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組問題: (由Jim朗誦) Q'uo, 我們今晚的問題是我們[身為尋求者]如何面對困境. 看起來, 第三密度幻象持續提供催化劑給我們, 我們希望有效地使用催化劑成長進入更大的理解: 關於我們在這個宇宙中的位置和如何去服務.

 

   然而催化劑份量有時候太多, 使我們快要累垮了; 或者它是無聊的重複性工作, 使我們感到沮喪, 我們想要一些靈感(inspiration)的話語, 除了“記住你們都是一體的”或”堅持、堅持下去”這種話.

   在我們的日常活動中, 催化劑似乎有點太多, 令人不知所措. Q'uo可否推薦我們某種方法去看待催化劑的概念?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悉的Q'uo原則,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在他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這裡.

 

感謝你們呼叫我們加入這個尋求圈, 這的確是我們的榮幸和歡喜.

我們快樂地對你們講述關於困難時期的主題, 並嘗試分享一些靈感.

 

但首先, 一如往常, 我們請求每一個人在聆聽我們談話的同時, 辨別並慎選你要的部分, 因為我們不是凌駕你的權威.

 

請遵循你自己的共振途徑, 信賴自己的判斷. 如果你們願意這麼做, 我們可以更自由地分享我們的想法, 無須擔憂可能會冒犯你的自由意志. 朋友們, 我們感謝你們的這份考量.

 

你們要我們提供靈感的話語, 我們為此微笑. 這個概念對我們而言有些陌生, 因為我們的生命經驗是: 每一次呼吸都啟發靈感[如果你願意這麼稱呼]. 我們處在沒有罩紗的幸運位置, 此刻的無限靈感不會對我們隱藏.

 

我們在該器皿的記憶中找到一則耶穌的弟子的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在耶穌經歷十字架苦刑與復活不久之後. 這兩位弟子先前數次在耶路撒冷看過耶穌. 現在, 他們既憂傷又疲憊但想要接續耶穌留給他們的偉大工作, 兩位弟子決定四處行旅, 提供耶穌留給他們的資訊同時以耶穌-基督之名從事治療工作.

 

他們走在塵土飛揚的道路上, 前往一個叫做以馬忤斯(Emmaus)的城鎮. 在半途中有個陌生人加入他們的談話. 沒多久, 這個陌生人提供他們一些關於他們剛才討論的經文的想法, 十分地鼓舞人心. 稍晚, 他們停下來休息, 準備火堆, 正要烤魚當晚餐, 他們突然覺察到這位陌生人就是複活的主, 耶穌-基督; 就在他們當中和他們講話, 彷彿他仍然活著, 行走在人間, 肉身和靈性都與他們同在.

 

對我們來說, 這是一個關於靈感的完美範例, 因為他們一直與靈感同在卻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認出這個事實. 在歷經白晝的疲憊之後, 直到晚餐時刻整個人放鬆了, 唯有在這個狀況下他們釋放自己的理性心智脫離邏輯思考的限制, 他們才終於辨認出摯愛的導師和救主.

 

靈感與你同行, 正如行走在路上與你一同前往以馬忤斯的耶穌-基督.

 

如同許多弟子和使徒,你們經常無法辨認或覺察這位夥伴(Companion)陪伴你的每一個思維、話語、行動.耶穌曾說: “ 我與你同在直到這時代的盡頭 .”

 

聖靈和火焰之舌在弟子們的頭頂上跳躍給予同樣的訊息: “我與你同在.”

 

聖經禱詞說: “遣送祢的聖靈, 我便受造; 祢亦將更新大地之面容.”


你能不能在任何一刻遠離這位夥伴? 不, 我的朋友, 你不能. 就物理層面來說, 你可以攀爬最高的山岳或潛入最深的海底; 而你的伙伴, 無條件愛, 都依然與你同在. 就形而上的觀點, 任何有毒的情緒會不會將這位摯愛者趕走? 不, 摯愛者每一小時、每一片刻都與你同在; 日日夜夜、永不休止、永恆地流露愛、愛、愛.

 

關於無條件愛的無限供給, 這其中有個隱藏的困難[套用R實體的說法], 那就是遺忘的罩紗分隔你的心智, 以致於它被你的五官接收的資料所盤據. 你聞不到、看不見, 通常聽不到無限太一, 縱使他在你旁邊同行. 然而無條件愛是你的伙伴, 從過去到未來, 始終是你的伙伴.

 

在這個被重度遮蔽的人生經驗中, 如何記得這位夥伴隨時與你同在是個很大的挑戰. 或許在一個美好的日子, 燦爛的陽光可以提醒你— 愛與你完全接觸. 或許洗刷灰塵的雨水, 伴隨著蒙福的雨滴聲使你想起自己並不孤單. 但一個人不能只依賴晴天或雨天. 或許一張摯愛的臉孔、你的伴侶、朋友、或老師提醒你愛在每一步與你同行. 但你不能依賴一個特定人物的臨在.

 

某些幫助你憶起太一無限造物者之臨在的技巧似乎很機械式, 似乎不大可能透過這種機械式動作去達到你希望的結果.

 

這個器皿是一位歌手, 當她透過聲帶產生音樂的時候她經常想到生產聲音和音調的技巧. 如果她要唱母音乙(e), 你將發現她臉上有個寬廣的笑容, 因為這個動作將母音提舉到臉皮里頭接著創造出一個更純粹的聲音. 她必須記得無須死記硬背這些音調而要產生美妙的音樂, 其中蘊含著自然起伏的節奏.

 

有些時候整場音樂表演似乎就這麼溜走無須該器皿經驗這個合唱過程的完形, 然而因為這些似乎很機械式的技巧, 該器皿能夠對她的合唱團的美妙演出最大化一己的貢獻.

 

在這方面, 我們鼓勵你們去經歷這些機械式的儀式, 它們是你的資源協助你突破罩紗, 如Jim剛才說的: “打破界限通往另一邊.”

 

朋友, 你們同時活在兩個世界當中. 其中一個世界使你變得沮喪並且感覺自己的工作徒勞無功; 另一個世界是振動、顏色、紋理的世界, 一個充滿光、沒有厚重形體的世界. 你是這兩個世界的平等公民, 而你似乎經常要做選擇, 活在形體的世界或光振動的世界?

 

以我們謙卑的意見, 你們並不必須選邊站. 大部分靈性尋求者都想要活在光的世界、無條件愛當中, 活出喜悅和躍動感, 他們只需要專注地練習統合兩個世界的技巧.

 

尋求者開始了解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一個遠比形體的世界美麗、真實、深奧的世界. 這份覺醒使得尋求者對光與愛感到飢餓和乾渴. 於是尋求者開始冥想或沉思, 一件美妙的事. 但同時也在他的理性心智中創造一種分離感: 正在冥想的你Vs. 沒有冥想的你.

 

通常需要許多年的[冥想世界與每日世界]切換過程, 該尋求者才在某一刻覺察每日世界即充滿夥伴的臨在. 你的理性、情感、恐懼等, 沒有一個角落不是浸透在愛之中. 這是無可抵擋或更改的事實, 因為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的中心都是太一無限造物者, 他有個基本性質, 那就是愛. 當你的心跳動時, 它跳動著愛. 當你吸氣時, 你吸入愛. 當你呼氣時, 你呼出愛.

 

我們曾多次對你們談論人格的鍛煉. 現在我們再次談論它, 因為理性心智有個基本假設: 它看見的東西就是一切存在的總合, 該假設是如此地限制你以致於創造出致命的單調和倦怠感.

 

有許多方式幫助觸發你[尋求太一者]憶起摯愛者就在你旁邊行走, 牽著你的手並安慰你.

 

我們無法為你創造一個完美的助記符號. 每個人的記憶會被不同的助記符號喚醒. 最近我們建議R實體戴上一個鑲刻著記得(remember)字樣的手環, 如此當他每次工作的時候注視自己打電腦鍵盤的手, 他會看見該字樣, 同時記得他是誰, 為什麼他在這個時候把自己帶到這裡.

 

朋友們, 從來不是因為工作你找到喜悅, 而是因為你已記得自己與摯愛的伙伴同行, 他的名字是無條件之愛; 也因為你已記得自己的真實身分, 以及為何你現在選擇待在這裡.

 

我們可以向每位尋求者擔保, 不管此時生活看起來是多麼枯燥無味, 你的人生中的每件事物都以它本然的速率移動, 因為你在投胎前已精心規劃了這些經驗. 不管此刻看起來多麼黑暗或艱難, 其中都蘊含著禮物.

 

傳道書(Ecclesiastes)作者很久以前就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這位睿智的實體是否出於絕望寫下這些話語? 我們不這麼認為, 我們相信這個實體寫下這些話為了穿透罩紗. 如果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那麼在某個時期對你是新奇的東西無可避免地將重複再重複.

 

如果你離開某個掙錢的工作, 接著去尋找另一個刺激的新工作, 幾週後, 最多幾個月, 你又會覺得新工作似乎變得重複和疲憊; 於是你天真地思考如何脫離這些責任, 如R實體先前說, 每週只有兩天無須為了賺取每日麵包而做事.

 

一個人無法改變形體世界的事物從而獲致喜悅; 一個人無法改變環境從而獲致平安和滿足感. 在尋求相異性的過程, 一個人最終發現每一份打開的禮物都會變陳舊; 每一瓶酒一旦品嚐過後, 就變得不新鮮了; 每一種奢侈品只要重複使用足夠的次數, 就變得越來越遜色直到什麼也不是. 處於形體世界中, 你無法逃離疲憊和倦怠, 關於這點傳道書作者是知道的.

 

當你尋求靈感, 無須遠求, 因為靈感正與你並肩同行, 正在充滿你的心. 它是你的肺部吸入和呼出的空氣, 它是你的血液的流動聲, 它是每一片樹葉的沙沙聲、每一隻鳥的歌聲.

 

並不是因為一切為一所有這些聲音對你說話; 而是因為你是一個巨大的自我, 超越你可能覺察的範圍, 除非你開始請求那個自我的覺察對你敞開.

 

就在你的工作場所當中, 都有實體對你述說關於夥伴的事. 你是否有興趣知道你的電腦鍵盤的每一個按鍵上都有一個精靈坐著, 大笑著與你分享它被使用的喜悅, 以及歡喜地與你和按鍵一起成為當下舞蹈的一部分?

 

當你可以看見天使正坐在廢紙箱上頭, 或真實地坐在你的肩膀上或把他的頭靠在你的膝蓋上, 快樂地待在你的周圍, 這樣對你的生命會不會締造不同?

 

我們對你說意識有如此多的面向和層次, 所以沒有一個東西是缺乏靈感的. 誰活出你的人生? 誰透過你的雙眼看見? 誰透過你的耳朵聽見? 到底你是誰?

 

當你注視單調平凡的事物請求靈感, 核心關鍵都是: 你是誰.

 

我們覺察到有些人感覺自己所在的工作崗位似乎無法大大地服務他人, 於是產生許多的焦慮.

 

然後這個問題侵擾他們, 幾乎成為一種重度困擾, 因為他們極度渴望去服務他人; 當這樣一個人觀察到其他人似乎擁有更多的靈性天賦, 提供更多的服務, 這個觀察也將戳刺和推壓自己的渴望. 不過如果你在地球的工作原本就與外在天賦有關, 你應該早已接收到它們. 如果你並未在自我裡面感知外在天賦, 好比音樂家和詩人的明顯天賦, 那麼你來到這裡的目標, 你的天賦和任務就不是唱歌或寫作, 而是存在.

 

最能夠協助你清理單調感覺的方法就是釋放心智. 當然, 你們許多人以人工手段完成這個目的, 或許他們飲用醉人的飲料, 服用某種轉變心智的物質, 或攝取某種創造另類實相的食物. 當一個人因為每天從事單調的工作, 變得焦躁不安, 我們並不建議外在物質做為解藥.

 

我們建議的是: 就在這個每日工作的環境中充滿著天使、精靈、指引和摯愛者.

 

那些生活在遺忘罩紗之內的人們有個不尋常的特質— 信心(faith)總是他們想到的最後一件事. 信心是你最結實的同盟, 協助你重獲激勵. 信心是生命的靈性呼吸, 有些時候你需要這復甦的氣息.

 

關於信心[做為一個工具和資源], 有件很棒且幸運的事, 那就是尋求者並不必須把它用得很好才有果效. 你只要宣告它, 接著說: “我有信心”. 突然間, 你的雙眼打開, 你可以看見前往以馬忤斯的路上的同伴不是別人正是愛本身.

 

我們是Q'uo群體, 我的弟兄, 感謝你的詢問. 此時是否有後續的詢問?

 

Jim: 我這邊沒有.

 

我們是Q'uo群體, 此時是否有其他我們可以回答的詢問? 我們是Q'uo群體.

 

[停頓]

 

我們是Q'uo群體, 再次與這個器皿同在. 我們了解這個尋求圈已經沒有問題. 在我們離開你們之前我們想要說幾句話, 因為我們的確感知這個圈子裡有股飢餓和乾渴;有個太過深沉的嚮往以致於言語無法突破前往一個明亮與喜悅的國度, 在那裡生命之美創造自己的意義.

 

我們但願能夠同你們分享我們對生命的感知, 那是一個奇蹟般的、全然耀眼的美好寶藏, 珍貴且稀有. 我們不能.

 

我們可以述說話語, 我們總是可以同你們分享我們的愛. 你只要在心裡呼叫我們, 我們就與你同在, 以我們的愛環繞你、洗滌你.

 

不過, 外來的東西從來不是靈性尋求者的解答. 唯有當心中的花朵盛開, 穿越所有感官, 向外進入這個世界, 於是你帶著新的雙眼去看世界.

 

每當你因為重複單調的生活感覺抑鬱和沮喪, 記得放鬆和釋放你的現實導向的心智. 在那重複的圍欄中蘊含無限新奇和鮮明的歡樂. 敞開、允許, 它將到來, 因為它就是你里內, 等待你去釋放理性心智的狹窄局限.

 

這個器皿有個朋友是傳教士, 他的團體非常辛苦地在一家醫院工作, 它坐落於一個很落後和原始的區域. 他們有許多迫切需要完成的工作, 一天24小時對他們來說真的不夠. 每天晚上他們筋疲力盡地倒在簡易行軍床上, 懷疑自己怎麼能夠在明天早晨起來重新做同樣的事.

 

他們當中的一位, 該器皿的朋友, 忽然有個構想, 就是要更早起床, 用多出來的時間祈禱. 這個人可以見證該決定完全更新和復興他們的生活. 突然之間太陽照得更明亮; 雨水聞起來更甜美; 時間更親切更優雅地飛過. 然而他們做的事完全一樣, 面臨跟以前一樣艱難的挑戰.

 

不同之處就是分別出一段時間, 帶著強烈的渴望去看得更深; 用心之眼去看見; 去經驗如同那摯愛的伙伴經驗的方式.

 

不管你做什麼, 只要能夠幫助你結合形體和靈性兩個世界我們都稱許你的作為; 當你完成這個工作之後你絕不會缺乏對於愛之力量的敏銳和即刻覺察.

 

我們在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 Adonai.

 

----------------------

 

附錄—誰是Q'uo?

1990年一月7日

(譯註: L/L選集三-喜悅與感恩的補遺)


Jim: 對我們說話的Q'uo到底是誰?

 

我是Q'uo. 我是兩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一個是你們知道的Ra, 另一個是你們知道的Latwii. 我們聯合起來是因為這個器皿恆常地要求她可以承載的最高和最佳的接觸. Ra是第六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 它的能量頻段相當狹窄以致於需要一種鎖定機制, 因此該管道的心智必須處於無意識狀態. Ra實體驚駭地看見該器皿為了傳訊付出的慘重代價.當初它並未預期會引起這麼多忠實反對派[套用該器皿的稱呼]的關注.

 

當我們的能量降頻到Latwii的水平, 這是該器皿感覺最舒適的能量, 我們能夠提供一些比較精準的概念, 容我們說, 比起Latwii獨自提供的資料, 或許形而上的進階學生會覺得( Q'uo)更有趣; 因為Latwii屬於第五密度、智慧的密度, 而你可以感覺到我們的振動不只屬於無條件的智慧, 還屬於慈悲.

 

因此, 我們是合成的, 如這個器皿經常懷疑的, 我們的名字是個雙關語; 不是個笑話, 只是一個清楚的身分識別. 我們是我是(I AM), 你們也是我是, 所有存在於寰宇造物中的東西都是我是.

 

我們選擇一個該器皿知曉的語言(拉丁語), 該字彙的意思為”誰”或”哪個”. 原先設計它的用意是使該器皿衡量這一點, 迄今我們對於結果感到欣喜, 因為我們Latwii群體獲得Ra導師的幫助, 能夠以某種方式提供更清晰、更慈悲的資訊. 我們(Latwii)發現自己的幽默感跟Ra一點也不相同, 所以我們嘗試放掉自己的幽默感, 好讓更高的幽默和慈悲可以在這些冥想中做微妙的事工.

 

我們可否進一步地回答你, 我的弟兄?

 

Jim: 此時沒有問題. 感謝你們.

 

(後記: 第四密度Hatonn群體稍後也加入了Q'uo原則)
 

(V)2010 Digested, adapted & translated by cT

 

Copyяight c 2007 L/L Research

譯者聲明: 這份資料來自於美國愛/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

 

這篇譯稿經過譯者的主觀篩選與改編.

有心人若渴望閱讀100%的Q'uo演說, 請前往L/L網站依發表日期尋找原稿

2007年十月13日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