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存在的無門之門,要從頭腦移到心。

  我們都被懸掛在腦袋上,那就是我們的唯一的問題,僅僅一個問題,但也只有一個解決辦法:從頭腦轉入到心,一切問題都消失了,問題是由頭腦製造的。而突然,一切是如此清晰、如此透明,以至於人會感到驚訝,人一直是在製造問題。

  奧秘仍在,而問題消失了;奧秘充滿了,而問題消失了;奧秘是美麗的,它們不是要被解答,它們必須要被體驗。

 

從頭到心

  第一點:試著去成為無頭腦的,讓你自己以無頭腦的形象出現,無頭腦地行動,這聽上去是荒謬的,但這是最重要的練習之一,試試看,然後你就會知道。散步,就好像你沒有頭腦地散步,剛開始時,它只是「好像」,它會是非常奇怪的,當沒有頭腦的感覺來到你的身上,它會是非常奇怪和陌生的,但是,漸漸地,你會居留在心裏。

  有一個規律,你或許曾經見到過盲人會有更靈敏的、更富有樂感的耳朵,盲人們更富有樂感,他們對音樂的感覺更深入,為什麼?通常,流向眼睛的能量現在已無法流向那裏,所以,它選擇了一條不同的途徑——它流向耳朵。

  盲人有一種更敏銳的觸覺,如果一個盲人碰觸你,你會感覺不一樣,因為我們通常是通過我們的眼睛的接觸來做許多事的:我們是通過我們的眼睛相互接觸的;一個盲人則無法通過眼睛來接觸,所以能量是流向他的手,盲人比任何有眼睛的人更加敏感,也許有時不全是這樣,但一般是這樣;如果一個中心不在那兒,那麼能量就開始流向另外的中心。

  所以試著做我所說的這個練習——無頭腦的練習——突然,你會感覺到一件奇異的事:這就好像你第一次在心裏,無頭腦地走路。坐下來靜心,閉上眼睛,只去感覺那兒沒有頭腦:「我的頭腦已經消失了。」在剛開始時,它只是「好像」,但是漸漸地,你會感覺到頭腦已真正地消失了。而當你感覺到你的頭腦已經消失,你的中心就會下落到心——立即!你會通過心來看世界,而不是通過頭腦。

  當西方人第一次到日本,他們無法相信,幾個世紀來日本人的傳統思考方式是通過肚子來思考,如果你問一個日本小孩——如果他沒有受過西方式的教育——「你是在哪兒思考的?」他會指著他的肚子。

  很多世紀過去了,日本人仍然沒有用頭腦生活,這只是一個概念,如果我問你:「你一直是在哪兒思考的?」你會指向腦袋,但日本人會指向肚子,不是腦袋——這就是為什麼日本人的頭腦更鎮定、更安靜、更集中的原因之一。

  現在這個觀念已受干擾,因為西方的觀念已散佈到任何事情上,目前不存在東方了。只在個別的人身上,他們就像在孤島上,這才是東方。就地理概念而言,東方已經消失了,現在整個世界是西方的。

  試試沒有頭腦。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靜心,深入地看你的眼睛,感覺你正在從心裏看,漸漸地,心的中心會開始運作,而當心運作了,它會改變你全部的個性,全部的結構和整個模式,因為心有它自己的方式。

  所以,第一件事:試試沒有頭腦,第二,變得更有愛心,因為愛無法通過頭腦運作。要變得更具有愛心!那就是為什麼·當人在戀愛時,他就失去了他的頭腦。人們說他已經瘋了。如果你沒有因為愛而發瘋,那時你不是真正地戀愛。頭腦必須被丟失,如果頭腦在那兒沒受到影響,正常地運轉著,那麼愛則是不可能的,因為愛,是需要心來運作——不是頭腦,它是一種心的功能。

  當一個非常理性的人墜入愛河時,他會變得很愚蠢,他自己感到他正在做蠢事,傻事,他正在做什麼!然後他使他的生活分成兩部份,他製造了一個分裂,心變成了寧靜的、親密的事,當他搬出他的家,他搬出了他的心,他是用頭腦生活在世界上,當他在戀愛時,他才來到心裏,但這是非常困難的、這非常困難,通常情況下,它從不發生。

  我曾住在加爾各答一個朋友的家裏,這個朋友是高等法院的法官,他的妻子告訴我:「我只有一個問題請教你,你能幫助我嗎?」

  我說:「什麼問題?」

  她說:「我的丈夫是你的朋友,他熱愛你,尊敬你,所以,如果你對他說些什麼或許是有幫助的。」

  我問她:「要說什麼呢?請告訴我。」

  她說:「即使他在床上,他也保持是一個高等法院的法官,我不曾知道他是一個愛人,一個朋友或一個丈夫,他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一個高等法院的法官。」

  這是困難的:很難從你的基座上下來,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固定的態度。如果你是一個商人,那麼你會在床上也保持是一個商人。其中很難容下兩個人,要馬上,或隨時完全地改變你的模式並不容易,這是困難的,但是如果你在戀愛那麼你必定會從頭腦上下來。

  所以做這個靜心,要變得越來越具有愛心。而當我說要更多的愛心時,我的意思是改變你關係的品質:讓它以愛為基礎,不僅是對你的妻子、你的孩子或你的朋友,而且對生活也是如此,變得更具愛心,那就是為什麼馬哈威亞(Mahavir)和佛要談到非暴力:那就是創造一種對生命熱愛的態度。

  當馬哈威亞移動或走路時,他都保持覺知,不至於踩死一隻螞蟻。為什麼?事實上,螞蟻是無關緊要的。馬哈威亞正是從頭來到了心,創造了一種對生命熱愛的態度。你的關係越是基於愛——所有的關係——你的心的中心也會越發揮作用,它將開始工作,你會通過不同的眼睛來看世界:因為心有它自己看世界的方法。頭腦從來無法用那種方法:對頭腦而言,那是不可能的,頭腦只能分析!心能綜合;頭腦只能剖析,分裂,它是一個分裂者,只有心給予統一。

  當你能通過心來看,那整個宇宙看起來就是一體的;當你通過頭腦來看時,整個世界成了原子似的,那兒沒有統一:只有原子、原子和原子。心給予一個統一的經驗,它是連在一起的,而最終的綜合就是神,如果你能通過心來看的話,那麼整個宇宙看起來好像「一」,那個「一」就是神。

  那就是為什麼科學永遠無法找到神,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所應用的方法永遠無法達到終極統一。科學的方法是推理、分析和劃分。所以科學就將世界歸結為分子、原子、電子,它們會一直劃分下去,它們永遠無法達到整體的有機的統一,整體是不可能通過頭腦來看到的。



文章來源: http://www.osho.tw/ebook/book5_15.htm

Pure.jpg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