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二元性、邪惡、痛苦、暴力、希特勒。

 

你們就像在點了燈的屋子裡的兒童,他們閉上了眼睛,說他們害怕黑暗,所有的黑暗,是種對光明的干擾。

 

邪惡是什麼?


除了是善忘之外,你們需要明白黑暗的本質,它是有限的;你們有些人也許感到奇怪,為何我永遠在允諾好的事,為何我不談黑暗?那是因由我的觀點,黑暗並不存在,我看你們每一個都是光之生靈,努力想穿越過自己誤解的迷宮。你們正在學習,你們正在學習,你們正在學習,你們正在發現自己是誰,你們正在改變帶你們進入物質世界的信念-對黑暗的信念、對恐懼力量的信念、相信憤怒有力量、抗拒愛的信念!

 

所有這些事,都是在這兒為了讓你們學習,但卻是你們帶了來的,在你們對這種事的信念裡,你們創造了它們,你們創造它們不是為打敗自己,卻是為了學習,當然在你們所有的人裡面,彷彿是有黑暗,不過事實上,卻非你們相信的那樣,它只是由你們錯誤幻象,所投射出的陰影,把你從光明切斷。我願繼續以光明和愛的語言教你們,因為這是我唯一知道的語言。

 

存在於人類世界的一切,沒有一樣不是如神的,這是神的世界,上主的愛的一元性,並圍繞著你們地球的扭曲和二元性;有一個沒有分裂的實相,擁抱著你們的二元性世界,那是真正地被愛、光明及真理所轄治著。邪惡只是對神的意志,和神之律法的無知,沒有人會抗拒神的意志,如果他們覺知,它包含了他們自己的喜悅、幸福和永恆的快樂。

 

雖然那負面的能量,看起來好像沒有與神的自然律同流,但它們的確是在你們的物質世界中,做神的工作,若非它們提供給你們,一個在黑暗與光明之間的選擇,你們的成長過程,就會受許多阻礙。因此你們要明白,它們是個必須的成分,這些能量不是主人,而是神之意志的僕人,雖然它們會死不認帳;正面與負面,從人類的二元性來看,都是如此地反覆無常,卻也都是你認為真實東西的產物;宇宙性的智慧,永遠圍繞並保護你,那包圍著你的神恩狀態,是一個有愛心的、永恆的光,它將成長的過程,包容在內。

 

負面性在其內,即含有自我毀滅的種子,你照你的信念去體驗,在你生存的那個世界裡,正面與負面一樣,都是你認為真實東西的產物;此刻,在於你們國家的這特定區域內,及你們進化過程的這個特定時間上,你們每個人,都曾對它有過貢獻。在你們二元性的世界,非常喜好二分法,它是你們從事人生遊戲的一部分,你們喜歡使一方與另一方敵對,以找到一個宇宙的真理,也許這二元性,能達到最終的統合目的。但只在當你們明白,那統合才是你們意向的時候。

 

那些偉大的思想家們,世代以來,就樂意把真理分開,來加以解析,然後你們就忘了,那真理所來自的整體,這就造成了痛苦和迷惑。只要有追求光明的人,也就有那些人,黑暗似乎總跟著他們,如影隨形,當那意象能夠被改過來,以使他們看出-陰影只是他們自己擋住了光。而當一個人用夠了他的肉身,而離開它時,就不再有恐懼、幻象,只有歡欣。你們地球的二元性,有一個神聖的目的,你們都曾參與以那個形式創造了它,因為那就是現在你們個人實相之所在,雖然你們居住在其中,但你們並沒被陷在裡面,它不是你們的監牢,而是你們的學校。

 

你們正利用二元性,來助你們找到統一,而非失落於二元性裡;事實上,並沒有直接的對立,它們只是看來彷彿如此,人們還是在講聖律,只是由一個不同的了解範圍,去看罷了。

 

我覺得很難接受,食物鏈裡較低階層的痛苦。

沉溺於思索牠們命運的那些人,他們的掙扎就在於此,可是在那些較弱小的動物意識裡,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沒有應該或不應該,只簡單地存在,假使能夠免除了這種批判,這將容許你對周遭的全盤接受。

 

但跌出了窩的幼雛…有什麼能夠幫助那隻鳥呢?

愛!

 

如果一隻貓過來吃了那隻鳥…那什麼能幫助那隻鳥呢?

愛!不只是對那隻鳥,也是對那隻貓的愛。當你們明白在所謂的掠食者、殘忍、憤怒、無情等等的名稱裡,你們只不過見到一個倒影,當兩個意識來到一處,以成全一個相互合同的動作裡,當你能看見,在那動作之後的愛、平衡、理由和目的,那使得你畏縮的幻象,將不再困擾你。

 

當你接受—非盲目地、非無情地,卻是以一種愈來愈深的覺醒—那些人類存在所涉及的情狀,你將愈來愈反映你自己的光明,會有那麼一天,不論在人類社會裡,發生了什麼事,你將當它是光明的烈焰,你就自由了!

 

是否可能,那鳥跌出它的巢座,是為給那貓的一個禮物呢?

也是給牠自身的禮物,我敢說:上主在祂的意識裡,會把那墜落和那鳥終極的讓位,看作一次喜悅的重聚,看作光明回了家。假設你攀登上最高的山,俯瞰你們的世界,你們會看到光明比黑暗多得多,愛比恨多得多,仁慈比暴力多得多,只不過這些負面的區域,更為喧囂而已,它們在求援,它們像幼小的孩子一樣,迷失又復恐懼,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只會大吵大鬧地攻擊!

 

為他們祈禱,為他們所有的人祈禱,而不要恐懼。

 

我們在這個層面,能否體驗狂喜而無相應的沮喪呢?

只有當你們能把沮喪與狂喜視為一體時,在對痛苦的體驗裡,需要一個最初的「信心之一躍」才看得到另一個實相,痛苦和黑暗是極端地有逼迫力,你們有一個會痛的、有時會尖叫的實質肉身,你們有彷彿會撕裂你們的情感,在那種重壓的時候,我促請你們問問你們自己,是「誰」在體驗這些?而那個覺知這經驗,沒有失落其中,卻覺知的「誰」將是光明的使者。

 

在你們對宇宙的觀念裡,要覺知那容得下個別混亂的穩定性,而把暴力變回它真正本是的美麗光明力量的方法是:不將暴力看作它表現出來的樣子,卻看作是它終將變為的力量,這是個極精美的任務。在此給你們所有的人一個提要-「在最卑劣的事裡,看到那被扭曲了的神聖品質!」

 

在尚未被扭曲成為邪惡的攻擊性之前,暴力在其神聖的狀況裡,會是什麼模樣?

它是對光明的深切信念,站出來說話,並作證的力量,暴力是一種形式的見證,然而卻是對扭曲,而非對真理,在暴力裡存有勇氣,隨時記住這一點,它是站出於「應當」和「不應當」之外,它是在說:「我存在,而必須被看見。」請在靈性教誨的意義下諦聽它,你們就將找到方法,可以把在你們之內的暴力轉化,也就是把在世界裡的暴力轉化。

 

你是說:謀殺、暴力、殘忍、惡毒、邪惡?


是的,這些全存在,就好像幼稚園,存在於一年級之前。 對你們而言,暴力是很痛苦的,是一種極痛苦的感受,但是請你們由更高一層的角度(不是更好,但的確是更睿智的),請看出那創造這痛苦的痛苦,但不要害怕恐怖的事,不要以暴制暴,不要對痛苦感覺痛苦,倘若這樣做了,你們使得你們原先想避免的,將永遠常存。

 

當你們對這種事下判斷時,你們是把神的實相,限制在你們人類的了解之內,縱使從你們坐的地方看,有對有錯,而從我坐的地方看,只有真理;你們人世中的許多人,可能會很有興味想知道,當謀殺者進入另一個人生,來為他的暴行贖罪時,會受何種刑罰?實則你卻不能評判那事,你只能祝福和祈禱,開放並信賴。

 

如果,我們最後全都再度變成一個靈魂,那麼我是否必須和希特勒,一同變成全體的一部分?

我親愛的,當你和希特勒準備好要變成一個時,所有的仇恨將已被變成光明和真理,你們的世界是一個扭曲了光明的地方,但光明必然在那兒,不然你們根本不會有個世界。

 

 

 

原文請參考

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A1%B6%D3%EE%D6%E6%E5%D0%D2%A3%D3%CE%A1%B7%D2%C1%C2%FC%C5%A6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