐根尼:「為什麼你讓狗作伴?」

  他說:「他比所謂的人更聰明。我遇到他之前沒有這麼聰明。看著他,觀察他,已使我更覺知了。他活在此時此地,什麼也不使他煩心,什麼財產也沒有。而他是這樣幸福,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我還沒有這樣自在,有些不自在仍然在我裏面。當我變成就像他那樣時,那我就達到了目的。」

  亞歷山大聽說過第歐根尼,他的狂喜極樂,他的寧靜;鏡子般的眼晴,就像湛藍的天空沒有一片雲彩。而且這個人赤裸著生活,他甚至不需要衣服,於是有人說:「他住在河邊上,我們要經過的,離他不是很遠……」亞歷山大想見見他,所以他去了。

  這是早上,一個冬天的早上,第歐根尼正在進行日光浴,赤裸著躺在沙地上,享受著早晨,太陽照射著他,一切都是這樣美麗、寧靜,河流在邊上流淌……

  亞歷山大不知道說什麼。除了東西和財產,亞歷山大這樣的人不可能想到別的。所以他看著第歐根尼說:「我是亞歷山大大帝。如果你需要什麼,就告訴我。我能給你很多幫助,我也樂意幫你。」

  第歐根尼大笑著說:「我什麼都不需要。只要稍稍往邊上站一站,你擋住了我的陽光。這就是你能為我所做的一切。記住,不要擋住任何人的陽光,那就是你所能做的一切。別擋住我,你不需要做別的了。」

  亞歷山大看著這人。在他面前,亞歷山大必定感到自己是個乞丐:他什麼都不需要,而我要整個世界,即使那樣我也不會滿意,即使這個世界也還不夠。亞歷山大說:「見到你使我很高興,我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自在的人。」

  第歐根尼說:「沒問題!如果你想相我一樣自在,來,在我身邊躺下來,來個日光浴。忘掉未來,丟掉過去。沒有人阻攔你。」

  亞歷山大笑了,當然是表面上笑笑,他說:「你是對的--但時機還不成熟。會有一天我也願意像你這樣放鬆。」

  第歐根尼回答道:「那麼那個有一天永遠不會來了。你放鬆還需要別的什麼?如果我,一個乞丐都能放鬆,還需要別的什麼?」

  「為什麼要這種爭鬥、這種努力、這些戰爭、這個征服?為什麼需要去做這些?」

  亞歷山大說:「當我勝利以後,當我征服了全世界以後,我會來向你學習,在這河岸上坐在你的旁邊。」

  第歐根尼說:「但如果我能躺在這裏,現在就放鬆,為什麼要等將來?為什麼跑到全世界給你自己和別人製造痛苦?為什麼要等到你的生命的盡頭才來我這裏放鬆?我已經放鬆了。」


  什麼是去贏的需要?你必須證明你自己。你感到內在的低劣,你感到空空如也,你感到內在的誰也不是,因而證明的需要產生了。你得證明你是某某人。而且除非你已經證明了,否則你怎麼能輕鬆呢?

  有兩種辦法,試試看去領會只有這些辦法。一種辦法就是出去證明你是某某人,另一種辦法是進入內心認識到你誰也不是。如果你出去,你將再也不能證明你是某某人。那種需要仍在;甚至它還會更強烈。你越是證明,你越會感到自己是個乞丐,就像站在第歐根尼前的亞歷山大一樣。向別人證明你是某某人並不使你變成某某人。在深處仍然是誰也不是。它不斷咬著心,而在那兒你知道你誰也不是。

  王國不會有用,因為王國不會進去填滿你內部的溝壑。沒有什麼能進去。外部仍然是外部,內在仍然是內在。沒有會合。你也許有世界上所有的財富,但你怎麼能把它帶進去填補你的虛空呢?不能。即使你擁有所有的財富,你仍會感到空--更空,因為現在有對比。那就是佛陀式的人離開他的宮殿的緣故,看到外在所有的財富仍感到內在的空,他感到一切都是沒有用的。

  另一種辦法是進入內部--不是試圖去除這種「誰也不是」,而是去實現它,這就是莊子所說的:變成一般虛舟,只要進去,體認到你誰也不是。你一體認到你誰也不是,你就爆炸到一個新的維度,因為當一個人體認到他誰也不是的時候,他也正在體認到他是一切。

  你不是某某人,因為你是一切。一切怎麼能是某某人呢?某某人總是一個部分。上帝不可能是某某人,因為他是一切,他不可能擁有什麼,因為他是整體。只有乞丐方擁有,因為財產是有限度的,它們不可能變成沒有限度的。某某人有一個邊界,某某人不可能沒有邊界,它不可能是無限的。誰也不是是無限的,就像「一切」一樣。



  頭腦總是走向未來!就在此刻他便能成為第歐根尼,沒有障礙,沒有人阻攔他。成為亞歷山大大帝有無數的障礙,因為每個人都想阻攔你。你想證明你是某某人時,你就傷害了每個人的自我,他們全都會力圖證明你什麼也不是。你是什麼?你是誰?你得證明,而證明是非常難的,用很多暴力,破壞極大。

  做一個第歐根尼沒有障礙。亞歷山大感受到了這個人的美和從容。他說:「如果上帝給我另一次生命,我願意做第歐根尼,但要下一次。」

  第歐根尼大笑著說:「如果問我,只有一樣是肯定的,我一次也不想成為亞歷山大大帝!」



文章摘錄自奧修《空船》

http://www.osho.tw/ebook/book22_06.htm

貧窮與富足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