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人總在逃離特定類型的痛苦,通常是因為在孩提時代,沒有被滿足的需要所導致的孩子氣的痛苦。這個痛苦可能同時具有生理和心理的部份,可能有個故事伴隨著它,或者它可能只是個能量場,例如負面或畏懼的感受……


當然,我們用許多方法尋找,不管是精神的或世俗的,好讓那個主要痛苦遠離。大部分心智活動插手其中,就是要逃離這個根本的、主要的痛苦,以及所有圍繞這個痛苦的部分。


也許在某些時候,我們甚至轉向精神生活,期望某個特殊的教導或領悟能帶走我們的傷痛。我們試著照這個教導或導師所說的去做,我們一再一再地做,期望苦難會離開我們。


令人驚訝地,一個真正的導師以及真正的教導,會以最大的慈悲與冷酷,將你直接丟進那個傷口本身的正中間。


最深刻、最根本的傷口甚至根本沒有名字,你可以稱呼它是「人類處境」、「被制約的存在」或是「苦難的真實」。有個巨大的推力要逃離它,甚至它可能是最大的推力,可能帶你走過一圈以面對傷口。在你試過無數的逃脫方式以後,成熟才會開展,只是為了發現同一個傷痛還在等著你。


……我正在建議你的,是你深深躍入你的存在核心。我知道傷痛的經驗會讓你感覺,在你存在核心的東西是很可怕的。但是我有幸能遇到許多不同的人,他們有著深深的傷痛,從心理的到一般精神的傷痛,是我們大部分人必須要處理的。在這些人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在他們願意真摯地說出真相、並且面對自己的苦難時,卻沒有發現自己根本存在的美麗與平和。


為什麼不停下來,審視你自己逃離的動機?並非因為這是件該做的好事、神聖的事、正確的事、開明的事,不是出於以上任何的因素,而只是因為那可能是你從未真正體驗過的一件事。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會發現一種清新、一種純真無邪,你會認識到簡單存在的力量與潛力……在這一瞬間,只是存在。


那裡有個珍寶,即你存在的真相,而它說:「進來。」也許因為它被隱藏了這麼久,以致於你認為它是幽暗、醜陋、被禁止的,而你曾獲得了這麼多支持,不要直接看著它。你的整個社會化過程,都是有關不要直視它。然而慶幸地,你可以在社會化和知識之外,發展出一個強大的渴望,來知道你是誰。


這是多麼可喜的機會,在這個神聖的、無法想像的以及無盡的發現當中,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彼此支援,這個可能性是神聖的。


我邀請你花幾分鐘來進行直接的自我探索,誠摯地看透它,審視你正在逃離什麼,你希望治癒什麼樣的傷痛,好獲得自由。讓這個探索揭露逃避的機制與策略,讓答案真誠地不斷湧出,誠實地,不假修飾地,對你自己提出這個問題:我正在試著逃避的是什麼?


你不需要改變或確定這個問題所啟發的,只需要認識到逃避的形態……只是單純在這裡,什麼事都不要做,允許心智臣服於不逃避的確定性。
然後在這一刻說出真相:還有逃避的期望嗎?還在尋求逃離嗎?還在否認這一刻的無可閃避嗎?如果是,就對這一切放手,放棄任何逃避的努力,認識到究竟是什麼綁住你。放下,並停憩在你的存在的平和之中。


 

──摘自《口袋裡的鑽石》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