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5 2130

章成:親愛的以馬,守護著我的指導靈一直是你嗎?

以馬:是的,親愛的孩子,我充滿著喜悅地回答你。

章成: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充滿喜悅地回答我?

以馬:親愛的,因為你是無比珍貴的,就像你所喜愛的一朵白色高雅的花朵,充滿著芬芳,這讓我覺得這樣地不可思議,我很樂意守護著你。

 

章成:喔,親愛的以馬,如果想到我的過去,我會覺得自己有著太多自我所發出的難聞的味道,為何你說我是一朵純白無暇的花朵?

以馬:讓我這麼比喻吧。就像在山崖上有一匹瀑布正要形成,有好多的樹葉或樹枝跟著河水漂流、旋轉、向著山崖邊移動,你知道它們將往哪裡去嗎?


章成:親愛的以馬,它們將會到山崖的盡頭,然後一躍而下,跟著瀑布掉下去。

以馬:那精彩嗎?

章成:是的,那很壯觀,即使是一片小樹葉,當它到達那個崖邊;那個臨界點,突然向下墜時,大概我會摒住呼吸,因為突然間出現了很壯觀的景象:那片小葉子以從來沒有的驚人勢能與力道向下衝,那簡直不是片樹葉了。

 

以馬:親愛的孩子,當那片看似不起眼,緩慢並被動的樹葉突然飛奔起來,你感受到什麼?

章成:我感受到一種強大的能量在其中,而當樹葉以極快的速度向下墜落時,我甚至看不清楚,或是說,那樹葉成為了一道光痕,彷彿從物質變成了量子了。


以馬:是的,親愛的孩子,那麼,我看你就像這樣,只不過,把你所謂的「時間」給去掉,你不是「先慢後快」,在我眼中,你就是那勢能,所以在我眼裡,你是如此不可思議,根本不是一片小樹葉。就你的時間感來看,你經過了緩慢地漂流、枯萎、打轉、擱淺然後才慢慢地、甚至險象環生地飄移到了那個山崖的臨界點,但在我來看你不妨著麼想:我是在高空俯視著這一切,而這一切同時俱在,因此我看到的是一個神聖而不可思議的勢能,我守護著這樣一股神聖而不可思議的勢能,這樣你可以了解嗎?

章成:我可以的,謝謝你,以馬。那麼,當然,每「一個人」都是這樣的,對不?

以馬:那是確定的,當然!每一個人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驚人的故事,但這樣形容還是有著「時間感」,不過這是為了讓你們多少能夠理解的緣故。記住:你並不是從「不好」變成了「盡善盡美」,而是從頭到尾就是「盡善盡美」,等你能從我的視野來看時,你就知道了。所以我說,你一逕是那朵不可思議的,充滿香氣的純白的花朵,這就是你存在的全部,我守護的是這個全部的存在。


章成:親愛的以馬,如果是這樣,那麼為何還需要守護?

以馬:親愛的孩子,因為「守護」這個詞也是你提出來的啊。其實,我只是「在」,我的「在」既然是「愛」,那你要說「守護」也可以,但並不是說,那朵純白的花朵需要保護。


章成:喔,親愛的以馬,如果試著這樣去想像一下自己全部的存在---那完整的、真正的自己,真是莊嚴、不可思議、教人不知要怎麼形容!

以馬:是的,你們不妨想像一下,你本來以為自己是那片載浮載沉、而且很不幸地從樹上掉落下來的、渺小的樹葉。但原來你是整條河流,從高山到斷崖到成為不得了的瀑布,請你拉開你的視野,俯瞰那同時性的大河!天啊!你有什麼感覺呢?


章成:親愛的以馬,讓我靜下心,閉上眼來感受一番吧。

 

以馬:你必須關上你的眼睛,去感受那能量的你,不是從你的故事、你的記憶去認識你自己,你必須學習進入高層意識,那麼你就像進入高空,開始能夠真正看到更廣大、更莊嚴的你,天啊!原來你是這樣的你,去感受吧!


章成:親愛的以馬,我會覺得,這跟安度2012有關連,這跟次元的轉換有關連。

以馬:當然,因為這樣去感覺,你就是在經歷次元的轉換,現在有很多人已經開始能夠「體受」到了,從前是不行的,但現在有很多人光是藉由閱讀這些訊息、這些描述和形容,他們就能夠「體受」到那感覺、那能量,請繼續錨定在這樣的體受中,那麼你就是主動地在經歷次元的轉換、生死無懼。因為你開始拋開了你是一片小樹葉的那種慣性的想法,那慣性是一種「印記」,也就是一種業力,現在要拋開這印記不是那麼困難了。如果你看這一篇文字而有所觸動、甚至感覺到震撼、因為你忽然感覺到自己不再是個「人」,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恢弘的爆炸性能量。是的,那你就體驗到了次元的轉換了,你就碰到了那個邊邊了,請去習慣它,那麼你將知道你如神般的大本質了。


章成:親愛的以馬,謝謝你。

以馬:忘記你所是的,你就能體受你真是的。



 


 

 

文章來源: 章成的好世界

 

 

http://tw.myblog.yahoo.com/maerda-enlightment/article?mid=11599&prev=11625&next=11558&l=f&fid=31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