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超越二元性――業力周期的完成

 

當二元的游戲不再能夠抓住你們,你們在地球上的輪回生活就結束了。在二元游戲中的一個基本要素就是你們在兩極的游戲場上與某一個位置的認同。你們認同自己為貧窮或者富有,著名或者平庸,男人或者女人,英雄或者壞蛋。你們扮演哪個角色根本不重要。只要你們感覺自己還是舞台上的某個角色,你們就還被二元性緊緊地抓在手中。

 

當然,這並不是錯誤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被設計成如此的。你們就是被設計成要忘記你們的真我的。要去體驗二元性的所有方面,你們就注定要將你們的意識放狹窄進入地球生活戲劇中某一個特定的角色。

 

而你們都玩得很好。你們都與自己的角色如此之認同以至於你們完全忘記了在這裡進行這些輪還往復的周期的目標和目的。你們對自己的本我忘記得如此之徹底以至於你們將二元世界的游戲和戲劇當成了唯一存在的實相。最後,這讓你們變得非常的孤獨和充滿恐懼,這並不令人驚奇,因為如同上節談到過的,二元的游戲就是基於無知和恐懼之上。

 

為了讓你們理解二元性是如何在你們的日常生活中運作的,我們在這裡列出一些二元游戲的典型標志。

 

二元游戲的特征

 

你們的情感生活(emotional life)基本上是不穩定的。

 

你們始終處在一種起或者落的一種情緒之中,而沒有一個情緒穩定的錨。你們或者是憤怒或者是諒解,狹窄或者慷慨,泄氣的或者是充滿熱情的,快樂或者悲傷的。你們的情緒持續在兩種極端之間震蕩。你們似乎只能很有限地控制這種震蕩。

 

你們與外界世界之間有非常強烈的牽系。

 

別人對你們是如何評判的對你們來說非常重要。你們的自我尊重完全依賴與外在世界(社會或者是那些親愛的人們)反射給你們的形像。你們努力按照他們的正確和錯誤的標准來生活。

 

你們對於什麼是好與什麼是壞有非常強烈的看法。

 

通過對別人的評判你們得到一種安全感。當一個人將行為、思想或者人分為正確和錯誤的時候,生活顯得如此之有秩序(well organized)。

 

所有這些特征的共同點就是在所有你們做的和感覺到的裡面,你們並沒有真正在那。你們的意識都處在你們存在的外層處,在這裡它被以恐懼為基礎的思想和行為模式所驅動。

 

讓我們在這裡給出一個例子。如果你們總是習慣於是最友好和和善的,你們是在展示一種並不完全自然發自於你們內在存在的行為模式。你們事實上在壓制內在部分的一些訊息。你們事實上在依照別人的期待而行事,只是為了不失去他們的愛、崇敬或者關懷。你們是在因恐懼而做出反應。你們在表達自己時是給予了自己限制的。但是那個你們沒有表達部分會自己在暗中過著自己的生活,在你的存在中創造出不滿足感和疲倦。在你們裡面會有一些他人無法覺察的憤怒和不快,甚至是你們自己都沒有覺察的!

 

從這種自我欺騙(self-denial)的狀態中走出來的方式是與你們內在的那些壓抑的隱藏部分建立聯系。

 

與你們內在的壓抑和隱藏的部分接觸並不是困難的,因為它無需某種特定技巧和知識。不要覺得“向內走”(“going within”)是一個很難的需要別人來教或者別人替你做的過程。你們自己都可以做到,並且你們會找到自己去做到它的途徑。動力和意願是遠比技巧和方法重要的。如果你們真正意願去認識你們自己,如果你們堅決地想往內走,改變那些阻止你們通往快樂和滿足的生活的自己的恐懼思維和情緒,你們將能夠通過任何一種手邊的方法(any method that comes along)來做到它。

 

說完這些,我們還是願意在這裡提供一種簡單的冥想,它也許可以幫助你們與你們的情緒進行連接。

 

首先,花一點時間來放松你肩部和頸部的肌肉,坐得挺直端正,將雙腳平放在地板上。深深地吸一口氣。

 

觀想你正走在一條鄉間小路上,頭頂是一片廣闊無垠的藍天。你傾聽著自然的聲音,感覺到風穿過你的發梢。你是自由而快樂的。順著公路往前看,你突然發現一些孩子朝你跑過來了。他們離你正越來越近。你的心對此情景是如何反應的呢?

 

現在孩子們來到了你的面前。他們一共有多少個?他們看上去是什麼樣子?他們都是男孩嗎,或者都是女孩,或者是兩者都有?

 

你向所有的孩子問好。告訴他們你是如何開心見到他們。然後你與其中的一個正盯著你的眼睛看的孩子進行接觸。他或者她有一個訊息要帶給你。這個訊息就寫在這孩子的眼睛裡面。你能讀懂它嗎?它想告訴你什麼呢?它正在給你帶來一種你正需要的能量。試著去給這孩子帶給你的能量一個名字,並且不要去評判它。只是去感激他或者她然後放開這個圖像。

 

去感覺到自己的雙腳回到這裡的地上,然後進行一陣深呼吸。你剛才跟自己的一個隱藏的部分建立了聯系。

 

你能夠在任何時候再回到這個場景中,也許可以跟其他的那些孩子們逐個交流。

 

通過向內走,與自己的內在的隱藏的、壓抑的部分建立聯系,你們正變得更加臨在(present)。你們的意識正開始從那長久以來你都已經習慣的以恐懼為基礎的思維和行為模式中超越出來。它開始為自己負責。它開始照顧那些內在的悲傷、憤怒和傷害,像一個父母在照顧一個孩子。我們將在其它的地方更加詳細地描述這個過程。(見光之工作者之三)

 

放掉二元性時所表現出的特征

 

1. 你們傾聽你們靈魂的語言,這語言通過的你們的感受(feelings)才表達自己。

2.你們傾聽這語言之後會依此而行,創造你們的靈魂希望你們完成的改變。

3. 你們珍視獨自一人的安靜時間,因為只有在寂靜中你們才能夠聽到你們靈魂的細語。

4. 你們質疑那些會阻止你們真正的靈感和心聲自由表達的權威的思想模式或者行為規範。

 

放開二元性的轉折點

 

當你們的意識能夠把所有二元性的經歷都拽於手中卻能夠歸於中心與完全當下時,你們的地球輪回就接近結束了。只要你們還將自己與某種二元性的一面等同(identity),比如認同於對立於黑暗的光明,對立於貧窮的富有,等等),你們的意識就是在搖擺來去。業力不過是這個意識所陷入的擺動的自然平衡器。當你們的意識在上下鋸齒的跌宕之中找到了那個完全不會動蕩的錨點時,你們放掉了你們與業力循環之間的結。

 

這個中心就是業力循環的出口這點。在這個中心之中的最主要的感覺就是:寂靜,慈悲和安靜的喜悅。(stillness, compassion and quiet joy)希腊哲學家對這種狀態有過前瞻,他們稱之為:ataraxia:不可撼動(imperturbability)。

評判和恐懼是那最能讓你們失去中心的能量。當你們越來越放掉這兩種能量,你們在內在就變得越來越安靜和敞開。你們真實地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另一個意識的層面。

 

而這將會顯化在你們的外在世界之中。這通常也是你們生命中發生改變的時間,你們向生命中那不再反映(reflect)你們的部分說再見。在你們關系和工作的領域可能會發生地動山搖的變化。還很有可能你們整個的生活風格完全變得不同。從我們的角度來看,這是很自然的,因為外在變化總是跟隨在內在的變化之後。你們的意識創造了你們所居住在其中的物質現實。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放掉二元性的緊抓是需要時間的。將黑暗(無意識)層層剝開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然而只要你們開始了這條路,這條通往內在自我的路,你們就開始慢慢遠離二元游戲的。當你們嘗過了ataraxia的真正意味,轉折點就完成了。當你們已經感覺了與自己在一起(being with yourself),那寂靜而無所不在的喜悅時,你們將知道那就是長久以來你們所尋覓的。你們將一次次進入內在去體驗這種寧靜。

 

你們不會從世間的快樂(worldly enjoyment)中退出。不過你將在內在找到了一個神聖的錨,你們將從那極樂的的狀態中去經驗這個世界和它的所有美好。極樂從來都不是存在於物質的物品中的。它存在於你去體驗它們的方式之中。如果在你們的心中有寧靜與喜悅,你們所遇到的事物和人會給你帶來寧靜和喜悅。

 

在這個世代,在今天,某一群靈魂正在准備好離開這業力的輪回。我們將在下一章中進行深度論述。不過並不是只有一群人類靈魂現在在接近他們個人的轉變周期的終點。你們生長於其上的地球正在經歷一個深刻和完全的轉變。一個星球的周期也在進入一個終點。這個世代是如此之特別是因為這兩個周期重合在一起。我們往下會開始談行星周期。

 


 

© Pamela Kribbe

www.jeshua.net/zh

(譯者: 城市之光)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