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非常感激地接受你自己,任何是的,就是,它不可能是其它的樣子,所以,不要跟它抗爭。事實從來不會產生任何心理的痛苦,是解釋在帶給你痛苦。痛苦是你所創造出來的,因為那是你的解釋。改變那個解釋,同樣的事實就會變得令人愉快。放掉所有的解釋,事實就是事實,它既不是痛苦的,也不是愉快的。不要選擇,不要有任何偏好,只要觀照,接受和觀照,那麼你就握有了秘密的鑰匙。

 

你,你的人格和它的層面

你是沒有形體的意識

 

  本質上,在你出生之前,你是沒有形體的。你就是意識本身,你是永恆,你是那個從來沒有出生,也從來不會死掉的,你是那個一直都在這裡的。

  如果你聽任何師父所講的,不管是佛陀、耶穌或任何現代舉辦沙特桑的老師,他們都會告訴你:“你是沒有形體的意識,它的質量是喜悅、自由、真理、和平和愛。你就是意識!”

  每一樣你在找尋的,你已經就是那個。你就是真理,除了真理以外其他都不是。你的本性就是愛,你的本質就是和平,你是無限的自由。任何你在找尋的,你已經就是那個。

  你就是每一樣東西顯現出來的背景。在你有一個身體之前,你是無限的浩瀚,無窮盡的意識,沒有任何界線,無限的空間和和平、和諧、信任和自由。你是一個沒有形體的佛。


進入二分性的世界


  在大約三歲的時候,當文字和觀念變成你的語言,你就開始寫一些東西在你原來空白的頭腦裡。你進入了二分性的世界,你越來越生活在你的頭腦裡。從“一”和無條件地接受“那個是的”,你開始吃下知識的禁果。你離開了伊甸園,開始創造出策略和防禦機制,並按照世界對你的期望來塑造你自己。


防禦機制和策略


  現在你開始發展防禦機制和策略,它意味著去吸引讚美,同時試著避開孤單和被拒絕。你創造出一層保護的東西在你純粹的身體能量周圍,在你自然的感覺和情緒周圍,它們變成被歪曲了。你壓抑和調整,因此在肉身體產生緊張,在情緒體產生心理的創傷。你將沒有被解決的能量積壓在身體頭腦裡,因此“痛苦體”開始形成。

  一旦你不按照你的需要和感情本然的樣子來接受它們,你就必須將它們加以歪曲。你或許會壓抑你感情的需要,因為它不為你的周遭所接受。你或許會否定你的慾望和感情,因為你害怕如果你將它們表達出來,你會受到懲罰。一旦你裡面的某些部分是隱藏的,你可能會將那些錯誤投射在別人身上。當你看到別人做你自己所拒絕的事情,它會使你覺得不舒服。你會開始批判和譴責。你或許會將事情作合理化的解釋,或者是重新改寫歷史,好讓你不會感覺到那個痛苦,你或許會將你的基本需要升華成更能夠被接受的東西。

  按照策略來行動是一種努力,它使你保持分開,同時隱含著那個“他者”是潛在的威脅,它會引發出你的痛苦,因此你需要作防禦,這造成更大的分離感——你被逐出伊甸園,你離開了你真實的自己,離開了“一”。

 

理想和“應該”


  通常你的父母對你作為一個小孩“應該是”怎麼樣比較有興趣,對你“是”怎麼樣比較沒有興趣。這是痛苦的,因此你學會跟那個痛苦分開,你同時學會為這個分開辯護。你在策略上創造出一層理想和應該:“我應該要很好,不生氣;我應該要很誠實,不說謊;我應該要很聰明,不可以無知;我應該要安靜,不可以撒野等等。”如果有任何不能被接受的行為發生,你就無條件地將它視為錯誤的而壓抑它。你告訴你自己,你應該成為跟你現在不一樣。如果你應該不一樣,別人也應該不一樣!你把你自己弄得不對勁,你也把別人弄得不對勁,那造成更大的分離。


這就是為什麼你的關係變得很困難,為什麼你不覺得跟你的伴侶合而為一,為什麼你會抗爭的原因之一。


信念

  為了要使你的理想和“應該”得以成立,你盲目地接受一些信念或甚至是一些信念系統。你相信你是一個基督徒、一個猶太教教徒、一個佛教徒、一個回教徒或是一個印度教教徒。你相信你是一個德國人、美國人、俄國人、意大利人或是日本人等等。你相信一個由思想所製造出來的事實,你覺得你必須防禦它,然而真正的事實並不知道你的信念,它就只是這樣存在著。



摘錄自《生命的教導》

Scotland photographer Ian Cameron.jpg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