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真相,那麼真相將會釋放你。」


耶穌所說的這些話,無關一些概念上的真相,而是除了名字和形態之外,你是誰或者你是什麼的這個真相。這些話非關你該知道關於你自己的某些事,而是深刻然而又非常簡單的認知,認知者與被認知者二者合而為一。於是自我分裂被治癒,而你又再度成為一個整體。我們可以這樣形容這種認知的本質:突然地,意識它意識到自己。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你和宇宙的演化動力聯合一致,它不斷地讓這個世界升起意識。不管你這時已經成就了什麼,除非你認知到這個活生生的真相,否則你就像一顆沒有發芽的種子,也就錯失了人類存在的真正目的。而即使你的生命充滿苦難和錯誤,只要有這個認知就能撫平它,而且回溯地賦予似乎無意義之事深刻的意義。如果你所有的錯誤把你帶到這一點上,達到這個理解,它們怎麼會是錯誤呢?「所發生的不是我,我只是它發生的空間。」這種認知,這種活生生的真相,解除你對形式與時間的認同,從錯誤的、由心智感受創造出來的自我當中被解放出來。所有的事在哪裡發生?意識更甚於形式。

 

恆河母(Gangaji)說得很正確:「我所說的和宗教一點關係都沒有。」依照古西藏佛教徒的說法,雖然在每種宗教的核心都藏著「蓮花中的寶石」,宗教本身並非真相,而是籠罩在真相四周的故事。有時這個故事只不過遮蔽了真相,而真相仍然能穿透它。有時這個故事不僅遮蔽真相,也篡改了真相。任何時候,當宗教開始分裂,就像經常發生的,你就知道,故事佔了上風,所有指出生命隱含同一性的精髓淪喪了。當然,故事是被想出來的,是被制約的,拘泥於時間的。而精髓是無條件的,永恆的,不受形態約束的,是神聖的國度。「靜下來就知道我是神。」

 

因為幾千年來,神話(也就是故事)是精神真相的負載體,當真相直接被指出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能認出它來。大部分的精神導師運用故事當作他們的主要教材。「這都是耶穌用比喻對眾人說的話,若不用比喻,就不對他們說甚麼。」(馬太福音第十三章第三十四節)

 

對今日活著的百萬人而言,集體神話在這個時代已經進入尾聲。有些替代品沒有任何深度,例如共產主義,被試驗過但也被證實是短暫的,很快就被看出是個幻想。所有現在還餘留下來的是個人的私有神話──「我的故事」。正如恆河母說的:「敘說個人的故事,這是這個星球上多數人的主要信仰。」隱藏在這些故事背後的真相在何方呢?當你在清晨醒來,你可能記得你的夢,了解到:那只是個夢,並不是真實的。然而即使在夢中,一定有些東西是真的,否則它就不可能存在。那是什麼呢?就是它讓夢境或故事,想法或情緒升起,那就是即是你的意識。

 

包含了精神真相的故事,會不斷在書籍和電影裡受到喜愛,甚至是那些早已不需要它們的人。故事仍然擔負著生命功能,讓那些唯有藉著故事及其悄悄穿越自我(ego)的防衛能力才能觸及的人大夢初醒。直到一切都太遲了,自我才會瞭解,任何精神故事最終都是關於你。

 

 


摘自《口袋裡的鑽石:發現你的真實光芒》前言 - 艾克哈特.托勒(《當下的力量》作者)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