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埃克哈特網站2011年8月電子刊



問題:你談到臨在(Presence)和本體(Being)是我們享受有形、創造積極的環境,或使周圍的環境變得更溫和的關鍵。那麼業力是如何融入這一切的呢?

 

(註:對於 Eckhart Tolle 所說的「臨在」所指為何仍有不解的朋友可參考這則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5WsbpdMQ1Q

 

埃克哈特:每個人都會出生在一個特定的外在環境裡。同時,每個人天生就攜帶著某些特質 – 這些特質也許部分是遺傳的,也可能源自其它。換句話說,一個人天生就有著某些既定模式。我們不需要去研究這些模式從哪兒來,但事實就是一個人會出生在一個特定的環境裡。也許是一個充滿暴力的環境,也許是一個相對平和的環境。一個人生來就繼承了某種內在模式。即使痛苦之身也有一部分是繼承的。



當你進入一個環境,你會遇到一整套的限制。而那個環境會進一步限制你,在這其中沒有‘選擇’的餘地 – 有的只是‘影響’。你發現自己身處在這個攜帶著某些無意識模式的世界裡,這些模式限定了這個人會成為什麼樣。業力,在我看來,就是那些掌控著你的生活的無意識的習性。業力,一部分是屬於集體的,一部分是屬於個人的。如果你將業力看作是在你之外的某個抽象的東西,你就無法了解它,只有藉著觀察你自己,你才能夠明白什麼是業力,然後,你會了解很多其他的事情。如果你想要弄懂業力,你需要去看你自己。



當某種完全不屬於業力的東西在我的內在升起時,我才開始了解什麼是業力。關鍵就是:揚升的意識,或者說臨在,或者說靈性的覺醒,並不是業力的一部分。它是在另外一個層面的,它打破了因果循環。你並不是靠積累,在東方人們所謂的 “善業”,來使自己覺醒。當然,對這個層面來說這沒什麼不好,你可以在你的監獄之中搭建一些圍墻或設施,以使這監獄更加舒適一些,但是,還有一個東西,來自於完全超越業力的地方,它可以隨時進入你的生命。



再一次出生當然是業力的一部分。再一次出生更深層的含義是與形式認同。我們甚至不需要去相信輪迴轉世或其它說法,你只需要在你自己的生活中去觀察再一次出生。每一次,當你與腦海中升起的念頭認同,也就是與形式認同,你就降生在思維之中。你的身份,你的關於自己的感覺就是在念頭裡面。這就是業。你的業力就是對你所繼承下來的,那些受限制的模式的無意識認同。這是將意識完全與那些受限的反應模式等同起來。有人會說,意識就是夢。這就是為什麼在很多靈性的傳統中,我們使用 “覺醒” 這個詞的原因。意識其實是覺醒,但是當你將它與無意識的模式混為一談,意識就會是在一種做夢般的狀態。一天中有很多次,你都在情緒或思維的習性反應中再一次出生,在腦海里升起的念頭中再一次出生。

 

在外在,業力會創造出情境來證明自己是對的。所以,如果你相信這世界充滿了壞人,你就會遇到很多壞人 – 或者說,無意識的人。即使如果有人是介於有意識和無意識之間,你的信念也會將他們拽入無意識之中。業,就是有意識的臨在的完全缺席。它是機械的。業力自動演繹著它自己。



時間無法將你從業力之中釋放出來。“只有當你花費了足夠的時間,才能從業力之中解脫出來”,這是一個誤解。業力會不斷更新它自己,不斷重複它自己。唯一可以使你從業力之中解脫出來的是臨在的揚升。在業力之輪轉動的任何一個點,臨在都可以進來。它可以發生在一個已經被判處死刑的身處監獄的罪犯身上。它可以發生在一個從未聽說過任何與靈性有關的事情的人身上。它可以發生在一個已經靜心冥想三十年的人身上。



臨在將你從業力之中解脫。不是一瞬之間完全解脫。業力有一個巨大的動能。思維模式、情緒模式、習性反應模式。隨著臨在的升起,慢慢地業力漸漸削弱,你會感到自己逐步地從這些模式裡退出。它們變得不再那麼重要,因為一旦你是臨在的,這些思維模式可能依舊會升起,但是它們不再是問題重重。它們不再像從前那樣製造痛苦,因為它們已經在覺知之光中被看見。在這覺知之光中,這些模式不再掌控著你的人生。



痛苦之身是業力的一部分,在有的人身上,痛苦之身可能很強烈,在其他人身上也許不那麼強。當臨在升起,你就從業力中被釋放。然後,有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因素進入你的生活。比如,一個人需要相當程度的臨在的支持,才能從集體的業力中被釋放出來。然後,這業力會將你刪除,也許在你的內在,你感到不再受這業力影響,或者你可能會發現自己搬遷到其他的地方生活。



對一個出生在巨大的集體業力之中的人來說,要想不被這業力之流捲入,需要很大程度的臨在。當希特勒上台,很少有人能夠使自己抽離出來。有的人做到了,他們離開了。他們可以看清楚正在發生的事,他們足夠強大,可以使自己不與這集體認同。要將自己從集體業力之中脫離出來需要很多臨在 – 有的人擁有這能力。於是,這成了我們的命定之路:藉著成為臨在的接收器,去超越業力。

 

每一個正在覺醒的人遲早會發現他們成為了別人的老師。一位靈性導師所做的就是指出我們可以不再認同這些無意識的模式,指出從中覺醒的可能性。靈性導師教導你超越業力。這就是你的作用,這作用會日益增強,於是,你要麼成為一位正式的導師,要麼成為一位非正式的導師。



靈性的覺醒與走出業力是同一件事。很多人會被你吸引。任何正在經歷覺醒過程的人都已經是一位老師。教導的意思是當某人提到或問到某個問題,或是告訴你關於他們的苦惱時,你發現自己在空間中聆聽。你可能會發現那個答案從你聆聽的寧靜場域之中出現。你並沒有感到 “我現在要來教導這個人”。你會發現這教導是自發的。你將幫助人們走出與無意識的認同,也就是超越業力。這適用於每一位正在覺醒的人。



當你教導的時候,意識與你的頭腦和諧一致。你的頭腦與更深的意識對頻,頭腦被作為一個管道使用。然後詞語自然從你的口中流淌而出。歸根結底,真正的老師只有一位:那覺醒的意識就是這位老師。它只能教導那些在一定程度上準備好了的人。這個教導需要被接收。如果只有頭腦的密度的話,這個教導不會發生。



當人們被你吸引而來 – 那些準備好了的人 – 你會感到吃驚不已,因為你發現自己在說一些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只有當問題被提出,那個意識才會回應。你教導的時候,你也在學習。很多了悟會出現。教與學是同一個過程。當你教導的時候,你加深了你的了悟。你在這裡是為了幫助人們超越業力。



重要的是要了解時間不會將你從業力中釋放出來。小我的頭腦會說“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解脫”。人們需要更多時間的唯一理由是“他們需要時間來意識到他們並不需要時間”。也許需要再經歷二十年的痛苦,他們才能發現,其實他們並不需要時間。在他們意識到那個永恆的力量之前,他們也許需要再多遭受一些痛苦。當然,這個永恆,就是業力的終結。




翻譯:游由

文章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d2f38b0101195n.html

 Karma  

 

 

創作者介紹

醒心/省心

醒心/省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