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內利】靈訊:從「佔領華爾街」談這時代真正需要的覺醒

----- 給想要改變世界的光之工作者

2011.11.02   1111

親愛的以馬….在我書寫之前,我把心靜了下來。

然後我重新問自己,為什麼要寫書?我希望這樣的活動帶來什麼?剛開始我回憶到,之前曾經回到的那份對世界的愛。我曾經對這世界失望,然後想過著自己簡單的生活就好,然後我也幾乎做到了,可是我卻逐漸失去了寫作的動力,我覺得自己的生活過得很好,我發現自己喜歡隱居的生活。

 

可是當「佔領華爾街」運動開始以後,我一直去注意它,後來1015日的「佔領台北」活動,我就毅然決然的參與了。回來以後,我覺得很踏實,然後有一天,我在思考自己到底還要不要寫書的時候那時我一個人在一個咖啡座我哭了。因為我對世界的愛回來了,原來我還是好希望每一個人快樂,原來我真的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人因為任何理由而受苦,無論那是應得的還是怎麼樣,我都不想看到受苦的人。

 

那個時候我開始感謝神,因為我有了寫下一本書的真實動機,那是我唯一能接受的動機就是真實的愛。

 

然而,剛剛我開始準備今日的書寫之前,我在靜心中,再一次去問自己為什麼要寫書?當我從事這樣的活動時,它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我卻發現自己的內心覺得最貼近的回答是:引領我自己回家

 

與其說是寫這本書去幫助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還不如說,透過這個書寫和整個生活的過程,我在引領自己回家。我的神性之花並未完全綻放,透過我所有的活動,包括寫書,我也在做自己的功課,我也在催生自己更大的放下。如果說自己是因著對世界的愛而寫這本書,那麼好像我個人的成長已經完成,而我要去分享我的收穫。但這不完全正確,這裡面不周全。必須將繼續作我自己的功課、繼續「讓神性在我的生命裡更加得到綻放」這樣的因素加進來,才是完整的分享。

 

也就是說,繼續研究自己、探究自己、釋放自己,在這過程中所自然散發的東西,才是真實的分享。那麼,其實我的注意力焦點只要放在自己真誠的成長,而那才是我能帶給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

 

是的,親愛的孩子,你能帶給這世界最棒的禮物永遠不是你「做」的事,而是「你自己」。沒有任何制度、任何發明、任何一個果菜機能帶給人們幸福,這在你們人類歷史上已經被無以計數地重複證明過了----如果「人」自己不是一件對這世界的禮物。也就是說,這世界所有的煩惱、所有的苦都是來自於「人」,而不是來自於「錢」、「地球資源」或、「氣候變遷」..等等。你們無論辦了多麼豐盛美麗的婚宴,如果另一半脾氣很可怕的話,這婚姻也不會成為禮物,不是嗎?哈哈!其實這道理如此簡單:如果你「自己」不是一個禮物,那麼你所做的任何事也不會是的。當你看到這個世界有任何的發明或創造真正豐富了人們的心靈,並為人類帶來幸福,那都是因為在發明創造的那一刻,那個思考它的人本身就是愛。

 

因此不要停滯,繼續綻放你自己,這個綻放自然會有相應的分享,那麼這就是由這個獨特的「你」所能帶給這世界最好的禮物。你無法抽離你自己而客觀的去想怎樣的分享是對這世界最好的。這裡面將會有虛假,因為你將無意間進入頭腦的狀態,進入一種「理念」的狀態,你會以為怎樣的理念對人們會最有幫助,然後你會開始將注意力放在理念的執行和宣傳上,而忘記去審視背後的那個人—也就是你自己。這就是為什麼到最後人們都是本著自己的理念在彼此衝突的原因,因為他們忘了真正的禮物是他們是個怎樣的人,而不是他們想的事情是對的還是錯的。

 

你所抗爭的對象也許很醜陋,但抗爭的人到後來也變得很醜陋,這就是你們在歷史上一直看到的輪迴。親愛的孩子,現在到了覺醒這點的時候了!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個時期的覺醒不同於以前的任何時代,這也就是如果任何的諸如「佔領華爾街」活動,能夠真正不同於過往的任何抗爭活動,而能夠脫離那個輪迴真正的基礎----你們必須知道你們的品質永遠比你們所主張的理念、所做的事情來的重要。

 

很多人以為抗爭不公不義的「事情」本身是重要的,但是你們忽略了不公不義的事情之所以會發生,正因為人們的「自我感」。人們為了膨脹自己的自我感,會發展出各種無視於別人的行為。然而當你的抗爭中夾雜了自己的自我感,你在做同樣的事。有一天,你將會捨不得放掉你在這場運動中所扮演的位置、所得到的認同與所感受到的價值感,然後…醜陋就在裡頭發生了。

 

因此,我們所要鼓吹的不是去做任何的「事」,而是要去注意「人」的本身,帶著覺察去反省自己,然後一邊反省自己一邊分享和行動,這樣世界的改變才會是新的,而不再只是一個輪迴。所以有很多人擔心諸如「佔領華爾街」這種活動沒有明確的訴求,這是因為希望快一點的看到實際的成果。然而對我們來說,如果這樣的活動很快有了一個對外在世界的明確訴求,反而才是令人擔心的,因為它很可能只是一個輪迴。

 

我要請你們去想像一下,假如在這個活動裡面,把卡刷爆的人能夠去自省自己在這個時代歷程中,自己曾經如何思考而走入了誤區;如果你能檢視你曾經是如何投票、你曾經服膺過什麼樣的價值觀、你曾經如何的視別人為競爭對手、你曾經如何的對自己心中的貪念給予合理化的理由,又如何的對於造成別人的損害視而不見,你將會發現其實這一路以來,恐懼、貪婪、空虛、嫉妒一直在你的心中滋生。當然,你會看到整個大環境;從教育到文化、甚至宗教等等結構性的問題,然而結構性的問題也就是「你」的問題,這是沒有辦法一分為二的。

 

如果每一個參與這個活動的人,都去深深自省自己曾經踏入的誤區,找到自己的盲點、找回自己的覺醒,那麼當你去分享這些有血有肉的東西,那就是真正的「揭密」、也是真正的「揭弊」。

 

你要知道,任何對外在體制、外在人事物的揭密或揭弊,只能讓那個特定的人事垮台,卻無法產生結構性的改變,因為「結構性」就是「人性」。除非你揭自己的弊、揭自己的密,讓自己看到人性的幽暗面是如何無知地對待自己,然後又把結果往外推,認為是外在世界的責任,於是開始外求,求取苦海中的「最大利益」。除非人們自己看到這個---而這就是個人的覺醒。當你分享的是這個,這影響力將是爆炸性的,只有分享「對自己的反省」能夠帶來這世界真正結構性的改變

 

全球的「佔領」活動之所以看起來有點模糊,就是因為有很多支持它的人同時也是自省者。但如果這個運動變成了幾個明確的政治或制度訴求,那麼它最可貴的部份可能就隨之遞減。然而,倘若「個人對自己的覺醒」才是關鍵,那麼這場運動是每個人在家裡就可以做的。先「佔領」你自己的微博、「佔領」你自己的臉書吧!先讓「反省」佔領你的心吧!這才是真正大規模的佔領,這才是真正美麗的佔領。

 

誠如你曾經說的話:「這世界需要垮台的都不需要打倒,只需要失去支持。」但是你們真的不支持嗎?如果你們每個人真實的反省自己,做好自己,那麼一場大規模的寧靜革命就會發生,它可以帶來最少的衝突與犧牲。因為失去支持的人會直接變成一個渺小的人,就這麼簡單。你不用想盡辦法抓到他、殺了他,好像他們是個大人物。其實大人物除去了追隨者,就只是一個普通人,跟一個在早晨公園裡叫囂的老人家沒有任何不同。

 

如果你很急著看到物質世界的某些事物垮台,而你用了蠻力。剛開始看起來這是具體有成效的,而且很多人會歡呼慶祝。然而時間再長久一點你們就會發現又是一個輪迴,狀況還是沒變。因為你對外在行動的關注超越了對內在自省的關注。你會以為:「我已經是個覺醒的人類了,所以現在是去行動的時候了,我要來喚醒別人了。」不不不,你只是個正在覺醒中的人類,你的確覺醒了一些事,但這不代表你不會再次昏睡,也不代表你會時時刻刻覺知。這個結構性的人性問題隨時會潛入正在思考的這個你。所以你必須一邊覺察著你自己一邊行動,而對自我的覺察的關注應該更甚於對外在行動及結果的追求。這樣你才能在一個適當的節奏中真正喚醒其他的人。

 

新文明的基礎在於對人性結構的根本覺醒,而不是對外在體制的事實上這種覺醒不是一蹴可幾,而有著許多階段。到後期,普遍的對於人性結構的覺醒將帶來普遍的神性覺醒,然後你們就會進入一個相對於現在來說不可思議的文明時代。所以即使你們這些先驅,在喚醒別人的同時,你要知道自己也還在學習的路上,必須謙遜地、警覺地覺察自己的內在,這樣的你們才是真正的領導者。

 

假的領導者依靠是過去的結論以及個人的魅力,事實上自己已經不再成長,而開始由「自我」在收割「成果」,這是另一種變形的貪欲和空虛。所以如果要說的話,接下來的這個時代,想靠個人魅力收割革命成果的人,「紅」的時間也不會太久了。到一個時間點,這個人反而會變成時代進步的阻礙,因為他到了一個點,會害怕眾人繼續覺醒下去。然而眾人是會繼續覺醒下去的,所以他將會失去他的支持者。

 

就譬如現在流行的說法是宗教就是勸人為善,但是慢慢你會清楚到,宗教的勸人為善有一個界線,就是你不能覺醒到你不需要它---在這個界線之內你所做的善事都會得到稱許,尤其是其中還包括著努力為它爭取信徒以及把大量金錢往它那兒送。你知道,結構性愈強的東西「自我感」就愈強,因為很多人會將自己虛弱的自我投射及依附上去。而自我感最第一優先的事情不是真的讓你上天堂,而是維持它的存在與強壯。所以宗教也許會支持某些對你有利的事情,但是對你真正最大的利益---也就是徹底的離開內心的所有恐懼、貪婪、與渺小感的這個部份,他們是不可能支持的,因為他們不會支持「你不需要他們」這件事。

 

親愛的孩子,為什麼我要在此說這些事情呢?因為你曾說,希望這本書能夠指出這個時期的人們最需要知道的事。那麼這就是了!你希望任何組織收割了你的覺醒,用來繼續他們的自我嗎?在這個覺醒的時期,將有很多宗教、組織、團體、機構紛紛出來做這樣的事。因為他們還在關心自己的壯大,事實上他們對發展自己組織的興趣遠甚於使命,但是他們會用美麗的使命感去欺騙你,將你收編。他們在骨子裡,就是利用人們的渺小感、無力感與自認為對真理的無知來取得自我精神性的優越感與物質性的富足的。換句話說,沒有你恐懼的地獄,哪來他們的天堂?所以他們是不會真的送你上天堂的。因為他們知道,真正的天堂你已經有了,他們要想盡辦法讓你覺得你確實沒有,而且要靠自己找到很困難,然後他們就會提供給你他們的方案。

 

親愛的以馬,可是,總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的組織、宗教、或架構起來的團體吧!畢竟「團結就是力量」。

 

親愛的孩子,要柔軟一些,當你是柔軟的,你就能分辨出組織架構中的自我。當一個團體被成立起來的時候、當一個組織被架構起來的時候,你們能夠察覺到你們的內心也起了微妙的變化嗎?那就是:我們希望這個組織能夠繼續下去。剛開始你們也許會說:「我們不同,到了該結束的時候,我們就會結束。」然而,真的是這樣嗎?什麼又是「該結束的時候」?也許你會覺得它永遠都不該結束呢!

 

只要出現結構性的事物,這裡面就很容易吸納自我,自我會希望在裡面感覺到精神性的優越以及物質上的安全,然後慢慢地,後者就會超越因覺醒而來的初衷,最後,初衷變成了「包裝紙」,用來自欺欺人了。那麼,要怎樣去運作一個組織,或是要不要加入一個組織呢?很簡單,如果你保有一顆柔軟的心,你就能在碰到「自我」時,感受到他們的堅硬。

 

親愛的以馬,何謂柔軟的心?

 

就像你現在感受到的,你可以描述一下嗎?

 

親愛的以馬,我感受到一股愛的能量,這裡面有著開放和允許。這裡面沒有擔心和害怕。如果有擔心和害怕,就不會允許成員的來來去去,就不會給予真實的祝福。如果組識是為自我而服務,那麼就會在當你想離開的時候,讓你產生焦慮和恐懼。不是為自我而服務的組織會說:「途徑不只這一個,而沒有任何人能夠是權威,你的心永遠能帶你到最合適的下一步,請聽從你的心,那將是我們也感覺最棒的事!」

 

你們也能夠因為愛而凝聚的。將來你們不就想用愛來建立新的文明、新的生活方式嗎?所以是可以有架構的,然而這架構將奉你內在的指引為貴,這架構將不會對你有任何批判、這架構將相信你的歷程是神聖的。簡單說,這新文明的架構就像一片土地,無所求的支持著前來落下的種子,長出自己的樣子。如果這個架構的特色—也就像某一片土地的養分不合適讓你開你的花結你的果的話,你完全可以選擇另外一片土地,這裡面沒有好與壞。

 

親愛的孩子,讓你的心如同土地那樣柔軟、那樣無求、那樣沒有批判…這樣的話,你首先會生活在你自己的喜樂、你自己愛裡。然後在這柔軟當中;就像是一種頻率似地,任何生硬的自我無論如何精巧的包裝,都能被你分辨出來,那麼你將會自行決定你的來去,你絲毫不必擔心任何為自我服務的組織、宗教能夠迷惑你。

 

其實,能被迷惑的只有頭腦,頻率是無法被迷惑的。當你的自我也想尋找依靠時,就會有「經驗老到」的宗教或組織,「幫助你」聽信你的頭腦---也就是你的自我。所以所有外在的迷惑都只是幫凶,自己才是主謀。假如你的內心有真愛,那麼那些為自我服務的組織就算不小心把你吞進來,都會趕快把你吐出去^^---因為真愛在那裡停留的話,會讓其他人覺醒的。




文章來源章成的好世界
 
http://tw.myblog.yahoo.com/maerda-enlightment/article?mid=18148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