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從空無中升起,美夢,醜夢,把你嚇死的惡夢。它們看上去那麼真實,但是當你在早晨睜開眼睛的時候,你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它們。它們從哪裡來了?它們從哪裡升起?現在它們又到哪裡去了?你從來不思考夢的現象。如果它可以發生在晚上,那麼它為什麼不能發生在白天呢? 

老子的一個門徒,莊子,有一天晚上夢見自己變成一隻蝴蝶,在花叢裏飄飛。第二天早晨,當他醒過來的時候,他非常難過。

他的門徒問:「怎麼了,師父?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您這麼悲傷。發生什麼了?」

他說:「我感到非常困惑。我感到非常為難。這個問題似乎沒有辦法解決。」

門徒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您解決不了的問題。您說說看,到底是什麼問題。」

莊子說:「昨天晚上我夢見我變成一隻蝴蝶,在花園裏面從一朵花飛到另一朵花。」

門徒都笑了。他們說:「那只是一個夢,師父!」

  莊子說,「等一下,讓我把整個故事告訴你們。現在我是清醒的,但是我覺得非常困惑。我的心裏面產生一個疑問:如果莊子可以夢見他變成一隻蝴蝶,反過來為什麼不可以呢?蝴蝶也可以夢見她變成一個莊子嘛。那麼到底誰是誰呢?是否我是一隻蝴蝶,正在夢見自己變成一個莊子呢?」

  因為如果你可以在夢裏面變成一隻蝴蝶,那麼問題是什麼呢?今天早上有一隻蝴蝶睡在那裏休息,她也可以夢見她就是你。而你怎麼知道你是誰呢?如果莊子可以變成一隻蝴蝶的話,為什麼蝴蝶不能變成一個莊子呢?這似乎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夜晚的夢境來自於空無,而它們看上去很真實;白天的夢境來自於空無,而它們看上去也很真實。白天和夜晚之間唯一的差別就是:夜晚的夢境是私人的,白天的夢境是公開的。這是唯一的差別。在夜晚的夢境裏面,你無法邀請你的朋友來---因為它是私人的。在白天的夢境裏面,你可以邀請你的朋友來---因為它是公開的。如果私人的夢是可能的,那麼公開的夢也是可能的的。我們在這裏,如果我們都去睡覺,那麼有多少個人就有多少個夢,私人的。沒有誰的夢會進入另一個人的夢。它們不會和任何人發生衝突,每個人都會忘掉其他的人;他將活在他的夢境裏面、他自己的夢的現實(dream-reality)裏面。然後你們醒了。你們看著我,我在對你們講話。這是一個公開的夢,你們都在一起做夢。那是唯一的差別。


  
還有一個更大的覺醒的可能---當你也從公開的夢裏醒過來的時候。那就是開悟。突然,整個世界都是幻象。這就是老子所說的:

道是一個空的管道,它的應用是不可窮盡的、不可測度的。

它是一個廣大的空,每樣東西都來自於它又回歸於它。它是不可窮盡的,因為它沒有極限。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